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鵬談足球:球員被活埋 裁判是錦衣衛(圖)


中國足球內幕》一書,除了球員被活埋這樣駭人聽聞的事件,書裡還寫到"1999年,渝瀋懸案中300萬買凶拍人"、"成都保衛戰:萬眾矚目的假球",寫到"範廣鳴背後的足協賭球內幕"等等。

李承鵬:李振鴻——中超聯賽的球員,就是被活埋了,他被逼認收錢打假球,經過毒打8小時以後被活埋。

"中國足球是面破鼓,在15年前甚至更早前,價值標準就錯了,我們把足球當成愛國主義的面子,拒絕承認全球每年生產出10萬億美元的足球產業。在中國經濟試圖跟世界經濟接軌時,中國足球卻徹底與世界脫軌,而且為脫軌找到神聖的理由。假球黑哨讓中國足球付出了沈重的代價,假球橫行,不僅外戰時為國爭光,甚至內戰時也打著高尚的名義。"——摘自李承鵬《中國足球內幕》

"一股腥咸的液體流進嘴巴,他想抬手去擦,但手根本動彈不得。因為他半截身體被埋在土裡。那些人還在不斷鏟著沙土,並威脅著你他媽老實點。"

——這是由李承鵬、劉曉新、吳策力所著的《中國足球內幕》"李振鴻活埋記"一節的描寫。他接著寫道:"李振鴻寧死也不承認自己打過假球,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承認,這條命就可能保不住了。"

除了球員被活埋這樣駭人聽聞的事件,書裡還寫到"1999年,渝瀋懸案中300萬買凶拍人"、"成都保衛戰:萬眾矚目的假球",寫到"範廣鳴背後的足協賭球內幕"、"足球幫被盤口黑幫控制全過程",寫到陳亦明"從頂級教練到職業賭徒",等等。為寫作這部書作者走訪了一百三十多名涉及到假賭黑的中國足球當事人,用第一手的材料披露了足壇假賭黑隱藏最深的事實。作者在書的封面公開聲明"歡迎對號入座,歡迎訴訟公堂、歡迎上級調查、歡迎群眾舉報"。

馮小剛在推薦《中國足球內幕》時說:"中國足球傷了李承鵬的心,李承鵬傷了中國足協的心。"

李承鵬接受南方週末記者專訪時說,"足球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東西,就像我們生產汽車,標準只有一個,全世界認同的標準。它不像演二人轉,有東北標準,足球永遠是個經濟現象,足球的經濟犯罪,就是有組織犯罪,它不像街頭突然有一天殺人了或者撞死人了,它是有組織的,成批量的。"

李承鵬為罵足球付出了代價,他去山東看球,主場的球迷打出標語"讓李承鵬給山東人民道歉"。

李承鵬新書出版後,在博客中說他受到匿名電話的威脅(新浪體育)

毒打、活埋、進熊籠

南方週末:據說出版方為你們三位簽了百萬的保險單,寫作和出版《中國足球內幕》,真有那麼大的風險嗎?

李承鵬:我們書的內容交給了出版社,他們嚇著了,因為我們裡面基本以A、B、C、D為代號的很少,比如說被活埋的李振鴻,被槍押出家門的湯樂普,我們都說得很直接,如果你是有5年看球史的普通球迷,有一年新聞從業史的記者就能明白我們寫的誰。比如說2003年甲A1200萬,有一個大型的城市非常想得到冠軍,一般球迷馬上就能明白是哪座城市、哪支球隊。

書交出去以後他們覺得,還是要辦一個保險比較好。那個時候是足球記者高建被殺死,腦袋上被捅了幾十刀,有一刀是從眼睛裡面扎的。這個記者跟東北球隊聯繫很緊密。我們第一時間就認為,他是不是有可能和這個有關係。後來發現那兩個罪犯就是流竄犯,和足球沒有關係。我的前任總編謝玉,不知道得罪了誰,他是走出我們《足球報》大門的時候,被一板磚拍得眼珠子掉下來了,現在眼睛還不對勁。

南方週末:足球這個江湖,在你的經驗和意識裡是凶險的嗎?

李承鵬:李振鴻——中超聯賽的球員,就是被活埋了,他被逼認收錢打假球,經過毒打8小時以後被活埋。他後來從長沙逃到香港避難,他被毒打和活埋的時候,滿腦子想的都是鐵籠子裡的熊咆哮露出尖牙和舌頭的情景。他們那裡的球員如果不聽話,就會被帶到這個熊籠子邊。這些事情境內的記者是不知道的,是香港和新加坡的記者報出來的。這個圈子裡沒有文化,他會用低端的手法報復你。包括青島隊主教練湯樂普在半夜被人用槍頂著腦袋押出家門,其實是他們俱樂部老闆說出來的,因為他反對球員賭球,就被人直接用槍頂著腦袋在半夜被押走了。

很多事情都是我親身經歷的,比如說我們寫到的打假萬里行、成都保衛戰,萬眾矚目的假球,包括2003年的甲A價值1200萬的連環假球,這些都是我親歷的。

裁判只是派出來的錦衣衛

南方週末:你寫到龔建平的死,說龔建平讓有關部門鬆了一口氣,在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中,終於找到一個替罪羊。他的出現讓更大的黑哨、更多的俱樂部官員都平安無事。龔建平的死究竟是怎麼回事?你熟悉他嗎?

李承鵬:我就採訪過龔建平一次。他去世以後反而去採訪過他的家人,他去世第二天,到了北京和他的家人聊了一下。龔建平是在打假掃黑中被抓的,我很瞭解那件事情,就是他交出十萬塊錢——他收了浙江隊的一筆錢判假球,大概前前後後還有俱樂部的錢是16萬,後來新聞報導都說10萬,我瞭解的情況是16萬,而且他退出了10萬,當時是浙江綠城的人、浙江省體育局的官員以及中國足協的領導向他保證說,只要你交出這些證據,我們可以保證你平安無事。龔建平被作為打假掃黑的突破口。但是我們都知道,他收的賄賂非常少,在此之前有人收100萬、200萬,很多,他總共收受賄賂16萬,有關方面向他保證,你只要說出來就沒事。結果他把錢交出去了,坦白了事情的經過,但是他也成了替罪羊。

他被抓進去了,後來保外就醫,得了骨癌在2003年去世。他去世的時候,他的妻子索玉華就說:"我要為你報仇。"當時龔建平在受審和生病住院的時候,很少有人去看他,他去世的時候沒有人通知,但在八寳山有一千多人自發送行。這個行業的人內心深處都還有良知在,只是這個圈子的規則不允許有良知。在他受調查、被捕的時候,沒有人願意出來說真話。龔建平很冤,其實也不冤,所有體育和非體育的部門都知道,找到替罪羊,安全、迅速扑滅打假掃黑是惟一可行的辦法。昨天一個黑道作家跟我說,他說我看你的書,我以為黑社會是最黑的,結果足球的黑更黑。我說黑社會轉型了,人家在做生意。

南方週末:你談到龔建平時說,當時的國家體育總局和中國足協手中,握著一個非常詳細的名單,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裁判員。假球是普遍的嗎?

李承鵬:假球牽涉到太多人了,如果抓的話,整個足球界就只有癱瘓。在打假掃黑的過程中,當時的足協副主席閻世鐸是第一個說出要切掉假賭黑毒瘤的,他的傑作是懲辦了龔建平,放走了一大群,就像一個腫瘤科外科大夫,切掉的是一根盲腸,最後導致腫瘤轉移。在國內足球界,黑哨已經很普遍,每次比賽,球場上球迷都會大叫黑哨黑哨,都知道。而且裁判吹黑哨也會受到襲擊,球迷在上面扔酒瓶子下去,而且經常出現大規模的襲擊事件,像2001年,陝西國力隊比賽,那時候發生了上萬球迷因為黑哨出現的騷亂,警察出動了數千人才控制住,球迷的不滿始於裁判對球隊的不公平裁決。還有裁判被報復,車被砸的,比如上海國際的總經理王國林不滿意裁判陸俊的裁決,比賽正進行著,上去對陸俊一拳,把臉都打青了,引起場上騷亂,停止比賽十幾分鐘。包括孫葆潔,現在的金哨,拒絕為青島的莊家做有利於他們比賽的裁決。當時在昆明不好下手,又過了一年到了青島以後,有人直接衝到酒店裡去把孫葆潔打了一頓。

裁判是一個特殊的群體,有各種類型。比如"桑拿裁判",他到一個賽區去執法,有的人好這一口一定會被當地的人接待,去最好的夜總會桑拿什麼的。"紅包裁判"就不用說了,少則五六萬,多則十萬。裁判中有桑拿裁判,有官哨、黑哨,"金裁判"就是那種能力特別高超,已經是金牌級的了。黑哨就是為假球裁決,還有"傻哨",其實沒有想做壞,業務能力太差,只是聽領導的話作出愚蠢的裁決。裁判都受中國足球裁委會管,很多裁判私下說,也不是我們想這樣,是上面有人讓我們這樣做的。當時我們就說,裁判只是派出來的錦衣衛,其實他們是聽宮裡面公公的。裁判很難堅持公正,足球是各種勢力的博弈,裁判只是一個棋子。另外一方面他自己也有私心,每年中國評金哨的時候,球迷就會在那裡罵,誰獲得了金哨誰就會被罵。

南方週末:按照國際足球職業聯盟的規定,裁判員的財產收入要公布。國內足球界的管理是怎樣的?

李承鵬:我們沒有這樣的制度。在歐美的職業球隊,都有常駐的監察機構,隨時查任何人的財務,你的信用卡是怎樣的?必須是這樣的。英超也有一個同樣的機構,獨立的檢查小組,義大利有獨立檢察官制度。他對任何人都可以進行檢查,可以獨立調查你的電話錄音,能夠制約你,哪怕黑社會非常猖獗。我們一直缺乏這種監督機制,所以假球黑哨在氾濫。因為它可以打著為每一個城市爭光的旗號——比如1995年成都保衛戰,省長親自帶隊,最後幾分鐘了老進不了球,球員就在下面喊,還有五分鐘,快點,趕緊把球踢進去,大家都很激動,很神聖,認為我們保衛成都了,其實這是假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