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誰還稀罕紅包啊?藥商一出手就上萬


這位朋友是學醫的,在縣醫院呆了20多年,如今混了個內科主任。

職級不高,「油水」有多厚?前天在一塊吃飯時,他曝出了我們外人無論如何都想像不出的內幕。

「實話實說,院裡幾次要提拔我做副院長,我都不干!」他說。

在醫院,說話能算數的,除了院長、業務院長,也就是我們這些有處方權的。實惠也在這兒。「當個院長,說起來是提拔,可是不能開處方了。而一旦失去處方權,什麼都沒了。」他詭秘一笑。

現在的藥商是無孔不入。而藥品要進醫院,除了須「攻克」院長、業務院長外,其實最重要的是處方醫生。「你的藥進來了,我不給你開處方,不賣給病人,也等於零!」

他這個科主任,油水空間更大。「明擺的,我雖不能拍板定奪進什麼藥,但我可以說你的藥沒什麼療效吧?可以‘作梗’吧?這本是我的職權!即便是你能強行進來,我可以一盒都不讓你賣出去,還不是白搭!」

可以舉個例子:「頭孢」陝西有、遼寧有、四川有、廣東也有,這些都是國准字的大企業,都是正規藥,反正藥效都一樣。「誰給我好處,給的多,我開誰的藥。」

還有更重要的,紀委、檢察院查商業賄賂,只會去查院長、業務院長,輪不到我小小科主任、處方醫生!「我只是看病開處方,又沒索要回扣,我的錢都是藥商心甘情願給的!」

前些年,藥商還是用信封、使現金;而現在,就一個卡,定時打錢上賬,只有天知地知。多的時候,手上有不下20張卡,「那些都是活期存摺。」

最喜歡新藥、特藥,誰都不知價格底細,誰也不能確認確實療效。「但藥商給的錢,連我們醫生都感到驚奇。」他有些得意了。

「有了這些,還要那紅包做啥?」他說:「一隻紅包也就一兩千塊錢,最多三千,誰還稀罕?那要冒多大風險吶,弄不好,被捉住了,可就慘了。犯不著!」

現在實行基本藥物制度,很多藥品實行零利潤銷售,「上邊」在設法堵漏洞了。我說。

「的確會受到影響,但也難說。反正當我的收入不及現在時,我可以不開目錄藥嘛!」

究竟得了多少實惠?他也說不清。列出的大致清單是:工資卡上每年約有3萬多元,都給了老婆,從未用一分錢,「好多年連卡的影子都沒看到」;此外,每年還另外給老婆至少10萬,多時有十五六萬,一般是十一二萬。他自己平時的應酬、聚會、玩樂開銷,說不出准數,但都是藥商「給」的。

藥商給了醫生這麼多,他們能賺多少?他也吱吱唔唔。他說,據他測算,「應該是三二三二」,也就是,在藥的銷售價裡邊,買藥成本約佔30%,醫院利潤 20%,藥商利潤30%,醫生20%;有時為新辟市場,藥商可能給醫生的錢比自己賺的還多。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