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中美網路間諜戰的釣魚行動

2010-01-16 13:30 作者: 草庵居士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08年某月,本居士的Gmail信箱和Hotmail.com信箱分別發現被人入侵。在發現的第一時間,本居士迅即向美國FBI及CIA相關部門報案,

美國有關機構在調查後發現入侵者來自中國北京,後進一步調查之後發現來自公安部某所屬技術單位。

隨即,本居士與美國有機構達成協議,開始釣魚行動。

中國入侵者分別使用了兩個信箱,其中一個偽裝的很巧妙:[email protected]

在此之前,美國政府從未有掌握到中共官方入侵美國公民及機構電腦或信箱的直接證據。本居士在與美國有關機構商談之後願意合作,這給美國調查機構一個非常的驚喜。

非常湊巧,就在2009年,亞太人權基金會電腦被盜,美國警方及FBI連夜派人調查,最後通過細節捕獲微弱證據,隨即再次開展釣魚行動,結果中共上當,中共公安部在其網站上公布全球唯一的,只有設立在釣魚行動中的亞太人權基金會電腦中存放的一份虛擬的,所謂的"亞太人權基金會邀請中國勞工聽證名單"。

至此,美國聯邦政府掌握中共官方侵襲美國合法機構及組織、個人電腦及信件的確鑿證據。

2009年底,美國國會發表聲明,聲稱美國政府已經掌握確鑿證據可以證明中共官方有組織地侵入美國機構和組織電腦,企圖獲取美國組織或機構的秘密。

根據本居士掌握的資料,美國總共設立了十餘個魚餌,幾乎全面豐收。

有關亞太人權基金會參與釣魚行動的詳細介紹請看後面的文章。

下面是本居士在釣魚行動之後給中共的回信:

草庵居士的問候

Reply

william mei to figimeii

show details 10/11/09

各位好:

本居士的這個信箱被你們監控很多日子了。目前本居士的釣魚工作已經完成,謝謝你們的配合。

當你們進入本居士信箱並監控這個信箱時,你們同樣會被美國聯邦調查局及中央情報局監控。監控美國公民信箱是違法美國法律的事情,你們很得意。但你們的證據在這麼長的時間裏已經被聯邦政府調查並掌握,今後的事情就是聯邦政府在於與中國談判或交易的時候給中共中央政府提出來。你們不過是給美國政府提供了一個談判的砝碼。你們是否會遭到不可預測的懲罰,我尚無法得知,也不想知道。

但是,參與這件事情的你們諸位,已經被美國政府列入名單,你們從事的是危害美國公共事務的人,不僅你們本人而且包括你們的親屬都將被禁止進入美國及西方與美國簽訂司法協議的國家。

美國政府是講證據的,在這麼漫長的調查時間裏,我耐心地等待,這個賬戶幾乎是不再活動。我想你們也非常的清楚。但可惜的是你們也被調查的非常清楚。我不明白,你們不為自己著想,難道還不為你們的子女著想嗎?他們也面臨著因為你們從事危害美國安全的事務,而可能無法進入任何一個西方國家,他們因為你們而失去了到西方國家留學、移民定居的可能,即使身在西方國家也將會被列入被監控的名單之內。

我相信你們很可憐。或許你會覺的我也很可憐。但我卻覺得很高興。你們每次行動都被我及時發現,然後被送交到美國聯邦調查局。然後本居士不動聲色地等待你們。很有趣。

儘管我是與一個國家在鬥爭,但這個鬥爭中本居士並沒有輸,你們不過是本居士玩弄的對象而已,真正本居士想做的事情你們仍無法掌握。

呵呵。。。

祝你們全家被監控的同時也祝賀你們及親屬被西方國家列入監控拒絕入境及國際危險分子名單。

希望諸位有時間及時和本居士聯繫。如果你們需要監控本居士的其他信箱,請及時來信告知,本居士很願意釣魚。


草庵居士

本居士按:

該文寫於一月前,作為香港某中文雜誌的稿件。

在亞太人權基金會2009年頒獎會召開的前後時間裏,本居士承受了來自民運及中共等方面的巨大壓力,各種詆毀及污蔑傾天而降,某些無恥小人更四處扇風點火,無惡不為。民運中人大多均有所聞。

無論是王軍濤、還是魏京生都可能對本人產生諸多懷疑而放棄了參加會議的承諾,但洛杉磯的諸多民運弟兄瞭解並信任本人,特別是身處其他地區的一些民運領袖更是不顧諸多"民運知名人士"的勸阻,冒著與某些"民運知名人士"絕交的風險趕來洛杉磯為本居士助陣。

但是,由於洛杉磯民運諸弟兄堅定地站在了正義的一面,在面對威脅甚至是人身恐嚇的情況下義無反顧的支持著本居士。忍辱負重,面對污蔑威脅不為所懼。

在網路上,一群跳梁小丑不知好歹企圖加大污蔑,轉移視線,更是自爆奇醜。這些人以中共的口吻及民運的名義給被邀請前來的美國議員及美國政府機構發黑函污蔑亞太人權基金會,開始某些人並不承認,但最後在薛偉、潘晴、陳維明等人的壓力下對該行為作了部分承認,某些人對此澄清是秉承某人旨意受托而為,並非自己行為。在網路上,更有某些人蒙面攻擊污蔑,本居士曾善意並委婉勸告,但某些身在海外及少數混在民運中之醜陋之人仍不免被美國某些機構關注調查,甚至某些人已經被列入長期觀察名單。

好在時間與事實是最好的檢驗標準,當這次釣魚行動完成之後,本居士仍是滿心歡喜,看到美國政府及企業終於能以事實和正義面對中共強權,這就足以讓本居士欣慰。

在此,本居士再次感謝支持本居士的以劉因全、鄭存柱、陶君、李大衛為首的洛杉磯眾弟兄及美國東部王軍、鄭科學、倪育賢、澳洲以潘晴為首的全球各地的支持者。


正文如下:



中美網路間諜戰的釣魚行動

美國總統歐巴馬訪問中國返回美國不久,美國國會中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於20009年11月19日公布年度報告,這個總頁數高達367頁的文件中列舉了相當多的事實指控中國官方機構直接運用電腦技術進行網路間諜戰。中國政府立即進行了反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劉建超19日指出:"該委員會無視中國政治、經濟、社會等各項事業發展進步的事實,固守偏見,公然干涉中國內政,對中國進行誣蔑攻擊,企圖誤導輿論和公眾,給中美在廣泛領域的合作設置障礙,但他們的圖謀是不會得逞的。我們已經向美方提出嚴正交涉,表示堅決反對。"

網路間諜戰是冷戰結束之後新的一場戰爭,也是高科技戰爭,中國政府在面臨著與美國及西方國家經濟、軍事弱勢之後,是首先考慮的是如何使用其他方式戰勝美國及西方社會。喧囂一時的超限戰就成為中國政府及軍事部門的首選戰略。而網路間諜戰也是中國軍方超限戰略中的一個重要手段。美國及西方社會面對中共這種不擇手段的超限戰也是積極應對,包括美軍成立網路戰略指揮部等,鄭重其事地將網路戰列位美國重大軍事戰略。

網路戰進行於無聲處,但如何掌握對方官方介入本國網路從事間諜活動,並掌握證據這就成為了整個網路戰爭中的一個重要任務。

2009 年1月,總部設立於美國洛杉磯的美國亞太人權基金會剛剛搬入一棟完工不久的辦公大樓,就在該基金會遷入半個月之後,該基金會發生被盜事件。兩臺不與網路連接,只存儲資料的台式電腦被盜。奇妙的是,同樣的辦公室裡面,另兩臺價值高,功能全的電腦及室內的40英吋的平板電視機等諸多設備並未被盜,未上鎖的某義工辦公桌內的近千元美元現鈔也未被盜。

亞太人權基金會發現被盜後馬上通知美國警方及聯邦調查局(FBI),美國調查機構迅速派出刑偵技術人員勘察,發現此次偷盜非常專業,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痕跡。而且大家對盜賊為何放棄高價值產品,而只偷盜兩臺廉價電腦而奇怪。難道盜賊的目標只是為了亞太人權基金會兩臺專門儲存資料的電腦而來,如果是這個目的,那麼,盜賊只有是視亞太人權基金會為敵對勢力的中國政府。

基於這個不成熟的判斷,美國調查機構對亞太人權基金會的設備及各方面進行了調查,結果發現,該基金會數台電腦及基金會負責人的電腦及電子通訊信箱均被人惡意設置木馬,部分信箱的信件被轉移到了某個特定的信箱。換句話說,亞太人權基金會的某些電腦已經被人遠程遙控,遙控的人可以隨意進入這些電腦查看資料。

美國調查人員在研究個分析之後,決定採取釣魚行動,通過這些"木雞"電腦調查瞭解操縱使用這些電腦的幕後人員。經過精心策劃,一場中美之間的網路間諜大戰開始了序幕。

亞太人人權基金會致力於推動中國及太平洋周邊國家的人權活動,多次獎勵中國的政治異議人士及人權活動家,這很有可能就促成了中共對其的監視及敵視。2009 年, 亞太人權基金會首先在美國國會及聯邦政府提出了人權議案重返中美經濟的活動。特別是積極支持美國工會組織提案制裁中國產品,這些情況都足以引起中共情報機構的關注。而近期亞太人權基金會為推動美國聯邦政府制裁中國橡膠輪胎和石油鋼管而積極籌備的人權聽證會更會成為中共關注的重點。

很快,美國調查機構在亞太人權基金會的配合下,將一份虛構的邀請大陸勞工人員聽證的名單放入被植入木馬程序的亞太人權基金會電腦中,這台電腦正常的運行,而被盜轉的電子信箱也正常運行。為了真實性,亞太人權基金會也正式給部分邀請參加聽證的中國勞工發出邀請信,同時也派出一位美國籍的亞太人權基金會義工前往中國,"協助參加聽證的中國勞工申請簽證"。

2009年5月9日,美籍義工甄女士到達中國廣州,隨即便發現了跟蹤的中國國家安全部人員。儘管甄女士在中國未從事任何違法行動,只是到處觀光及前往美國使館。但是,2009年5月15日,中國北京時間晚上5:30分左右,美籍公民甄女士在廣東省江門市被中共國安部警察抓捕,罪名是"企圖偷渡中國國境",這個罪名令美國政府哭笑不得,這世界上竟然有持美國護照合法進入中國而需要偷渡離開中國的事情嗎?。在美國聯邦政府及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廣州領事館館員的即時救助下,甄女士被關押一天之後,於2009年5月16日釋放,但被軟禁在廣州賓館,她的美國護照被中共警察扣押,直到2009年5月19日才在美國政府的強烈外交壓力之下,及美國國會議長南西女士即將訪問中國之時才交還給甄女士,並將甄女士驅除出中國。

甄女士的這一試探行動證明了中共是對亞太人權基金會電腦木馬的真正背後黑手,因為甄女士既非中國大陸政治敏感人士,也非在美國的政治、人權活躍人士,在前往大陸之前只是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婦。另外一個原因是,甄女士前往中國之前,並未有其他人知道,但是其前往的行程計畫卻放置在已經設有木馬程序的亞太基金會電腦之中。也就是說,只有能看到這部用於釣魚的電腦裡面的內容,中共才能清楚地知道甄女士的行程和目的。通過甄女士的行動才能確定誰是這臺木馬電腦的真正操控者,也只有通過甄女士的行動才能確認中共是這次網路間諜的真正主謀。

很顯然,中共對在中國訪問的甄女士採取的行動非常明顯地證明了中國政府確實是在美國機構電腦中採取網路間諜的真正黑手,但如何證明並讓中共官方確認這是另一個重要的事情。

亞太人權基金會與美國調查機構積極配合,採取了各種方式試圖讓中共承認其直接插手網路間諜案件。在此期間,部分中共海外間諜及中共國內的情報機構紛紛釋放各種信息,試圖掩蓋真相。但是,亞太人權基金會與美國調查機構通力合作之後,中共首次以某種方式承認了中共政府官方直接插手網路間諜案件,這讓美國政府直接抓住了中共赤裸裸的對美國及西方國家的政府與機構採取非法手段進行網路間諜的證據。

2009年8月3日,中國政府官方媒體新華網刊登了一條消息《有人為斂財教唆造假申請簽證》,文中偽稱某美國公民之妻受騙,該文提及的某美國公民之妻正是亞太人權基金會和美國調查機構為查證網路間諜案設置的"魚餌"。按照美國移民法律,美國公民的合法妻子是美國政府規定的第一優先移民,沒有任何限制,根本就不需要偽造任何文件。而該報導真實的目的實際上是想恐嚇中國百姓,阻止中共國百姓參加美國人權聽證,但未承想該報導卻一下就誤中美國調查機構設立的陷阱,從而證明了中國官方機構涉及並主導網路間諜案件,使用非法手段入侵美國機構及組織的電腦,竊取美國機構及組織的機密。

非常有趣的是,該報導中提及一名名為曉琴的學生,該報導稱:"曉琴為提高英語水平,考取高級護師資格證,今年 2月讓朋友在美國幫忙聯繫學校,並就申請赴美手續問題諮詢過美國幾家律師事務所和移民公司,且留下了個人信息。不久前,曉琴從有關途徑獲悉,自己的名字竟出現在"亞太人權基金會"在境外舉行敏感活動的人員名單中。曉琴表示,從未通過任何非法途徑申請簽證,懷疑有人用自己的個人資料通過網路發布了不良信息。本應作為隱私的個人資料為何被用於為境外敏感活動造勢?曉琴非常氣憤。"

這份報導非常明確的提到了"曉琴從有關途徑獲悉"。事實上,曉琴的資料只是亞太人權基金會電腦中的一個"魚餌",該曉琴女士既沒有獲得過亞太人權基金會的邀請,亞太人權基金會更沒有與她有任何聯繫。她不過是出現在亞太人權基金會資料電腦中的一個虛擬人物,一個美國調查部門虛擬的"魚餌"。那麼,既然是個虛擬人物,這名曉琴女士又是如何"從有關途徑獲悉"其名字被列入"亞太人權基金會在境外舉行敏感活動人員名單中",這個有關途徑是什麼?這個有關途徑又是如何獲悉曉琴這個虛擬的活動名單?很顯然,這個有關途徑是中國官方機構,而這個有關途徑是採取非法的網路間諜手段獲取了亞太人權基金會與美國調查機構共同配合而虛擬的一個敏感名單。根據中國廣東省公安廳官方網站2009年8月5日的新聞記錄,這個有關途徑就是中國公安部和國家安全部,具體的執行機構是中國公安部廣東省公安廳及中國國家安全部及廣東省國家安全廳。自此,中共不打自招地承認了中國官方機構通過網路間諜竊取美國機構及組織的卑劣行徑。

網路間諜戰已經在中美之間展開多時,中國政府已經面臨眾多國家的指控。這些國家不僅包括美國,還包括德國、英國、法國、日本、韓國等眾多的國家,面對眾多國家的指控,中共一貫的手法是不承認。由於網路技術的問題,西方國家雖然有明確的證據,但依然無法獲得更直接的證明。但在這次中美之間的網路間諜戰中,中共政府機構"誤"中美國陷阱,不打自招地以官方角度承認了其政府機構直接涉及主導網路間諜案,這也就直接促成了美國國會形成議案文件。美國網路間諜案的成功也鼓舞了全球其他西方國家對中共的警惕,各種網路間諜交鋒日益激烈。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