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貪官,反貪官,越反越貪


國歷史上貪官不絕如縷,代代都有大貪巨姦。為何貪官難以根除?如果看看《宇文泰、蘇綽問對錄》,或可看出些端倪。

宇文泰,一般人不太瞭解,這可是中國歷史上鼎鼎大名的人物,字黑獺,代郡武川(今內蒙古武川西)人,鮮卑族,西魏王朝的建立者和實際統治者,西魏禪周後,追尊為文王。前人評價說宇文泰兼有曹操和劉備之長,也就是說心黑不讓孟德,臉厚豈遜玄德。他手握西魏王朝權柄,殺罰己出,但自己並沒有做皇帝,而是把帝位留給了兒子,這一手和曹操還真有點相似。就連他的長相也和劉備有一拼,也是大耳垂肩,手長過膝,說他兼有曹操和劉備之長,也不算過譽之語。

當宇文泰模仿曹操,作北魏的丞相而「挾天子令諸侯」之時,遇到了可與諸葛亮和王猛齊名的蘇綽。這蘇綽也是一號人物,深通人情世故,宇文泰向其討教治國之道,二人在密室中促膝長嘆三日三夜。宇文泰問蘇綽如何牢牢掌控官吏。蘇綽說:「用貪官,反貪官」。宇文泰大驚,問蘇綽何以如此?蘇綽答:「你要想叫別人為你賣命,就必須給人家好處。而你又沒有那麼多錢給他們,那就給他權,叫他用手中的權去搜刮民脂民膏,他不就得到好處了嗎?」

宇文泰問:「貪官用我給的權得到了好處,又會給我帶來什麼好處?」蘇綽答:「因為他能得到好處是因為你給的權,所以,他為了保住自己的好處就必須維護你的權。那麼,你的統治不就牢固了嗎?你要知道皇帝人人想坐,如果沒有貪官維護你的政權,那麼你還怎麼鞏固統治?」宇文泰恍然大悟,接著不解的問道:「既然用了貪官,為什麼還要反呢?」蘇綽答:「這就是權術的精髓所在。要用貪官,就必須反貪官。只有這樣才能欺騙民眾,才能鞏固政權。這有兩個好處:其一、天下哪有不貪的官?官不怕貪,怕的是不聽你的話。以反貪官為名,消除不聽你話的貪官,保留聽你話的貪官。這樣既可以消除異己,鞏固你的權力,又可以得到人民對你的擁戴。其二、官吏只要貪財,他的把柄就在你的手中。他敢背叛你,你就以貪財為藉口滅了他。貪官怕你滅了他,就只有乖乖聽你的話。所以,‘反貪官’是你用來駕御貪官的法寳。如果你不用貪官,你就失去了‘反貪官’這個法寳,那麼你還怎麼駕御官吏?如果人人皆是清官,深得人民擁戴,他不聽話,你沒有藉口除掉他;即使硬去除掉,也會引來民情騷動。所以必須用貪官,你才可以清理官僚隊伍,使其成為清一色的擁護你的人。」

他又對宇文泰說:「還有呢!」宇文泰瞪圓了眼問:「還有什麼?」蘇綽答:「如果你用貪官而招惹民怨怎麼辦?」宇文泰一驚,這卻沒有想到,便問:「有何妙計可除此患?」蘇綽答:「祭起反貪大旗,加大宣傳力度,證明你心系黎民。讓民眾誤認為你是好的,而不好的是那些官吏,把責任都推到他們的身上,千萬不要讓民眾認為你是任用貪官的元凶。你必須叫民眾認為,你是好的。社會出現這麼多問題,不是你不想搞好,而是下面的官吏不好好執行你的政策。」

宇文泰問:「那,有些民怨太大的官吏怎麼辦?」蘇綽答:「宰了他,為民伸冤!把他搜刮的民財放進你的腰包。這樣你可以不負搜刮民財之名,而得搜刮民財之惠。總之,用貪官來培植死黨,除貪官來消除異己,殺貪官來收買人心,沒貪財來實己腰包,不聽話的反,民憤大的反,百姓讚揚你反腐敗,百官懼怕你反腐敗,民心和權力就牢牢掌握在你的手裡。這就是玩權術的藝術。」

用貪官,反貪官,所以貪官越反越多。放眼看看四周,何其相似乃爾。

培根說過一句名言:「讀史使人明智。」我覺得這裡所說的「史」一定不是指《宇蘇問對錄》這樣的中國史書。看中國歷史,沒點學養的人往往要走入歧途,不僅不能明智,反而要墜入彀中。因為(現今)中國史書,最著力的就是權謀、權術,法家自不必說,整個學說就是圍繞皇帝如何操持權力展開的,就是儒、墨、道家,也不能完全脫離這些,至於縱橫、陰陽之流,根本就是以此為本。老人家一生最愛看《明史》,所以權力鬥爭藝術爐火純青,以至化境,就是明證。

人們常常把聰明智慧連在一起,其實聰明和智慧是有本質區別的。蘇綽所言,看似很聰明,其實是小聰明,實質上很愚笨。北周僅存在二十餘年即被楊堅顛覆,說明瞭蘇綽那套是行不通的。可許多位高權重者仍以此為靈丹妙藥,打算包治百病,這真應了「肉食者鄙」這句古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