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官員高談經濟轉型是自欺欺人(圖)


當下中國的經濟困局在於自由太少

一國之經濟,自有它內在的格局。20世紀80年代,一群經濟學家試圖使用傳統的經濟學經驗與技巧來解釋國家經濟的可持續發展,「經濟自由度指數」從此粉墨登場。大名鼎鼎的弗裡德曼和其他幾位推崇自由市場經濟的學者們參與其中。他們從管理控制、定價、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和國際貿易的角度來衡量一個國家的經濟政策。如果一個國家執行的政策管理控制水平相對較低,定價自由,貨幣政策穩定、稅收水平低、國際貿易開放,這樣的國家就會被這個學術範式評價為具有較高經濟自由度。反之,如果一個國家執行的政策管理控制水平高,定價收到種種限制、貨幣政策帶來普遍的通貨膨脹、稅收水平攀高、國際貿易單純追求出超,甚至是封閉,這樣的國家,就會被評價為具有較低的經濟自由度。

如今,「經濟自由度指數」正在成為諸多經濟學家的共識,更為重要的是,她已然被已經形成的國家經濟史所驗證。比如,凡是最高經濟自由度的國家,也擁有最高的人均GDP。同時這樣的國傢俬人企業發達,企業家輩出,教育平等,國民思想自由激盪,多層面的國民社會取代了中世紀式的權力架構和貴族架構。市場提醒每一個國民,你完全可以從你個人的利益與成本出發,參與到市場的自由演進之中,沒有人剝奪你這樣的權利。反之,經濟自由度過低的國家,政府的行政能力成為經濟發展的最大動力,盲目追求高額外匯儲備和貿易順差,和所有真正的市場經濟國家產生太多的貿易糾紛。國家內部腐敗叢生,內需市場疲軟,人們以權力或者巴結權力為榮,思想停滯,創新稀缺,資源分配不均,地區發展不均,整個國家靠形象工程來展現實力,凡是涉及到人均指數,無論是人均GDP,還是人均收入,都不容樂觀。

這個世界上每個國家的經濟風景真是千差萬別,原因正是在於自由的多少。1776年,亞當斯密就明確提出了市場的一個偶然因素:人們只有享有參與到市場經濟進程的自由,才會增加財富。只有在這樣的背景下,人們才能尋找到他的比較優勢,才能激活每個人身上的企業家稟賦,從而推動市場的演進。因此有人說,其實每個人都是企業家,每個人都在創新,關鍵是我們的制度設計,是否給每個人這樣的機會。

這樣的學術追問,正好佐證了當下中國的經濟困局,讓我們知道,這個國家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比如眼下的國進民退態勢,隨著貨幣的發行越來越不受控制,大量的流動性資金將國有企業越撐越大,這樣的局面,表面看起來是國有企業的財大氣粗,事實上則是經濟的發展正在失去市場的動力,最醒目的表徵,就是大量私人企業的發展四面受困,產業結構過分向房地產、能源甚至是單純的資本運作集中,而大量涉及到日常生活本身的產業被邊緣化。如此背景下,再由政府管理層高談所謂經濟結構轉型,如果不是對市場毫無常識,那麼就是自欺欺人!

比如我們總是高談創新,高談科技進步。問題在於,在經濟學家熊彼特看來,任何一種創新,都是分工的結果,都是一個具體的人基於自身利益和成本所進行的差異化創造。也就是說,創新首先是一種個體化的工作,其次,創新是市場自由分工的結果。一個大一統的國家經濟體,沒有詳細的市場分工,沒有迂迴的產業分布,沒有層出不窮的企業和企業家,是絕對不可能出現任何創新成果的。這裡甚至涉及到更加重要的個人價值邊界問題:一個思想被控制的國家,一個言論自由得不到基本保護的地區,每個人同時必然會失去創新的思想動力,即使人口超過20億,也不會有人在創新上有所突破。在創新問題上,從來不是人多力量大,相反,在一個市場分工過於簡單,而言論自由嚴重被管控的地方,人口越多,創新越匱乏。

比如此時此刻正在各地不斷上演的房屋暴力拆遷,是對個人基本的財產權利的破壞,進而也是對市場經濟基礎的破壞。曾經聽於建嶸先生講,他去江西萬載縣講課,號召大家不要去拆老百姓房子。結果縣委書記言稱,為了發展,就得拆。這樣的官僚言論,一方面顯示出對市場經濟發展徹底的無知,一方面也再次顯示,這位縣委書記所謀求的發展,只是他個人作為一個官僚的仕途上的發展。他所主導的發展,與市場經濟沒有關係,與自由沒有關係,與他們口口聲聲改善民生的口號和文件,也沒有關係。

事實上,這名縣委書記的言論,代表著當下中國最典型的短期利益。官員們從來就是理性的經濟人,他們不會因為身居官位,就忘記了自己的個人利益訴求,恰恰相反,官銜反而加重他們對利益的索取力度。因此,任何長期的、可持續的經濟計畫,都不會在這樣的官員身上展開。如此,我們孜孜以求的節約資源、環境保護,這種純粹造福後人的經濟方法,在這個國家裡,不過就是一個幌子。

即使從市場經濟最基本的常識看,我們都到了真正需要改革的時候。但稍微有些頭腦的人都會發現,當所有有價值的資源,無論是自然資源,經濟資源,還是市場資源,統統都牢牢控制在政府手上,而任何一種改革,毫無疑問都是資源的重新分配,所以在這樣的市場背景下談論改革,或多或少像一部輕喜劇,台上的人賣力表演,台下的人,要麼鼾聲如雷,要麼含笑不語。

這真是一個巨大的經濟困局,而所有的癥結,只於自由有關。太陽底下,並無新事,沒有市場的自由,何來經濟的崛起?如果我們真要發展,那麼請從自由開始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