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靜雯:中共玩兩會 八卦一籮筐

2010-04-13 02:55 作者: 王靜雯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三月五日,一年一度的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簡稱人大)和「全國政治協商會議」(政協)第十一屆三次會議在北京召開。

儘管身為政協主席的賈慶林堅決抵制西方民主體制中的三權分立,但這位因給中共前黨魁江代表拉煤送菜、當家奴干雜活而起家的魯莽村夫所無法否認的是,中共設立的人大、政協,就是對應於西方民主國家的眾議院和參議院。作為權力機構的兩院制,除了具有立法的最高權力之外,還有監督政府的具體職責。

然而,正如民間歌謠所唱:中國的政體特色是:「黨委揮揮手,人大舉舉手,政協拍拍手。」黨永遠是領導「核心」,政協只能是擺樣子粉飾太平的「花瓶」,人大只是黨委頒布的各類文件上那個必須要蓋上去的「橡皮圖章」。中國不是政協監督政府,而是政府監管政協。

有人發帖譏諷道,兩會入場,中共領導人個個「氣宇軒昂」,兩邊的警衛員和服務小姐也魚貫而入,就跟黑社會大佬登場亮相一模一樣。

一夥腐敗分子在演戲

面對穿扮得花花綠綠的兩會代表們,有人質疑人大代表的產生比例。按人口來算,中國有農民七點五億,佔人口的60%,而農民代表寥寥無幾,中共軍人只有兩百萬,但軍人代表卻佔了13%。最關鍵的是,在兩千多名政協委員和兩千多名人大代表中,他們晚上私下詢問交流的卻是多少子女被安頓到了國外,難怪百姓們一聽兩會話題,紛紛搖頭:「這跟我們沒關係,兩會已經成了中國富人、官員交流互動的貴族俱樂部,是一夥腐敗分子在演戲,跟百姓生活無關。」

有記者問什麼叫做兩會,老百姓回答說:「說會什麼會什麼,就是指兩會。比如農民代表說,會養豬會交配;工人代表說,會賺錢會消費;民工代表說,會討薪會下跪;保母代表說,會做飯會疊被;退休代表說,會健身會養胃;小姐代表說,會上床會收費;藝人代表說,會炒作會陪睡;文人代表說,會抄襲會拼對;商人代表說,會賺錢會逃稅;官員代表說,會撒謊會受賄。」這就是人們心目中的兩會。

五年一屆的人大政協任期,今年除了增補十一世班禪及澳門前特首何厚鏵為政協副主席外,在人事任免上毫無懸念,每年例行的審議經濟發展報告、財政預算、政府工作報告、最高法院檢察院工作報告等,都是老生常談、光說不做,儘管今年兩會以「節約紙張、倡導低碳消費」為名,給五千多委員代表們免費派送了一部聯想手提電腦,今年敢於發言的人也比往年多,但中宣部明確規定,不許媒體報導與會者的「雷人雷語」,提案再多也等於零,於是不少人總結:「垃圾兩會,不開也罷」。假如讓老百姓不花錢看場政治秀,也許還不算太差,但每年兩會花銷卻一直是中共不敢公布的秘密。除了直接動員七十萬警力護駕、嚴禁訪民出現、外地車輛禁止入京外,北京市還從三月二日到十五日實行空中禁飛,連結婚用的喜慶氣球都被扼殺了。去年僅一個廣州市的人大政協預算就近一千五百萬,那全國兩會的花費就至少上億人民幣了。

禁談民主自欺欺人

既然是演戲,方方面面都要演全了。同往年一樣,政府工作報告裡依然是大篇幅的政治改革,很認真的提到要搞基層民主、依法治國、公司制改革、政事分開、事企分開等,但明眼人一下就看穿了這場鬧劇。比如基層選舉,早在三十多年前中國農村就進行了鄉村一級的民主選舉,但至今在直轄市、省和中央這些高層權力機構卻拒絕選舉。二十年前趙紫陽時期就提出了「黨政分家」,黨的官員和政府的公務員要分開,如今連共產黨這個名號都不敢提了,今年兩會提出的是「做事的和管事的要分開」,這無疑是在自欺欺人。

因為中共禁止談民主,所以今年兩會同往年一樣,號稱是以「民生為重點」,如今老百姓最關心的戶口、房子、身子、孩子,這些都有什麼進展呢?

十三媒體呼籲改革戶籍制被罰

三月二日,一篇題為〈請兩會代表委員關注並敦促戶籍制度改革〉的社論,在大陸十三家報紙、三家網站上同時發表。包括廣東《南方都市報》、河南《大河報》、陝西《華商報》、湖南《瀟湘晨報》、東北《遼瀋晚報》的十三家報紙,雖然不具黨報身份,但多是當地最有影響力、發行量最大的報紙。

社論開宗即指,「中國受戶籍制之苦久矣!我們崇信人生而自由,人生而擁有自由遷徙之權利!然此誕生於計畫經濟時代、不合時宜存在數十年之久之弊政,至今仍困擾廣大民眾,已到非革新不足以平民怨,非革新不足以與時俱進之境地。」

社論力數戶籍制對社會和人民造成的傷害,例如滋生腐敗、夫妻被迫兩地分居、老人無法與子女團聚、孩子無法獲得良好教育等,呼籲出席兩會的委員代表運用手中的權力,敦促有關部委盡快廢除一九五八年頒布的戶口登記條例。

然而三月六日,中宣部下發通知,嚴禁在兩會期間談論戶籍制問題,發起十三家媒體共同社論的北京《經濟觀察報》高層受到整肅,社長兼總編輯遭嚴重警告,副總編受記過處分,而負責起草該份社論的副主編則被解雇。一個萬民熱盼的話題就這樣被扼殺了。

當局賺錢房價將繼續上漲

面對85%的百姓買不起房子,據說兩會一半以上的提案都與房地產相關。然而官方釋出的政策是將繼續執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確保信貸基金支持實體經濟。面對泡沫日益膨脹的房地產危機,為何當局依然執行「瘋癲」政策呢?不少業內人士揭開了謎底。廣州富力集團董事長張力在政協會上發言道:「以前我們的土地成本只佔20%,現在佔到了60∼70%。搞這一行的我清楚,一般政府賣地的利潤高達200%,本身價格一百萬元的土地,當地政府往往三百萬元賣給我們,這叫政府先喝‘頭啖湯’。」「高房價的錢是被政府賺了。」僅二零零九年前三個月,各地政府獲得的土地出讓金就是二零零七年房價最高時全年的總和,地方財政靠出賣土地支撐,這已成為各地填補財政虧空的主要方式。

據官方統計,去年房價「比二零零八年均價上漲了一千元/平方米」,二零零九年中國的經濟增長率是8.7%,但貨幣發放卻比上一年增長了27%以上。獲得銀行貸款的國有企業把振興經濟的四萬億大多投放到房地產、股市等短平快的暴利行業中。北京華遠地產董事長任志強說,房地產打下去,GDP就掉下去了,GDP掉下去,中央要比我們開發商還急。於是,儘管中國房地產充滿了泡沫,但誰也不想在自己任期內把它挑破,於是泡沫越吹越大,老百姓只有氣得直跺腳的份了。

陽光財政不見光個人財產不公布

關於看好國家的錢袋子,上海財經大學的蔣洪教授在政協會上發布了《中國省級財政透明度評估報告》,他失望的表示,儘管一再強調陽光財政,讓人民知道國家財富的走向,但今年大陸三十一個省、直轄市、自治區的財政透明度僅為二十一點八七分(滿分一百),只比去年的二十一點七一分進步了一點點。

蔣洪還談到國營企業的利潤分紅,按理說應該全民分紅,「否則如何體現它是全民共有的財產的?」然而事實是,企業虧了,損失是國家的,掙錢了則歸個人,他親身經歷了一個國有銀行高層的分紅會,一百人分了20%的銀行利潤,每個淨得五百萬的紅包。

對此民間呼聲最高的還是公布黨政官員的家庭財產。浙江寧波某高中政治教師陳勇,連續兩年在兩會前夕公布其個人家庭財產,以此諷刺和敦促官員們實現承諾。廣東律師段海宇更是在網上發布公開信,要求中央領導人率先公示家庭財產。

去年中紀委要求各級官員把住房、投資、配偶子女從業等情況列入報告內容,但內部「報告」不同於對外「公示」,段海宇認為,中共利益集團中95%的貪官污吏會反對這項提議,但假如兩會連這種提議都沒有,那不更完蛋了嘛?政協副主席、前審計署署長李金華也公開承認,有些官員子女的財產非常多,老百姓對此很不滿意。

對外軍費減增對內壓制加強

在國防開支方面,這次中共施放了煙霧彈,二零一零年軍費增幅第一次降到一位數內,從原來的15%左右的增長率,砍成一半約為7.5%。但有人分析說,這只是數字欺騙。大家都知道二零零九年房價大幅飆升,一般數據是增長率50%,但國家統計局公布的只是1.5%的增長率,儘管官方一再辯解數據取材的時效性,但民眾總算在眾目睽睽下見識了中共的「國無戲言」。在中共專制體制下,隨時可以增加軍費,為何不報個虛假數據讓臺灣安心呢?外部普遍認為,這個官方預算裡沒有包括很多重要費用,如軍費採購、武警開支等,實際花費很可能是公布數據的兩至三倍。然而在對內管制上,去年大陸內部保安即維護穩定的支出增幅是16%,今年將再增加8.9%,比國防開支增幅更高,達到五千一百四十億人民幣。今年兩會對訪民的控制,就是歷年來最嚴格的一次。

看戲的妨礙了演戲的

在三月六日的一個記者會上,針對重慶「打黑」問題,臺灣東森電視臺記者問薄熙來:打黑動機是否是在為進身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撈取政治資本,重慶打黑是否會令中央領導人尷尬而給薄自身政治前途帶來麻煩。據現場法廣記者描述,平日能言善辯的薄熙來這次被擊中了要害,只見他神情尷尬愣在那裡好久,半天才緩過勁來,聲稱「今天這種場合不適合作秀」。

無獨有偶,就在人們還在驚呼臺灣記者勇敢提出「最牛的問題」時,第二天這個記錄就被一位大陸女記者打破了。三月七日,《京華時報》的一個女記者問湖北省長李鴻忠如何看待鄧玉嬌,誰知省長大怒,陰沉著臉,從眾多錄音筆中奪走該記者的錄音筆,然後憤憤步向走廊。

在大門處李又停下來,怒視該記者「你是哪個媒體的?」「我是《人民日報》的。」(《京華時報》乃《人民日報》下屬市場報)「你還是黨報的!黨報怎麼輿論導向的?我找你社長去!!」然後李鴻忠頭也不回走向電梯回房,當場這位女記者眼圈就紅了,很委屈。

除了記者花絮外,即將升任少將的毛澤東孫子毛新宇,在停車場就是找不到自己的汽車了,最後靠消防員的幫忙才回了家。而一前政治局常委的女兒,在兩會晚上率眾跳起了恰恰舞,還有眾多開會就睡覺的睡仙們,時政評論家李天笑表示,兩會用三個字就可概括:喜、瘋、鬧,如同張藝謀的《三槍拍案驚奇》一樣,兩會三槍自殘了中共自己。

兩會驚世駭俗的「雷人雷語」

三月十三日結束的全國政協會議上,在五千一百六十三個提案中有不少被民眾評為「雷人雷語」,即聽聞之後讓人感到像聽見雷聲一樣的驚嘆。這種誇張諷刺的網路用詞是用來挖苦那些不懂裝懂還要賣弄出風頭的人,但這次卻被中宣部正式寫入指令中,規定媒體不許報導人大政協委員們的「雷人雷語」。

儘管有此禁令,但雷人們在公開談論那番雷語時,往往自認為真理在握,加上記者們在私人博客或網帖上發布的資訊,於是人們最終還能聽到兩會的滾滾雷聲。有網友作詩曰:「兩會春開花絮紛,狂飆雷語驚飛魂。貝多芬變多分貝,多分貝充貝多芬。弱智人提弱智案,天方雷陣夜談生。可憐國會虛前席,恰恰舞旋巫跳神。」

廣西人大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劉慶寧有提案稱,「信訪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政治權利」,但如今上訪者經常到領導的辦公室和生活地點鬧訪,已經「嚴重影響領導的正常生活和工作秩序」,他建議修改《刑法》,增設擾亂信訪秩序罪,凡是上訪時喊口號、打橫幅、散發材料、靜坐、影響領導工作生活的,依嚴重程度處以三到十五年的監禁。此言一出,激起民眾的強烈憤慨:沒有冤屈,誰會上訪呢?法制委不去處理冤案,反而要把上告的判刑十五年,這是何等荒唐之事呢?!

「中國人口應控制在十五億左右,然後遞減到大約五億左右,有助於人均國力強大。」人大代表、社科院學部委員程恩富表示,中國現有傳統資源的利用已經到了極限,必須嚴格控制人口增長。他稱,中國本世紀末進入發達國家的可能性只有5%。殊不知中國人口遞減到五億的可能性又有多大呢?
當然,最雷人的還是被網民評為「四大雷公雷母」的「李搶劫、於愛國、倪舉手、朱掏糞」。

湖北省長李鴻忠在回應鄧玉嬌提問時,上演「搶筆門」和「不道歉門」,被民眾評為跟鄧貴大是一路貨:依然想用強權來欺負弱女子,於是被人封為雷公「李搶劫」。冬奧會上週洋奪冠後表示感謝父母,而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於再清批評說,應該先感謝國家,「於愛國」的官腔被轟不懂:百善孝為先,不孝者豈能愛國?!

原央視主持人倪萍稱她「愛國、不添亂」,從未「投過反對票或棄權票」,人們把這個政治花瓶稱為「倪舉手」,央視主持人朱軍當被問到大學生淘糞與教育資源浪費時說,這「可能會改變中國的淘糞現狀」,「無論是在思維還是淘糞工具的使用上,大學生都具備優勢」,如此為中共粉飾太平者,被稱為「朱掏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