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妻子與情敵的睿智對話


雯,三十八歲,婚齡十年,是位全職太太,孩子媽媽,但依舊體態婀娜豐潤不減。海,四十歲,雯的丈夫,開有一家服裝公司,工作忙碌收入頗豐,但對家庭盡心盡責。芸,二十五歲,海公司的員工,也是雯和海婚姻裡的第三個人,美麗青春。一日,雯接到芸的電話說要和她攤牌,雯欣然赴約。在北京城東的一家咖啡館裡,妻子和「第三者」見面了,就有了以下的這段對話。

「我和海已經相愛一年了,我今天約你出來就是想告訴你這一切,希望你主動退出。 」芸說。

「我知道你們的事情,儘管我丈夫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他有了外遇。」雯說。

「海說你們之間早就沒有了愛情,就像左手握右手一樣沒了感覺,他之所以沒跟你離婚是因為親情。」芸說,

「海知道離婚就像是要剁去自己的一隻手,就算沒有了愛情,他也不想成為殘廢,何況,他要說愛我你又怎麼能愛上他?」雯說。

「沒有了愛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你為什麼還要死拉著不放,你已經是老女人了,男人總是喜歡年輕的女孩,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芸說。

「如果海也只喜歡年輕的女孩,那你也早晚也會被他拋棄,何況我的丈夫從來沒跟我提過離婚,我知道你們事情的起因,也是海因為有了你而對家庭更盡責了,對我更好了,所以現在的你還沒資格成為我的對手。」雯,輕輕一笑,端起了桌上的咖啡。雯事後說,那天她忘記了放糖,咖啡進嘴是從未有過的苦。

「你的自信不過是自欺欺人,或者乾脆就是自以為是。」芸,卻在雯的那一聲笑裡有些崩潰。

「我的這種自信,很大一部分來自於婚姻裡丈夫給予我的安全感,這方面你是不可能瞭解的。」雯說。

「我很愛海,相信他也是愛我的,希望你能成全。」芸的聲音裡有了傷感。

「可我丈夫因為有了你這一年來卻常常很疲憊,甚至連他摯愛的工作也受到影響。如果海跟我說他想離婚娶你,我很可能會成全他,我捨不得他在煎熬裡事業也盡毀,這是因為我愛他,而不是什麼成全你。」雯說。

「我大概明白海為什麼在我面前一拖再拖不去跟你談了,他甚至已經開始躲避我。」芸說。「你一定也很恨我吧,我成了你們婚姻裡的第三者。」

"我不恨你,倒是有些恨我丈夫,為了一已之欲欺騙了我也欺騙了你。」雯說。「你,我恨不著,只是以後你會因為曾經愛上過有婦之夫而恨自己。」

「對不起,我要回家準備晚飯了。」雯看了看表,起身站起。「今天的事情我不會告訴我丈夫,不然你們的關係只會結束的更快,而你現在還需要些時間。」

一個月後,芸辭職離開了海的公司,走時給雯發來簡訊說:「一切都已經結束,對不起。」雯回覆:「你的生活才剛剛開始,珍重。」那晚,海早早去接了女兒回到家,雯開門時,海還沒放下女兒就把雯也抱在了一起,逗得孩子笑個不停。吃完晚飯,雯對丈夫說想換個手機卡,因為有些人和電話需要刪除了。海說:「明天一起去買,我也需要換。」

一切都風平浪靜了,但曾經的暗流洶湧只有當事人最清楚,雯在知道丈夫有外遇的日子裡也倍受箭熬,瘦了十多斤,全沒有她面對「第三者」時那般的輕鬆。海也因為看到了兩個女人的痛苦,而良心倍受折磨,一度委靡不振。

但雯知道事情發生就不能逃避,如果圍城還值得守,那「狹路相逢,勇者勝」。在所有的外遇事件裡多數可能不如雯那麼幸運,丈夫還有責任心可以懸崖勒馬,芸也沒喪失道德底線,而雯還愛著丈夫並可以做到守口如瓶。

不要輕易去和那些庭院深處的女人們PK,即使你的愛至真至誠,而她們對丈夫的愛卻早已深入了那個男人的骨髓,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剝離的。何況,庭院深處的女人身上那種從容與恬淡,智慧與氣魄,沒有生活的歷練,男人的疼愛也是不可能達到的境界。

来源:網文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