北京周莉身陷囹圄 眾訪民成兩歲兒父母(圖)


北京維權人士周莉自被中共逮捕後,外界沒有她的任何消息。近日,她的兒子旦旦兩週歲生日,北京和外地的訪民齊聚一塊,為沒有媽媽陪伴的旦旦慶生。(訪民提供)
北京維權人士周莉自被中共逮捕後,外界沒有她的任何消息。近日,她的兒子旦旦兩週歲生日,北京和外地的訪民齊聚一塊,為沒有媽媽陪伴的旦旦慶生。但在場的人心情並不好,他們為周莉擔心,也為孩子的未來憂心。

周莉因參與維權和幫助訪民,今年8月12日被北京崇文區公安秘密逮捕,現關在崇文區看守所。至今當局沒給外界一個說法,也不許她請律師。據悉,為了達到對她非法判刑的目的,北京當局對她的家人進行了威脅恐嚇。

北京維權人士吳田麗說:「現在都沒有消息了,保姆帶孩子給她看過一次,後來不讓看了,保姆一直給看守所打電話,都不讓見。現在什麼(羈押)手續都沒有,也沒有給。後來聽說她的案件已到檢察院了。警方說沒有人願意給她當律師,她自己也請不了,她家裡人也找不著。」

24日,北京的訪民陳鳳東、黎光、梨令書、劉秀芬、鞠紅怡、王永成、岳啟龍、張連喜、李立榮、吳田麗、河南的李春霞、吉林的王棟、河北的趙春紅、天津的毋秀 玲、廣東珠海陳風明(傷殘軍人陳風強的哥哥)等20多人為周莉的兒子過兩週歲生日,大家藉著旦旦生日蠟燭許願:「祝她母子早日團聚,祝我們的旦旦生日快 樂。」

吳田麗說:「孩子還小,我們看到這孩子特別難過,每次看到他就想哭,挺可憐,他可愛地笑了。」

自周莉被抓後,她的兒子一 直都由保姆帶著,北京維權人士李立榮每星期都會過去看看孩子。她說:「那天生日去了20多人,孩子可憐啊,如果周莉真做什麼事了,還無所謂,但她什麼都沒 干。她就是幫助訪民,特別是外地訪民。卻讓她和孩子承受這麼大的壓力,我心裏實在太難受,孩子還這麼小,就離開媽媽。」

沒有媽媽陪伴的旦旦。

周莉被抓3個多月後,在看守所的警察監視下,終於見到了日夜思念的兒子,她抱著兒子哭了。她要保姆給她請律師,但警察說不許請,並告訴周莉,請了也沒用,也沒有律師敢為你辯護。

這次周莉會遭到當局抓捕,和她參與國內數起重大維權事件有關。2007年5月13日,周莉在崇文區紅橋地區(也叫六號地)做了一次免費法律拆遷法規諮詢,致使六號地拆遷流產。現在崇文區紅橋六號地拆遷再次啟動,擔心周莉再介入無法拆遷。

據悉,崇文區為了報復周莉,一直等到哺乳期滿(孩子18個月),立即將周莉抓捕。吳田麗表示,說的還是六號地的事,人家不能拆了,這事就沒完,生孩子和哺乳期已經過了,所以就把她抓起來了。

據希望之聲報導,整個逮捕就是因為六號地的事,保姆聽警察說也是因為六號地的事。崇文區一直在盯著她,盯了一年半。「六號地」涉及數千戶的拆遷,據悉「六號地」被香港新世界收買,由崇文區政府負責拆遷。目前,又開始拆遷1800多戶,但只有20戶搬走。

自從周莉關注6號地維權事件以來,經常遭到北京警方的各種非法關押、毆打以及死亡威脅。因為周莉的維權活動,該項目開發商曾親自當著警察的面恐嚇周莉,既可以讓她失蹤或生不如死,也可以給她注射兩針藥物然後送她到精神病醫院進行迫害。

另周莉還和多名維權人士親自到巴東、野三關參與營救鄧玉嬌。之後,還親赴昆明,瞭解關照小學生賣淫案,回到北京後第二天被抓。

儘管周莉一直被非法關押,無法與外界進行聯繫,但很多訪民認為周莉已被判刑。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