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體制內溫和派將再次佔據上風?(圖)


2010/11/02/20101102221140750.jpg

內容摘要 : 中共體制內所謂的「溫和派」和「強硬派」之間的區別,不是說最終的目標有別,他們之間的區別,他說,在於哪種方式最可行;事實已經證明,強硬派的作法在國際上行不通,給中國總體利益帶來損失,因此,溫和派的觀點將再次佔據主流。

今年初以來,外界普遍認為中共在外交上展現出咄咄逼人的態勢,但是,介於國際間的反對聲音越來越強,中共方面是否會改變這一態勢?澳大利亞獨立研究中心 (Center for Independent Studies in Sydney)和美國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高級研究員約翰.李(Dr. John Lee)和其他一些學者都認為,中國最近在外交上表現出的強硬、不靈活、缺乏智慧,是一時的,而不是「常態」,外部世界將逐漸看到中方回到相對溫和、穩步發展的程式上來。

約翰.李認為,中國體制內的溫和派將再次佔據上風;與此同時,他強調說,中國體制內所謂的「溫和派」和「強硬派」之間的區別,不是說最終的目標有別,他們之間的區別,他說,在於哪種方式最可行;事實已經證明,強硬派的作法在國際上行不通,給中國總體利益帶來損失,因此,溫和派的觀點將再次佔據主流。

*用強硬派觀點來試探*

在一些分析人士看來,外交和軍中的強硬派在中國外交政策的制訂過程中,似乎佔有越來越顯著的地位。但是,美國理士滿大學(University of Richmond)政治學系主任王維正教授(Vincent Wei-Cheng Wang)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軍方強硬派所發表的言論,有人以為是單純的、孤立的事件,但是在中國,軍人並沒有自由發言的權力,所以那實際上可能是中共政府通過一些信息的釋放,來試探外界的承受力到底有多大。他舉例說,在南海問題上,如果針對中方所說的整個南海都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國際間沒有挑戰的話,那麼,這一論點即成為不可爭辯的事實;另一方面,假如這一論點在國際間碰到很大的阻力的話,那麼,官方可以退後一步,說那只是具體某個人的說法,並不代表整個國家或者是政府的觀點。

王維正教授說,他比較同意這樣一種觀點,即隨著綜合國力的提高,中方迫切希望在國際上得到更多的重視和尊敬,擁有更多的話語權,而且從一個國際秩序的單純「受眾」轉變成為國際秩序的塑造者之一。就目前來講,他說:「我覺得中國可能覺得還沒有到像武俠小說裡所講的‘亮劍’的時候,所以最好還是把劍給收回去。」

*對‘和平崛起’的疑問恐難消除*

王維正教授認為,即便中方希望改變前一段時間外界所看到的那種咄咄逼人、但是實際上沒有給中國帶來實際好處的策略,轉而繼續韜光養晦,外界如今對中國「和平崛起」存在的疑問,恐怕已經很難消除。

王維正教授說,為了安撫鄰國,中方在外交術語上可能會盡量在諸如南海等問題上,強調航行自由權、共同開發資源、和平解決紛爭,等等,但是在外界看來,這些都是外交術語而已;他說,中國在實力日漸豐厚的同時,希望有所作為,這是其他國家都看得很清楚的。

王維正教授說:「怎麼樣做,才能讓其他國家再度相信中國(的誠意),我覺得很困難。除了外交上(類似和平崛起)的詞語多講一些的話,也許在推動自由貿易和經濟一體化方面,再努力一點,增加一些高層互訪,但是這些都改變不了軍事上想要變成亞洲地區最主要的強權這一趨勢。」

*很難跨越意識形態領域的鴻溝*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的國際關係學教授弗裡德伯格(Aaron L. Friedberg)說,中國體制內有一些人可能意識到最近的外交舉動沒有帶來積極的效應,但是,體制內似乎也有一些人,在這個問題上是麻木的、或者是盲目的,繼續低估美國及其盟友的戰略思維,如此一來,結果可能是,中國的總體反應可能與國際社會的理性期待格格不入。

弗裡德伯格教授星期一 (11月1日)在美國外交政策研究所(Foreign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主辦的以東亞戰略為主題的研討會上說,現在有一種說法,「中國不再是共產主義體制了,所以美中兩國在意識形態領域不存在爭執了。」但是,他本人並不同意這種說法。

弗裡德伯格教授說:「我認為正好相反;我認為,中美之間目前在意識形態領域、在體制方面,仍然有著很深的、抹不去的鴻溝;簡單地說,美國的民眾永遠也不會完全相信、或者是信任一個在他們看來壓制自由的政府、政治體制,這是一種根深蒂固的理念,而這種想法決定了美中兩國的合作的可能性,將是有限的。」

弗裡德伯格教授說,從中方、或者是中共政府的角度來講,他們也不相信美國,而是認為美國從根本意義上講,是要推翻共產黨一黨專制的;弗裡德伯格教授說,中方並沒有估計錯。

*有限的合作*

他認為,中美兩國從官方意義上講,合作的成分並沒有像所說的、或者是從某些方面表現出來的那麼廣泛或者是具有實質性;甚至像氣候變化這些議題,彼此之間都有很多矛盾,在北韓問題上、今後在伊朗問題上,兩國政府的觀點和立場很可能不是越來越吻合,而是越來越相左。

弗裡德伯格教授說,如果中國經濟增長的勢頭依然強勁,但是體制不變、仍然維持一黨專制的話,那麼,雙邊關係中的競爭因素會越來越顯著,而合作的遠景將日益減少。
 

来源:VOA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