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下級淫上級女貪官財色兼收 讓人大開眼界(圖)


這位被稱為「女文強」的野蠻女貪本事大罪行也大,讓中紀委也大開眼界,將其稱為三最女貪,即「級別最低、數額最大、手段最惡劣」的女貪官。這位野蠻女貪比紅樓夢中的王熙鳳更潑辣,其蠻橫風流比起文強來也是「巾幗不讓鬚眉」,許多上級領導都無法辦到的事她出面就能強橫擺平,貪腐數額超過了震驚中外的「瀋陽慕馬大案」。

她就是被稱為撫順「土地奶奶」的野蠻女貪官羅亞平,官居撫順市國土資源局順城分局局長。這個女人可不簡單,她在擔任撫順市國土資源局順城分局負責人期間,利用職務之便涉嫌貪污、受賄3000餘萬人民幣,另有2800餘萬人民幣、69萬餘美元財產不能說明其合法來源,涉案金額共計6000餘萬元,並在單位私設小金庫,掌控贓款多達1.45億元。不僅如此,這位女貪的風流也讓人咋舌。她上下級帥哥通吃,絲毫不比文強遜色。她勾引上比她小十多歲的男下屬後,為避免男下屬妻子糾纏,居然狂甩100萬大鈔,讓這個小情人招之則來,揮之則去,隨時滿足自己的淫慾。她看上男上司帥哥後,將其騙到賓館,直接塞給其裝有 5萬元的信封。當即哄得男上級寬衣解帶,與其淫樂。羅亞平先後換過三個丈夫,第一任丈夫與她維持了5年的婚姻,留下一個2歲多的女兒,兩人是父母包辦的婚姻,在外人看來他們當時的婚姻很美滿;第二任丈夫是曾擔任過順城區國土局「一把手」的桂思本,認為她工作很熱情,人也很聰明;第三任丈夫是加拿大國籍華人,準備幫她移居加拿大,可惜為時已晚。

為啥一個級別如此低的官員竟然可以貪腐到如此多的贓款呢?能有巨款供自己與情夫淫樂呢?

一 撫順市領導兩頭受氣的尷尬讓這位文強式女貪官以其野蠻潑辣的工作作風受到上級賞識,處於類似於紅樓夢大觀園裡的王熙鳳那樣特殊的位置。

她的第二任丈夫桂思本說,羅亞平自1987年起一直在順城區國土局做審批工作,至案發時已20年。羅亞平也曾想換工作,但在位的領導不同意,換新領導後又提出請求,但仍然被拒絕。為啥這個羅亞平在此地如此吃香呢?撫順市是全國聞名的產煤區,諸多中央直屬企業、省部級直屬企業佔據了撫順市的大半土地資源。對於這些級別比自己高的官員,撫順市領導自然惹不起。這樣,撫順市領導只好把土地開發的目光投向了郊區-順城區。可是,東北老百姓民風彪悍,在拆遷上一個比一個強硬,讓開發商和各級領導都不敢惹。然而自小生活在此地的羅亞平卻以文強式的野蠻專橫讓這些讓領導頭痛的人都服了軟。這使得惹不起上級又不敢惹強硬拆遷戶的領導對其十分倚重、十分賞識。以至於羅亞平敢於在比她級別高的這些領導面前口出狂言:「是我弄來的錢給你們開支的,你們都是我養活的,沒有我來賺錢,你們只能去喝西北風。」簡直成了第二個王熙鳳,比起文強來更出格。

二 拆遷戶表面強硬實質畏權怕官的愚昧讓她的野蠻專橫得以滋生蔓延。

順城區地處城鄉結合部,只有數量不多的低矮建築,剩餘的就是村落和農田。如果認真深入耐心做工作,這裡的拆遷工作實際上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困難。然而對於脫離群眾的某些官員來說,這些困難可是大得很。面對強硬拆遷戶時,野蠻女貪的文強式工作作風可謂恰逢其時。中國長期農村地區的落後使得強硬拆遷戶面對女官員專橫潑辣的工作方式一個個敗下陣來,沒多要一分錢就乖乖搬走了。這一下可給了女貪陞官發財的政治資本。為了盡快開發這塊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寳貝土地,原本掌控在省市領導手中的土地審批大權紛紛下放到順城區。一個「快」字引出了一大堆財務管理上的漏洞。在羅亞平第二任丈夫桂思本任職時,順城區國土分局還沒有權力直接經手錢,只具有審批大權。這樣,無論國土分局經手多少錢,也只能眼看著金錢直接進入財政賬戶。但到了後來有了下屬的土地經營中心這個單位後,情況突變,這個單位可以隨意收錢,隨意退錢,長期下去,自然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經受不住誘惑。因此,羅亞平能貪那麼多的錢,與其身處國土資源部門這個特殊領域並且財務管理混亂有極大關係。

三 缺乏監督卻又擁有相當豐厚的腐敗資本的肥肉單位被她牢牢抓在手中。

順城區土地經營中心就是被女貪官牢牢把握在手中的肥肉單位。這樣的單位直屬國土資源局但國土資源局又天高皇帝遠管不到;身處順城區卻又是一家自負盈虧的事業單位,地方各級領導當然也不好插手。可以說是一家無人監管的單位。然而這個單位卻又是一個擁有豐厚腐敗資本的單位。開發商和拆遷戶的每一筆資金交易都需要經過這裡。因此,女貪就可以既撈取開發商的銀子又榨取拆遷戶的好處。正是在這個單位,羅亞平創造了她的貪腐神話。僅在2007年1月、3月、 4月,羅亞平採用假補償、多補償方式,以他人名義騙取動遷補償款和盜賣動遷房,貪污1700萬餘元人民幣。短短几年,她就以這樣的方式貪腐6000萬元。身為國土局長的羅亞平2007年便擁有多達22套的房產。這些房產都在撫順市區,遍佈華南花園、格林書香苑和銀河灣等高檔社區,光是房屋市值就接近上千萬元,其中豪華裝修和昂貴家電還未算在其內。不知現在許多仍然買不起房的諸多朋友看了羅亞平如此貪婪地佔用緊張的房屋資源後是啥感想?

四 極力拉攏上級保護傘和下級保險箱織起的官員防護網使她自以為貪腐安全可靠,變得越來越肆無忌憚。

野蠻女貪在撈取到贓款後就立即開始尋找自己的上級保護傘。她的頂頭上司同為女幹部的江潤黎在她的金錢誘惑下,變成了她的保護傘。辦案人員在搜查江潤黎的家庭財產時查獲48塊勞力士等名牌手錶、253個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級名牌服飾和600多件金銀首飾。順城區區長張家春也被她牽連進來。區長大人的私人印鑒和順城區人民政府的公章竟然跑到了女貪官的辦公室。女巨貪當然不會忘記給自己的心腹好處,土地經營中心主任管飛、審批股股長於萍和報賬員蒲關輝都成了她的下級保險箱。這樣,女貪就苦心經營起來自家的官員防護網。

經過一番苦心經營的女貪官越來越肆無忌憚,拆遷戶和開發商通吃,終於逼反了拆遷戶,也搜刮痛了開發商。拆遷戶和她衝突時一刀捅透她的胃部,傷及肝部,差點要了她的命,而開發商的舉報讓她的貪腐聞名於中紀委。對她調查的結果讓中紀委都大開眼界。

然而女貪官畢竟比文強棋高一著,她死不認罪,而且她組織的官員防護網使她能咬出一個又一個腐敗同夥,這既可以確保其不死又吊足了人們的眼球,因為誰知下一個被她咬出的官員是誰?因此女文強案便拖了三年也沒能結案……

是不是我們一些潛伏的貪官因此心虛膽顫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