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永保我們如水的純清(組圖)


女人,永葆我們如水的純清

女人,上帝天造地設的男人的管理教化者,太極圖裡那如水的陰柔純清。

世間的事情千變萬幻,幻不出男女二像的相生相剋、相反相成。曾經,母系的社會在這個地球上延續了亙古的歲月,女人的祖先用愛與直覺統治世界,調諧陰陽,衍繹進步:那是一個什麼圖景?雖然現代的人已不得而知,卻在歷史那個遺存的地層裡少有槍刀干戈的出土,罕有纍纍戰骨的累積,祥和也就是自然而然的結論。

女人,是上帝愛的使者,愛的荷光者,通過女人,上蒼將他的慈悲變得可知、可觸、可感。

女人,又是造化唯美的傑作,上蒼雖然造了無數的花兒、鳥兒來映襯這造化的精靈,男人們卻發現再美的花兒也比不上純潔女人幽然的一笑。當海倫的美博得全體元老院長老們的尊敬之時,一個民族國家為你再回祖邦不惜十年戰爭!

在女人的旗幟上,上帝一度慷慨地寫下了他無上崇高的美德:溫柔、善良、恭敬、儉樸、謙讓,延展的乃是大地的生生不息,厚德載物;承接的乃是大海的深厚淵廣,忠貞自尊。居上位,則母儀天下,子愛黎民;居下位,則相夫教子,以真純無求、守德如玉而博得萬千男人的尊敬,英雄豪傑的景仰。

岳母刺字,陶母割發,孟母三遷,孝莊隱忍,昭君出塞,木蘭從軍……女人,你不需以剛強見長,只以柔韌擔天,不以豪語留世,卻將一股萬古不磨的柔愛暖化這茫茫江天,就足以征服男人為你創造令人心動的輝煌。

如果沒有你,歷史將會缺少多少精彩,許多事情也就沒有辦法想像;如果沒有你,世界將會變得礁石一般僵硬,男人們會活得無趣而索然荒唐。

雖然,一度男權的社會裏,你有過太多的罵名,有過狐精的妲己用你的形弄出「紅顏禍水」的恐懼流延,那只是個別的你,偏離了上帝要你承載的本來操守,你功利了,你貪圖了,影響到後來,你忘記你最了不起的力量,僅在於守住你的天分,你的溫柔,你的無求而自得。於是,你因在內裡丟失了純柔之光,而在外部收穫了諸多暗箭與槍痕。

一個社會的女人集體意識境界,其實決定了一個社會男人的價值取向的基本面。

如果一個社會最傑出、最美麗、最有風度的女人群體喜歡的是翩翩君子,男人就必然去做「鐘鼓樂之」、「琴瑟友之」的高雅事;如果女人們喜歡的是剛腸激發的豪傑、樂於助人的真誠君子,不欺不隱的正直之士,見義勇為的仁者,男人必孜孜以求之,寤寐以思進步。

但如果女人喜歡的是物質和慾望的享受,男人當然拚命去撈錢,為了得到最好的女人,甚至不惜鋌而走險。然而,沉溺在自私狹隘泥潭裡的女人,一時的滿足過去,人的愚昧屬性滋長出來的動物性慾望自然會複製滋長無窮的妒嫉、爭鬥的心向,一旦失去女人生命群體的自持法則,一旦男人發現其夢寐以求的女人不過如此的時候,甚至發現女人可以用錢來購買的時候,男人將失去精神向上的動力而頹廢,帶來的副面作用就是把女子當做玩物,因為他們有的是錢。於是,一場場的選美、模特盛會不是提高了女子的地位,一種淺薄的展示帶來的乃是群體價值的更其淺薄,附帶的就是男人更加的不尊重。於是女人地位,不可避免進一步邊緣化與沒落。

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曹雪芹先生一語破的啊。泥做的男人儘管用力擺著他們社會的種種造型,卻不能不受女人溫柔的滋養,否則會風乾垮掉,敗落成塵,不是說:「終身的所有也不惜剎那陰陽的交流」嗎?

然而啊,女人,我們如何守護我們天賦的生命靈雅呢?你是男人的血,是男人靈魂的粘合劑,怎麼放棄了這最神聖的天賦使命呢?

如果男人身上流的血與水都已經骯髒,你不要怪他為何無情無義,癥結正在自己身上。你們地位可能靠他們來賜與嗎?如此去做,你必失去自尊,要來的尊重,永遠不是尊重,頂多是可憐。

那麼你們的地位可以靠武力來爭取嗎?你又恰恰用了自己最不擅長的方式來爭取你的生存。何不返歸上蒼天賦的靈秀,回歸你溫柔的本來,「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多好!誰見過美麗的山水打廣告?人為什麼會留連忘返呢?大自然不是在一再一再地教化女人嗎?怎麼數百年來一再找錯了老師!

人生有多個層次,多個階段,能夠始終守住心中純清溫柔的女子,必然在其每一個年紀階段,都有風華萬千的表現。

女人,永葆我們如水的純清

人常說:「自古紅顏多薄命」,那是男人站在自私的本位上對女人的投影。

女人,如能自持自己天賦的優勢,不須金戈鐵馬,只要以你的品位、氣度與不學而會、不矯而能的溫柔,就能夠融解男權世界的結構性緊張,煥發世界的春天。

埃莉諾·羅斯福,美國偉大的第一夫人,一生正是以身證明了女人在任何年齡階段都可以葆持她的獨立尊嚴、價值與生命意義的。她說:「偉大的頭腦裡只裝著思想,平庸的頭腦裡只裝著事情,渺小的頭腦裡只裝著人。」

偉哉,埃莉諾!事實上只要如此去思去行即證偉大的生命之程!

如果要問:物慾至上的時代,人類如何救贖自己的心靈?我知道的答案,對女人來說,就是女人優秀起來!這一條自救之路也是救世之路。特蕾莎修女一生正是展現了一個平凡女性喚起良知的偉大力量,今天,如果每個民族的女人,都能夠回歸其本民族最好的價值觀上去,則男人世界立即不勸而自好。

那些以裸、以色相、以縱欲為表徵的女人們為了一點浮世的名利,爭相佔據男人的視界,這決非女人之福,這種墮落帶給女性的極大傷害,正是危及女人的生存方位,進一步邊緣化其在整體社會經濟生活中的位置。則全體渴望女性尊嚴平等的女人都應攜起手來,向這種行為說「不」!

當優秀的女人群體拒絕為妒嫉、金錢的誘惑而將女性的美麗、含蓄、善良、貞潔的美德賤賣,當她們形成一個正向的自組織、自維護的集體意識系統的時候,這個天造地設的世界另一極力量必然會展示其偉大的合力。

而每一個志在擁有成功人生的女子,真的為了維護自己善良、天德而獨立起來,世界就會為你喝采,當然包括著真正優秀的男人!

女人,永葆我們如水的純清

女人最高的境界,絕不是贏得男人的一時情愛,而是男人心底裡深深的佩服與永遠的尊敬,這就是「仁者無敵」。

男人以胸懷和能耐達到,女人以胸懷和溫柔善良的徹底來做得。

岸柳輕漾,岸石剛強;太陽恆照,月亮柔光;壁立千仞,海納博滂。

《易》文言曰:一陰一陽之為道。

又曰:「元、亨、利、貞」。不忘記在利益與愛慾之河中,上帝在考較著女人的品性,最終以給其元(德品高尚)、貞(永免於惡)的救贖。

那麼,女人,讓我們先認識自己這個上蒼給的不變的尊位,從我們每一個女人做起先歸正自己,自然不戰而勝歸正男人,男女太極陰陽合諧,自然歸正社會,世界必重新漾起新的《關雎》與《在水一方》!

當我們重新純清了自己,做回了本色,且看這二維的人間圖畫裡,在推動著一個如何美妙的輪旋!

男人通過征服世界而征服女人嗎?

女人通過征服男人而征服了世界!

這個征服,不用色,用本色之愛。

這乃是女人的進步,世界的大幸!

女人通過征服男人而征服了世界!

這個征服,不用色,用本色之愛。

這乃是女人的進步,世界的大幸!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