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男子單騎走天涯 13年獨行30萬公里(圖)


單騎走天涯
「單騎走天涯」的郭福喜近日抵達廣州。

據廣州日報報導,從1997年開始,歷時13年,行遍全國2524個市縣,獨行30萬公里。最西,他去過新疆喀什,最北,他到過黑龍江漠河。雙腿萎縮,失去行走能力的殘疾人郭福喜駕著手搖殘疾車的「自虐」周遊之舉,是為了向世人證明:「正常人可以做到的事,殘疾人一樣可以做到,殘疾人也可以自立自強」。

等走完全國所有市縣之後,他想申報吉尼斯世界記錄,成為全世界「走遍」地點最多、路程最遠的殘疾人。

10月16日,記者聯繫郭福喜時,他正好到達了廣州。為了節約住宿費用,他在睡袋裡度過了一夜。他對此早已習以為常:「這13年來,大約有三分之二的時間要睡睡袋。」

這一站:廣州!

這些年來,他從未回過家,一路走過湖南、廣西、海南、貴州、雲南、青海、新疆、甘肅、寧夏、內蒙、吉林、遼寧、福建、江西……陪伴他的行頭簡單但卻完備:除了一輛形影不離的殘疾人手搖輪椅和一個厚實的睡袋,還有一輛殘疾人專用的三輪摩托車,兩個麻袋:一個裝著厚衣服,一個裝著修車備用的零件和工具。

走在路上,他總是很顯眼,三輪摩托車車牌上張貼著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扶殘助殘,挑戰吉尼斯」。他告訴記者,本來車上還插有兩面大旗,一路顛簸,被風吹走了。

平時,他只用手機和外界保持聯繫。他還隨身攜帶兩個厚厚的文件袋,裡面裝有他所到地的政府蓋章證明,還有一路上免其食宿的賓館、招待所的證明,以及各地報紙的報導。他說,這些都是他行走的「見證」,是他最寳貴的財富。每每遇到颳風下雨,他寧可自己淋濕,也要保護好這些資料。

因為走過的地方太多,這兩個文件袋遠遠裝不下,一大部分都陸續寄回了老家。他說,特別希望能在離開廣東前,買到一份報導自己的報紙。他來得正是時候——廣州即將迎來亞運盛會和亞殘運會。

再續廣州前緣

十幾歲雙腿便萎縮、失去行走能力的郭福喜身世坎坷。

1971年5月,郭福喜出生於湖南省常寧市關嶺鎮龍堰村的一個普通家庭。健健康康的他中考結束後,突然被診斷出「亞急性內風濕」。短短几個月的時間,郭福喜腰椎以下的肌肉就全部萎縮了,從此失去了行走能力。突如其來的打擊對於一個花季少年來說,尤其殘酷。

收到夢寐以求的湖南師範學院寄來的錄取通知書,郭福喜明白,這一切都已不屬於他。他轉到湖南殘疾人中專職業學校,慢慢適應殘疾人的生活,學得一技之長。

1994年,郭福喜中專畢業,他沒有自怨自艾,搖著輪椅獨自南下闖蕩。在朋友的幫助下,郭福喜很快在廣州市海珠區開辦了一家釘珠廠。憑著一身的闖勁,他的生意蒸蒸日上。幾年下來,他賺到的錢不僅清了當年治病欠下的債務,還在老家蓋了一棟房子。1996年,當地一名女青年被郭福喜身殘志堅的精神所感動,瞞著父母與他結成連理。

1997年7月1日,郭福喜做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他賣掉了釘珠廠。「這個想法我醞釀了好久,我一直夢想通過車輪丈量世界,一睹祖國的大好河山。同時向世人展示殘疾人不畏困難的勇氣,並激勵更多的殘疾人朋友,不要向命運低頭,正常人能做的事,殘疾人也能做到;正常人不敢做的事,殘疾人也敢做。我常常安慰自己,與那些先天殘疾的人相比,我還是幸運的,起碼我享受了16年正常人的生活。」

一路艱辛走過

郭福喜所經歷的困難,是常人難以想像的。他的腿腳完全沒有感覺,行走全靠兩隻手臂。晚上,他要把自己移進睡袋,露宿路邊,然後把手搖殘疾車收起來綁在三輪摩托車背後,把車上所有的行李都堆放好。早上起來再收拾好睡袋,駕車出發。

最困難的是遇到颳風、下雨、下雪,他說自己穿壞的雨衣已經不計其數。

「出門在外,什麼情況都會碰到。有好人也有壞人。」郭福喜還有一次乞討的經歷。有一次經過安徽黃山,天有些暗,還下著雨。突然有人從後面衝上來,搶走了他身上所有的錢和手機。他急忙護著自己的「證明」說:「錢全部都拿走吧,這些對你也沒用,留給我吧。」

身無分文的他餓了一天的肚子,到了晚上實在沒力氣搖車了,忍不住來到一家餐館前,請老闆給點吃的。這也是郭福喜唯一一次讓他臉紅的「乞討」。店老闆認出他是新聞報導中的郭福喜,免費為他提供了一頓晚餐。

不過,他從不接受好心人的交通「施舍」。他說,有一次搖著輪椅登上了海拔6000多米的唐古拉山脈,由於缺氧昏迷了過去。路人好心給他吸了氧氣,要求用車送他下山。郭福喜執意拒絕了好心人的建議,堅持靠自己走完全程。

眼前的行頭,已經是他的第五部手機、第八輛車、第二個睡袋。遙想當年辦企業時,他在餐館被當成了乞丐,給了他兩元錢。郭福喜就渴望能用實際行動為殘疾人爭光,繼續前行。

好人助他一路前行

在肇慶的一次經歷,讓他更深刻地認識了廣東。今年9月份,他走到了肇慶鼎湖山,搖著殘疾車正在路上走,一輛路過的轎車在他旁邊停下詢問,得知郭福喜也要去鼎湖山,車內的人留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說是鼎湖山坑口街道辦事處的工作人員,囑咐郭福喜上山後一定要打電話聯繫他。

郭福喜覺得不便打擾,就沒有遵守約定。「沒想到這個人到了晚上還在街上找他。找到我之後,還免費為我安排了食宿。

面對走過的路,郭福喜坦言,也有打退堂鼓的時候。 2002年,郭福喜搖著輪椅,沿滇藏公路進入西藏,只帶了壓縮餅乾和水。在西藏波密縣境內的一條高原山路上突遇泥石流,前後的路都被封住了,別無他徑。

郭福喜被困了一個星期,每天靠餅乾充飢,渴了就抓把雪塞進嘴裡。幸虧打通了救援電話,才撿回了命。那次,他有了回家的念頭。「但是轉念一想,有這麼多好心人的支持和幫助,一定要走下去。」他歷時3年走完西藏,手都起了繭,每當一個人在山谷中露宿時,他也會感到孤獨和害怕,但這更加堅定了他走下去的決心。

他算了一筆賬,13年的時間,差不多花完了自己的6萬元積蓄,但正是各地好人和政府的資助和住宿方面的支持,他才能行遍全中國。

明年申報吉尼斯記錄

廣東是郭福喜在內地的最後一站,他的下一站是香港。

有些遺憾的是,他暫時沒有機會踏足寳島臺灣,他希望能早日給自己的全國行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現在正在跟臺灣方面溝通。如果順利,明年就可以結束全部行程,申報吉尼斯世界記錄。

之後的人生,他要用來補償家人。對這種「自虐式」的周遊,妻子從未反對過他。 1997年離家之後的每年春節,妻子都會從家鄉趕到郭福喜行走的所在地跟他團圓。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