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髮型師繼承傳統「三把刀」:我的美國夢很簡單


27歲對大多人來說,或許還是身處象牙塔的花季,又或者是剛進入職場懵懂的新鮮期,而對27歲的紐約華人阿榮來說,意味著作為一家理髮店的首席髮型師兼合夥人的責任和一個5歲兒子的父親角色。華人理髮師阿榮的故事,沒有曲折離奇的情節,有的只是簡單的奮鬥。阿榮說:「我的美國夢很現實,很簡單。」

從小混混到專業髮型師

出生在福建長樂的阿榮,13歲就過早地踏上了社會,和小混混們打架……準確地說,沒幹過什麼正經事兒。他不想讀書,就跑去理髮店開始做學徒,誰知他還就真的愛上了這一行,一幹就是14年。

現在回想起當年的選擇,阿榮還覺得有些慶幸。「你不知道!那時候沒有幾個人做這個的,不少人對理髮這個行業有偏見哦,沒人看得起。當時我爺爺知道我學這個,還罵我不幹正當行業呢。」

做了2年多的徒弟,成了師傅後,阿榮的手藝越來越受到肯定。一顆不安分的心加上已移民美國家人的動員,2002年,他移民到了美國。不過,不同於第一代移民孤身出國打拼,他的家族已經基本全都移民到美國了,大本營就在紐約。

父輩們的漫漫偷渡路

作為第二代移民,「偷渡」不再是一個諱莫如深的詞,阿榮坦然的說起家族的偷渡史。他說,他媽媽是那批最吃苦的第一代移民。當年他們空手來到美國,不懂英語,全靠吃苦耐勞的精神,男的在餐館、女的在衣廠打工,才在紐約生存下來。

問到為什麼父輩們前仆後繼的偷渡?阿榮哈哈一笑,毫不掩飾地說:「為了賺錢啊,以為美國遍地是黃金。」

他的父輩們鼓起勇氣走「出去」,打黑工,十幾年後拿出「衣錦還鄉」的派頭,花錢蓋豪華別墅,在同鄉羨慕的眼光中掩蓋偷渡、打工的辛酸。

相比第一代移民的辛勞,作為第二代移民的他非常知足。他說,能夠繼承第一代移民「三把刀」——菜刀、剃頭刀、磚頭刀中的剃頭刀,他的工作算是服務業中環境又好又相對輕鬆的了。

採訪到一半,已是夜裡十點多了,店裡還有客人在做頭髮,阿榮和店裡的夥計們叫了外賣,自己兌了點果酒,抽空吃起晩飯來。他說,他媽媽每天很早就得出門做工,為了不打擾她睡覺,他每天都在店裡吃了飯再回家。這樣也不會打擾還要上課的兒子,阿榮笑著說。

理髮是我的驕傲

雖然時不時的要加班,但想到是為自己打工就很值。到自己的理髮店,阿榮微笑中透出驕傲。實說,他的店面小小不起眼,不是仔細尋找似乎就要淹沒在燈紅酒緑的法拉盛中。不大的店面裡,幾面明晃晃的大鏡子在視覺上把空間擴充了許多,橘紅色的裝潢彰顯出時尚的氣息,牆上各種各樣的髮型照片沖人微笑,阿榮一邊拿著形狀特別的造型工具在客戶腦袋上揮舞,一邊與記者交談起生意經。

他說,來他這裡的好多客人都會跟他聊聊以前苦惱的「理髮史」。一位客人說,以前去美國人的理髮店,剪出來的髮型多半令人哭笑不得。一位年輕的女性朋友說,想去日、韓理髮店弄個時髦的髮型,但稍微動個剪刀都要價二三十美金以上,染燙就更貴了。中國城、法拉盛的理髮店倒是多,但是琳琅滿目的又叫人不知如何選擇,又不能一家家的試驗,這時候朋友的推薦就很重要了。說到這,阿榮自豪的暗示,他們店裡來的都是回頭客,手藝好才會有口碑。

問到在國內外理髮的區別,阿榮說,相比在中國理髮要求時尚,美國的客人更在乎髮型是否簡單好打理。因為在中國很多人都習慣在髮廊包月洗頭,造型都有師傅打理,所以髮型越時髦越好。而在美國,理髮不是那麼便宜,工作又相對較忙,一勞永逸的髮型更受到歡迎。客人一進門,他就會從客人的穿著打扮、談吐舉止上琢磨什麼樣的髮型適合他/她。設計髮型是阿榮說話的獨特方式,精心挑選適合的髮型,表達他的美發理念、他的快樂和他簡單的美國夢。

来源:辣椒城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