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祖德專訪:老百姓需要知道真相


我是一個商人、一個詩人、一個文藝批評家

老百姓需要知道真相,老百姓不應該被所謂的明星欺騙。現在有一些明星撒謊騙人,製造假新聞,我感到特別痛心。我覺得是一種社會責任感,讓我去瞭解事實真相,然後去告訴老百姓,我願意這麼做。

我爆料的來源渠道主要來自於我在香港開的一傢俬人偵探公司,另外就是有些香港記者會賣新聞給我。只要出錢,「真相」都是可以得到的。從中我得不到什麼利益回報,相反我一直在付出。我的偵探公司開了差不多三年了,每年都要虧一百多萬港幣,三年虧三百多萬。這是我的付出,我覺得很值得。

「娛樂圈可以說是人體的生殖器官,它既很骯髒的,又不可缺少」

我在2003年開始投資拍電影電視劇,跟影視圈的人接觸以後,感覺明星很虛偽、很不真誠,也沒什麼文化素質。而且什麼都跟你講錢,要得又非常黑心。就這樣一種人,他們憑什麼得到的名和利比一般的科學家、院士、大學教授高十倍甚至一百倍?我覺得特別不公平。如果有真才實料的好藝人、好明星,得到一些比較好的回報,也許無可厚非,但是很多明星完全就是一個草包,看這些人的輝煌,我心裏不是滋味。我覺得出於正義,我要去做這樣一件事情。

我覺得娛樂圈給人感覺是惡意炒作、製造假新聞,有一些臉皮特別厚,不知道羞恥的一群男男女女天天在演戲的地方。如果說你拍電影、拍電視演戲無可厚非,在生活中你還是這樣繼續演戲,太假了。娛樂圈說到底甚至可以說是人體的生殖器官,它既是很骯髒的,又是人不可缺少的。人就需要娛樂,需要娛樂圈,也知道那是一個髒的東西,所以人是很矛盾的。

我在2004、2005年的時候開始寫書,這本書裡面我也寫很多港臺明星的故事,我當時寫《Twins賣肉上位》、《張柏芝放蕩的舞女》這一類的文章,我被稱作「炒作大王」。

我的新浪博客是2006年開始的,後來開了一共4個博客。其實博客的點擊量跟我沒有關係的,很多人誤以為宋祖德博客的點擊量越多,是不是網站給了我很多回報,完全錯誤。確實有網站想給我錢,我拒絕了,我不需要錢,我賺的錢我一輩子都用不完了,我根本不需要額外的收入。

誰想用錢擺平我,那是絕對不可能;誰想用權力壓我,那就更不可能。我覺得我比較正直,比較勤奮,比較樸實。我本身就是江蘇農村一個農民的孩子,所以我永遠都保持農民孩子的那種本色。我生活很樸實,30歲不到的時候,我在廣州成了億萬富翁,可是我沒有像有些富豪買什麼豪華別墅,買多少輛豪華車,包多少二奶。我一直過著很樸實的生活。

「我們這個時代缺少文藝批評家,而我就是。」

如果說有些人不太理解我,說我是所謂的「罵客」,甚至說我是「炒作大王」,也有人說我是「瘋狗」,我覺得不奇怪,因為我站得比他們高,看得比他們遠。這些庸俗的人,暫時不理解我,我完全不介意。但是我會堅持走自己的路,我以後還會繼續痛罵一些庸俗加醜惡的現象。我覺得我們這個時代缺少文藝批評家,而我就是。

2005年和2006年我宣傳電影的時候也會評價一下影視圈的作品,比如說我當時評價張藝謀、陳凱歌的所謂商業大片,只有形式沒有內容。其實只是很犀利的批評,很多媒體把我話改成——宋祖德痛罵張藝謀、陳凱歌。我「罵」了之後,得到的反響是更多的人來罵我。我不吃驚,畢竟在很多人心目中認為,張藝謀陳凱歌好像是導演裡面的神一樣,最大腕的,怎麼可以隨便罵呢?特別像我們這種搞影視投資的老闆,都是要跟導演搞好關係的,我這樣罵以後,還有機會嗎?而我覺得一個影視投資人,光拍幾部影視作品還是不夠的。整個文藝圈你都應該關注,文藝圈存在這麼多假醜惡的東西,我覺得我應該盡我個人的力量,能關注多少,能給予多少批評,發現多少假的東西能給予糾正、指正出來,我盡我最大的努力。

我不想去糾正外界對我的看法,我覺得時間都會幫我糾正,以後慢慢的人們對我的評價會越來越高,現在沒有必要刻意去糾正他們。像我2005年寫的書,寫的很多料,很多人罵我。而到了2008年初,陳冠希的事件爆發以後,很多人在感嘆我的預言。所以,時間會幫我糾正,正義會幫我糾正。

娛樂圈對青少年的成長影響很大。我在復旦大學演講的時候,我問一些學生,我說你們平時看報紙的話,會看哪些新聞比較多?他們說看娛樂八卦。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娛樂八卦很無聊,但是對青少年的影響力很大,對青少年的人生觀、價值觀影響很大。所以我覺得我不是在做一個無聊的事,我做的是很有意義的事,我是在為青少年健康成長而做努力。

貼吧我看,博客的評論我大概會看40—50%,因為時間關係。那些痛罵我的,侮辱我人格的留言,我都不會刪除,也不會輕易生氣。我認為我的博客是比較自由的交流平臺,網友在我的博客裡面找到快樂、找到言論自由,我何苦跟他們生氣呢?有人討厭我,只是因為站得比他們高一些,看得遠一些而已。

「不能侷限在娛樂圈來看娛樂圈,那太狹隘了。」

我一直主要把自己定位為商人,我是做生意的,我要管好我的企業。我的主要產業是做保健品、電子產品、高科技產品。我每天除了睡覺的七八小時,其他時間全部是工作,從來沒有放過假,天天都是工作狀態。70%的時間工作,剩餘的時間用來娛樂,用來發布一些娛樂新聞。而寫詩是要有靈感的,不會刻意留時間去寫。

每次基本上私家偵探查到的東西發電子郵件給我,我判斷覺得有價值的,就寫到博客裡面去,有一些沒有太大價值的素材,就先放著,遲一點再觀察。私家偵探的工作是拿固定工資和獎金,獎金多少來自於我對他們爆的料的價值判定。我有一個基本判斷。我從2003年開始投資拍影視劇到現在在這行已經做了五年了,我自己還是學經濟學的博士,我懂經濟學,也懂娛樂圈大體的規則,還曾任廣州市政協常委,也懂政治規則。這樣,我會通過政治的角度、商業的角度然後再從娛樂的角度,綜合三個角度來分析娛樂圈。不能侷限在娛樂圈來看娛樂圈,那太狹隘了。

你問我為什麼要做罵客?因為娛樂圈的人盲目太久了,你用和風細雨的語言去勸,讓他們改,可能不一定有效果。有的時候確實需要痛罵,沒有辦法。我的語言也許比較犀利,有的藝人確實受不了。我有時會有瞬間的仁慈,覺得那些藝人那麼年輕有點可憐。但是有些不僅僅是他們個人的行為,他們背後的經紀公司在幫他們炮製一些假的新聞,在背後指使他們那麼做。你也許想同情他,但是你想想他背後的團隊,我覺得又沒有必要去同情他們,也許他們都是為了錢、為了利益、為了名和利,所以他們不擇手段地去惡炒、炮製假新聞,我看到這些假新聞,我就想指出來,某某是怎麼樣炒作,為什麼要這樣炒作,要達到什麼樣的目的。我覺得娛樂圈有一個宋祖德在旁邊這麼講一講,會好一些。可能很多人想炮製一些假新聞、惡炒一下,可能有時候會想娛樂圈還有一個宋祖德,他會不會寫一篇博客揭露我怎麼炒作。所以,我覺得我多少都起到一些讓他們收斂的作用。而如果真的有人覺得我侵犯他們的名譽權、隱私權,可以通過法律途徑來告我。我很歡迎,我從來沒有害怕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新週刊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