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妻子眼中的中國丈夫(圖)


日本,中日間的國際婚姻非常普遍,最近13年以來,在日本的中國人和日本人結婚數字,一直佔日本人和外國人結婚件數之首,2009年達13716對,不僅中國女子越來越受日本男子的喜歡,中國男子越來越受日本女性的青睞。

而日本女子為什麼願意和中國男性結婚,他們在相愛、結婚,以及一起生兒育女,培養後代的過程中,遇到了怎樣的艱辛與快樂,誤解與理解?不同的文化與語言的背景,是成為了他們生活的動力還是阻力,針對這些在中日國際婚姻中必然會遇到的問題,記者採訪了幾位華人男子的日本妻子,她們為記者講述了她們真實的故事和感受。

一、設身處地才能互相體諒

佐籐真生子是在日華人藝術家關山大拙的妻子。關山大拙告訴記者,他於1985年來日,1986年進入日本大學藝術系學習,他的妻子佐籐真生子是他的下級生。關山大拙和佐籐都是學彫刻的,刀、斧、電鑽、電鋸都是不可缺少的工具。但這些工具對一個女孩子來說,有時很難得心應手,有時用飛快的電鋸切割粗大的木頭,還是很可怕的。關山大拙是個喜歡助人為樂的人,看見嬌小的學妹佐籐有時力不從心,就盡量幫助她,一來二去,兩個人互相有了好感,而最終使他們走到一起的因素中,還有一段「小狗為緣」的佳話。

1993 年,關山大拙從日本大學畢業後,有一天突然接到學妹佐籐的電話,問他要不要小狗,說這條狗是在航空公園裡撿來的流浪狗。當時關山大拙和佐籐正處於「培養感情」的階段,因此一口答應了下來。晚上,佐籐又來了電話,問他養不養狗,在日語中,養狗的「飼」和買狗的「買」是同音的,大拙聽了電話不由地嚇了一跳,以為是佐籐學妹讓他買狗,他當時才畢業,還沒有找到工作,生活比較拮据。他不由得暗暗地想:這個學妹怎麼這樣會算計?早晨來電話還問我要不要狗,現在卻在問我買不買狗,在日本買一條狗,少說也要五萬,怎麼辦呢?思忖了半天,大拙想:現在正在培養感情階段,「准女朋友」說出一句話怎好拒絕,大拙一拍大腿,買就買了,他咬了咬牙,答應了佐籐。那天晚上學校裡開晚會,關山大拙對其他的日本人說起此事,那人立刻明白了大拙是將「餵養」聽成了「購買」,不由地哈哈大笑,當他向大拙解釋了這樁事情後,大拙不由的也開懷大笑了起來。

從此以後,佐籐常到大拙這兒來看狗,他們之間的交往也越來越密切,終於在1994年結成伉儷。我來到大拙家時,看到了他們的媒人,一條小黑狗,它現在已經11歲了,仍然活潑可愛,對人親切無比,很像它的主人們。

佐籐真生子對記者說:她現在正在美國生活,和大拙的母親住在一起。在日本的時候,她和大拙說日語,那時她沒有考慮過語言的問題。當時她認為:丈夫說日語是理所當然的事。雖然大拙來日本很長時間了,但是在微妙的地方,還是和日本人有差別的。在夫妻間遇到微妙的問題不能互相理解,不能完全表達時,就會生氣。這次來到美國,真生子需要用漢語和大拙的母親交談,她現在的立場和丈夫大拙一樣了,這才使她理解到:用一門外語和別人交流,是一件多麼難的事!她開始理解大拙,知道他克服了多少艱難,也從心裏感謝大拙,並覺得自己很對不起丈夫。

佐籐真生子說:現在她認識到,在國際婚姻中,必須理解文化和習慣的不同之處,就是同一個國家的人,也有習慣不同的,更何況是不同國家的人。

記者問真生子:在經濟上,中國和日本有一定的差距,您會不會感到在金錢感覺上你們之間會有不同點或齟齬?真生子說:因為我和大拙都是藝術家,和普通的上班族不同,收入是不固定的。有時會很節省,有時也會花得很多。

大拙在生活上不喜歡浪費,如他不喜歡明明吃不了還買許多食品,有時都變質了。還不喜歡買許多衣服,若沒有地方放就成了障礙物。我在以前買東西喜歡多買,但是和大拙結婚後,我覺得他的這個習慣是一個很好的習慣,也在這一點上向他學,不再買不需要的東西了。

記者問:在教育孩子上面你們是否會有什麼衝突? 或者是有什麼心得?

真生子說:我們現在已經有兩個孩子了,大女兒小草喜歡畫畫。她能發展成什麼樣子?現在還無法估計,因此我們對她的教育並不是教她什麼,而是讓她自由地發展,讓她充分展示自己的可能性。她畫畫也沒有什麼樣本,我們所做的工作就是給她準備畫畫的材料和工具,並不教給她什麼技術,顏色也只給她四種顏色,也就是紅、黃、藍、白四種,讓她用這四種顏色調出她自己喜歡的顏色。如果把所有的顏色都交給她,她就會失去調色的能力。

對於小草的弟弟,主要是大拙教他認漢字,把漢字做成卡片,像遊戲一樣,教他認漢字。他在沒上學前就認識了許多漢字,現在上學以後,學起來就非常輕鬆。

總之對這兩個孩子我們一般只要求他們做一件事就要做完,如小草畫畫時,畫得好壞暫且不論,但是一定要畫完。這種習慣也使他們在上學以後對於所有的學科都有一種「一定要完成」的意識,因此他們在學校的成績都很好。我們只要培養了他(她)某一方面的才能,其它方面的才能也能隨之成長,在這點上我和大拙是一致的。

二、談論與交流最能消除誤解

在日華人畫家、篆刻家瀋強的妻子佐佐木由美子對本報記者說:日本和中國是在歷史文化上有著深遠淵源的鄰國,日本有許多東西都是向中國學習的,受到了中國很大的影響,因此才有了今天的日本。可是因為國家不同,語言和習慣也不同,在婚後的生活中,由于思考問題的方法和做事方法的不同雙方付出了很多的辛苦。我們夫妻對於相互之間的不同點是在相互承認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經常在一起商談、討論。由於是在日本生活,我丈夫在學習日本文化和習慣方面非常努力。今天在這裡我就不一一列舉了。總之,最重要的是,無論在什麼樣的場合,都必須強調敞開心扉,無論什麼事都在一起商談、討論。在一起討論,看起來有點兒像打架似的,但是因為我們愛著對方,是為了相互理解才在一起討論的,這其實也是兩個國家的接近。對於同一國家的人來說,由於語言100%聽得懂,習慣也都理解,可能不這樣經常商談、談論、交流也可以,但是對於不同國家的夫妻,經常交談就顯得尤為重要。

現在在中日之間,存在著靖國神社等難題,但是和從前相比,能自由交換意見的電視節目也在不斷增加。重要的是首先要多創造能夠敞開心扉交談、交流的場所,而且知己知彼,互相理解是非常重要的。

日本和中國如果建構了真正意義上的友好關係,一定會有美好的將來。

我覺得中國人丈夫的優點是:1、幫助妻子做家務,如燒菜、洗衣服、收拾房間等。

2、因為丈夫不知道日本那些繁難的習慣,我也覺得很輕鬆。

我所不喜歡的地方是:寵孩子。在日本,家庭教育就是教小孩禮節、禮儀,這是非常重要的。我一讓孩子對各種事情要多加注意時,他就反對,說我管得過嚴,小孩幹什麼他都不說。比如說在吃飯的時候,在日本剩飯是非常沒有禮貌的事,對於做飯的人和生產糧食的農家都是失禮的行為,都說這是要受到報應的,但孩子剩飯他也不說。

三、我的中國丈夫的最大優點是勇於道歉

鈴木女士對本報記者說:我以前有過一次不幸的婚姻,後來離異了,離異的原因並不是我們互相間有什麼對不起對方的事情,而是由於性格不合。我的脾氣不好,對方的脾氣也不好。我們經常吵架。其實吵架也沒有什麼,夫妻間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是雙方的脾氣都很壞,各不讓份,也都不承認自己錯了,因此往往是因為很小的事情吵架,最後不斷升級,不是動了手就是長期冷戰。我們兩人都有工作,本來在公司就各自有很多煩惱,回到家中又總是橫眉冷對,搞得人生真是很黯淡。不久我們就協議離婚了。

後來我遇到了我現在的丈夫,中國人小龐。他在一家計算機公司裡做計算機工程師,我們公司常有活兒找他們公司做,一來二去,我們就熟悉了。我覺得我們性格很合得來,我們也很快開始戀愛了,但是由於我有過一次失敗的婚姻,我怕了,怕我脾氣不好,傷害小龐。後來他主動向我求婚,我很猶豫,我告訴他,我的性格沒有那麼溫柔,我怕自己傷害他。沒想到他不但沒有責備我,反而鼓勵我說:只要真心相愛,一切都可以改變。

就這樣我們結婚了。雖然我怕傷害他,極力壓抑著自己的脾氣,但是我們還是有許多矛盾,加上互相並不能100%聽得懂對方的語言,使我有時還是要發怒、爆發。一個發了火,對方老老實實地當你的撒氣桶的事情是極少的,這樣我們就吵了起來。

但是使我驚訝的是,我們雖然為小事吵架,但是不會像我前一次結婚時那樣不斷升級或長期冷戰,因為我丈夫在我們吵完架以後,不管錯在我還是在他,他都會很快向我道歉,說他態度不好,今後會改正。有時他還會給怒氣沖沖的我倒一杯熱茶放在身邊。他這樣一來,我的氣馬上就消了,我也馬上向他道歉,於是夫妻和好如初。

因此我非常感謝我丈夫,他教會了我解決夫妻間的矛盾的辦法。夫妻間吵架,本來難分對錯,也不會有人來給你們裁判,而要把愛情進行到底,要得到家庭的和睦,最好的辦法就是互相勇於道歉,這是我丈夫用行動教給我的生活的藝術。

四、世界在婚姻中拓展

池田先生是在日本經營公司的華人,他的夫人池田夫人對記者說:和中國人結婚,我感到很幸運。我們在文化上很相似。我也經常去中國。中國人家庭成員之間的聯繫很緊密,每次回去,我們都受到非常溫暖的接待,吃的東西也非常好吃。和我丈夫結婚使我覺得世界在不斷擴展。

我曾在廈門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留學4年,因此會說中文。我是在理解中國的基礎上結婚的,因此我們之間基本上沒有什麼文化上的衝突。

在經濟問題和金錢感覺上,我們沒有感覺到有什麼齟齬,因為我丈夫的家庭是比較富裕的家庭。

在教育孩子方面,是我這方面比較嚴格,而我丈夫認為:是不是不這樣嚴格也可以呢?

公公和婆婆也來過日本,我和他們相處得也很好。在吃飯方面,我也能和他們相配合。比如說他們早飯願意吃粥,我就和他們一起吃粥。我工作回來,他們已經為我們做好了飯,在買東西的時候,我們就一起去商店買東西,我和公公和婆婆相處得很愉快。

通過這一系列的採訪,使記者對中日間的國際婚姻有了一個新的認識,雖然從總的方面看,中日國際婚姻離婚率較高,但是也有相當一部分中日間的國際婚姻,由於夫婦雙方的共同努力,他們超越了語言與文化的不同,並在這個卓越的超越過程中加深了感情,更加相愛。更重要的是,他們互相培育了耐心而細心地互相傾聽、互相承認、互相理解的心靈和性格,他們並沒有在語言的障礙和文化的衝突中愈行愈遠,而是通過克服障礙,超越衝突在對方身上發現一個自己未曾見過的新世界,這個世界由於相愛而愈拓愈寬,愈來愈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