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黃金時代一去不復返的深圳


英國《金融時報》8號發表信孚研究院研究員童大煥文章《深圳反思》。文中認為,被中共推崇為奇蹟的深圳,一天天平庸、沒落下去了,雖然它靠吃老本可以吃一陣子,但它的黃金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

童大煥文章《深圳反思》文中首先提到了最近引發關注的「馬化騰房屋補貼事件」。 10月12號,深圳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官網,公示了深圳市高層次專業人才第三季度住房補貼擬發放名單。騰訊CEO馬化騰、金蝶軟體董事長徐少春、華為等多名高管都在領取住房補貼的名單中。

根據《2010胡潤IT富豪榜》,馬化騰列富豪榜第二位,總資產高達293億元。

2010 年深圳的最低工資標準是1100元,在「富士康事件」前,富士康幾十萬深圳普通員工的底薪只有900元。一些國際組織,經過測算,中國內地城市居民要想維持最低限度的生活,必須月收入達到1600多元。而且在最近幾年裡,深圳一直致力於禁止摩托車載客等低端產業,還千方百計防範甚至試圖排斥城市「低端人群」。

《深圳反思》文章認為,與給企業高管發住房補貼兩相照應,深圳頗像一個嫌貧愛富的小市民。

目前,深圳常住人口超過1400萬,僅230萬戶籍人口。多數人沒有戶口,多數人低工資,多數是深圳的匆匆過客,結果,深圳沒有養老負擔。

同濟大學公共管理系主任諸大建說:「總結(深圳)改革開放30多年,相對成功是說整個GDP的增長速度非常快,但城市化的發展是扭曲的。深圳常住人口較多,戶籍人口還不到300萬,整個都是倒掛的、扭曲的。」

童大煥指出,深圳把千千萬萬最底層勞工的社保企業繳納,大部分都截留了,取得了利,失去了道,失去了義。而在這種長期畸形的人口、戶籍、人才政策等等之下,它留住的只是少量人物和墊底的人力。沒有足夠人才支撐,童大煥認為,深圳的創意產業和現代服務業不可能長期維持。

《新加坡早報》在《深圳未來應「特」在哪裡?》提出:「在社會體制改革方面,深圳今後應該迅速把『讓一部分人先富裕起來』的觀念拋在腦後,而應該要『讓全部人富裕起來』。」

而童大煥悲觀的認為,深圳的行政力量太強大了,強大到缺乏足夠的自省,不能指望它作出更深刻的、甚至傷及自身權力和利益的改革。

文章最後指出,超級強大的行政力量下很難有真正強大的企業和個人,政府的角色,理應在任何時候都保持謙虛、謙卑、謙抑,不要把自己當成包打天下無所不能的角色,而應徹徹底底退回到「守夜人」的本分上,為所有人提供公平的服務,而不是為少數人提供特殊的服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