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報為谷歌打氣 促中國談判


谷歌決定退出中國是正確的,任何承諾自由表達的公司,都會發現在威權體制國家難以經營下去。

威權資本主義宣傳往往援引孔夫子作為支持,但當弟子子路請教如何侍奉公子時,他告誡子路說:"即使冒犯他,也要對他講真話"。今天的真話就是,在威權資本主義模式下,市場是自由的,但人們不自由。這對西方公司造成嚴重問題。谷歌決定向中國講真話,即使付出代價也在所不惜。谷歌發現有人企圖接近中國人權分子的谷歌電郵賬號後,決定撤出中國。

在此之前,谷歌已經準備在自由表達問題上妥協,接受中國政府的網管過濾器。當網管過濾器封鎖"西藏獨立"、"達賴喇嘛"、天安門廣場"等詞彙時,網際網路沒有真正的表達自由。去年 3月,谷歌擁有的YouTube由於播出了中國士兵毆打西藏僧侶的視像而遭到封鎖。但谷歌和中國當局達成了不甚名譽的交易,用不受約束的表達自由交換商業利益。總之谷歌在中國有信譽風險,如繼續留在中國,這種風險始終存在。當然,谷歌如果離開中國,則會有明顯的商業風險。

谷歌並沒有放棄中國市場的金盆,也沒有外國公司可以斷然放棄中國市場。微軟正在掙扎,雅虎多多少少已經撤出。谷歌雖然在中國推出了音樂服務,但百度的支配性優勢和政治當局的不妥協,使谷歌的商業成就沒有保障。總之,谷歌撤出擁有3億名使用者,年營收達3.5億美元的中國谷歌市場,必定是艱難的抉擇。

谷歌作出這一重大決定,實際上和美國國務卿希拉里有關。是她暗示,歐巴馬總統現在可能準備對北京採取強硬路線,這一發展加重了谷歌決定賭一把的份量。對自由問題採取強硬路線,應當受到歡迎。但這並非小事。對谷歌這樣的資訊業巨擘來說,這場爭執比幫助中國組織網際網路重要得多。中國政府認為,它自己是一種威權資本主義模式的管理人,但這種模式卻是以西方自由民主為基礎模式的競爭者。

威權資本主義模式認為,自由和權利只不過是阻礙經濟發展的奢侈品。這種模式首先由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提出,作為走向繁榮的另類道路。這種從西方模式向東方模式的轉變,現正在俄國發生。兩種模式誰更有成效,現在還不能下結論。但開放社會所具有的創造力,必將取得成功。此外,中國人民也知道自由本身的價值。這是兩個不相容的未來之間的競爭。谷歌撤出中國,是自由模式拒絕威權模式。這可能造成商業上的痛苦,但卻是正確的決定。

《泰晤士報》同日刊登前外交官沃爾頓(George Walden)的評論。文章說,外國搜索引擎公司在中國艱難度日。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曾抨擊雅虎行政總裁是"道德侏儒",原因是雅虎協助中國人封鎖一個新聞工作者。而思科系統公司(Cisco Systems)由於為中國當局的網控系統"中國防火牆"提供設備,也遭到類似的抨擊。

現在中國是有選擇的。她可以激發起民族主義的憤慨,來對付谷歌的"污蔑";或者接受谷歌的建議,就提供無網路過濾器的服務,從新展開談判,並悄悄停止侵入網路系統對付政治異見分子。

我所認識的中國人,不論政治觀點如何,都為國家的進步感到自豪。這一點也不令人吃驚。天安門事件以來,中國的經濟及外交政策和國際社會接軌,形象煥然一新。這次谷歌事件,對中國是一次考驗。我們希望中國智慧地處理這次的問題,以平和的心態對應,靜靜地和谷歌展開談判。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