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為什麼不給劉傑作主?

2010-10-22 09:25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正值10月19日,聯合國和28個國家的人權官員,在中國舉行人權研討會之際,中國黑龍江省的訪民劉傑,卻通過海外媒體發出一封公開信,她說,開會是大快人心的一件好事,希望這次研討會促使中國政府改善人權,讓國家最高領導人,清醒地認識到侵犯中國訪民人權的行為,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他們不要只說好話,不做實事!她根據國際人權公約和《聯合國憲章》的相關規定,對胡錦濤,溫家寶等國家領導人提出控告,緊急呼籲聯合國和各國人權事務官員在中國召開的人權研討會有所成就,促使中國政府嚴懲侵犯人權的行為!我想,兩個月來8次呼籲政改的溫家寶,假如讀過這封信,是否也與我一樣,夜裡不能安眠?

我沒有條件核實劉傑信裡所陳述的內容,但黑龍江省是以前經常光顧的地方,它離北京較遠,而遜克縣又地處中俄邊境,是黑龍江省的偏遠角落,如果心裏沒有難以化解的冤屈,沒有痛徹骨髓的悲傷,他怎麼能堅持得那麼久,一次又一次地控告和上訪?如果她對共產黨不存在期盼和幻想,她怎麼能鍥而不舍地給胡錦濤,溫家寶寫信?據說,溫總理也做了批示,黑龍江的各級官員也有深入調查,研究解決的跡象,但至今也沒有公正的結果。卡住瓶頸的東西究竟在哪裡呢?這不單單是劉傑一個人苦思冥想的問題,也是更多的訪民夜裡輾轉難眠的癥結所在,在我看來,所有的一切都歸罪於中國的政治制度。

訪民是什麼?是這種落後僵化制度上可憐的玩偶!政府用這種華而不實的政治設計,吊起一個個流油的燒餅,彷彿在喊:你們來裹腹吧!但成千上萬的飢寒交迫的訪民,就算不累死餓死在旅途之上,也難以在皇城腳下,找到梯子,而制度的雲梯還在官員手中掌握,只是官員變了姓名而已。換句話說,訪民把生活的全部希望,把對小貪官的不滿寫成狀子呈送大貪官,並將所剩無幾的盤纏消耗於跋山涉水的路上,但他們並不清楚,小貪官的權利是大貪官授予的,大貪官正是訪民受苦受難的根子,因此,與其說信訪辦是一級政府部門,不如說是一隻騙人的花瓶,形象地講,是玩死猴子的鐵籠子!

多年來中共一黨執政的毒瘤上,滋生了無數個這樣的「細胞籠子」,訪民劉傑等人就是被卡在這裡的可憐的中國屁民,連溫家寶也救不了她,因為溫總理可以第一時間趕往地震的汶川月秀鎮,那樣做是表明人與自然決戰,並不觸及社會肌體上的病灶,但假如他第一時間親臨信訪辦,為那些訪民做主,那就觸及到了人與人,人與社會之間的矛盾,也就碰到了與其直接關聯的「毒瘤」的疼處,儘管溫家寶比其它的更為專橫的官員要開明一點,但也不敢越雷池半步,所以,在這個網際網路的時代,我不相信溫家寶看不到劉傑的帶著血淚的信件,也不相信愛流淚的總理不動心,我更不相信黑龍江省的各級官員中,沒有同情劉傑的好人,但不幸的是,這個制度已經死了!死得沒有一絲生機,死得沒有一點效率!死得沒有一點希望!

在我看來,中國一切的社會問題都充分表明,是沒有監督與制約的政治制度,出了大毛病,而這種制度正在突飛猛進,它的確能最大限度地提高經濟指標,也能大力發展生產,而且,還不同程度地改善了老百姓的生活,但很不幸,繁榮的表象建立在官員對人權踐踏的基礎之上,假如你是手裡有權或有錢的人,即是強者,你可以藉助制度的東風為所欲為,踐踏它人;你如是大多數無職無權的窮人,即是弱者,就只能被別人欺辱,而每個人的命運都可能由某種因素促使忽然轉變,如果由強勢轉為弱勢,立即就會落得像劉傑一樣的悲慘下場,試想,她當年是一個承包了不少土地的畜牧養殖場的老闆啊!但今天呢,猛如餓虎的基層官吏無視國家法律,不僅一夜間就吞掉了她的財富和夢想,而且關押了她18個月,打殘了她一隻眼!一貧如洗的劉傑,正成為中國新一代最典型的訪民代表,把最後的希望投向了遠在美國的聯合國,其實,她已經落伍了,參加「麻雀行動」的上海訪民胡燕,和武漢訪民陳緒興等人,已經在聯合國總部門前抗議了很久,但中國政改的大門依舊緊緊地關閉!這說明中國的事情必須自己解決,美國等西方國家解決不了中國的問題!

在我看來,如果是在法制國家,劉傑犯不上去找溫家寶和胡錦濤,但中國的主持公道的法院在哪裡呢?!劉傑找法院有用嗎?劉傑說,北大荒集團國有企業所在地的法院,是由同級政府財政開支的,不能主持公平正義!我想,既使不用農墾系統發工資,公檢法在政法委的一元化領導下,也不會為劉傑做主,這就逼得她求告無門。假如是在加拿大,誰會為了一件具體的經濟糾紛,去找總理哈珀呢?去找法院打官司足夠了,因為加拿大的司法系統是獨立的,而中國卻搞了一個法院和信訪辦並存的制度設計,似床上架床,但都好看不好用!難道溫家寶在「仰望星空」的時候,沒有看到加拿大的美妙和公平之處嗎?

實際上,與劉傑比較,溫家寶活得也並不輕鬆。他應當知道,假如他和胡錦濤不在最後的兩年裡,改變一黨執政的體制,緊隨其後上來的繼任者,未必能使中國的制度之毒瘤不擴散全身,更專橫的官員可能抓住溫家寶兒子的把柄,將他也搞成屁民,如同當年慘死的劉少奇一樣。到那時,他上哪裡去上訪呢?他和訪民劉傑的區別只有一點:劉傑還可以進出京城,但溫家寶連中南海的大門都未必能走出,想想前任趙紫陽被軟禁多年的下場吧!這樣可怕的生活離他只剩下700多天了!因此,我奉勸溫總理,不要坐失良機,不要只是批批信件,耍耍嘴皮子,拿出一點勇氣和實際行動來吧,為了億萬屁民,也為了你自己!

2010年10月19日於多倫多

{作者附言:請有心人幫助劉傑,她1952年1月3日出生,原籍黑龍江省農墾遜克農場。現無住所,流浪北京乞討上訪。身份證號232625195201031522,聯繫電話:13264035945。 })

(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来源:RFA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