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個當官的是乾淨的,有種你站出來!


縣委書記驚天一吼:

哪個當官的是乾淨的,有種你站出來!

一個紀委書記與河南作家郭一平談話摘錄:

物資局一個副局長,秘密派人到北京告狀。無疑,別說跑到北京,就是跑到聯合國,最後還得由當地解決。

這就是中國目前信訪體制的天然禍害——你告哪個單位,最後落到哪個單位為你解決;你告誰,最後落到誰為你解決;原發地在哪兒,解決也在哪兒。這就是中國「冤案纍纍」卻解決不了的真正根源,也是層層舉報腐敗不僅沒有結果反而遭遇打擊報復的根子。

上邊不直接解決,推給下邊,下邊本身就是腐敗的源頭,也是冤案的製造者,解決個球!你敢重複上訪,就該挨打,甚至被關了。

閒話不說了,單說這縣委書記得知副局長告狀的事,發了大脾氣。是不是副局長告了這個縣委書記?不是,他告的是這個縣裡縣委副書記。

現在的官場上都是「狗練蛋」,骯髒事都扯在一塊兒的。真告倒了一個人,得牽扯到100個人,一個縣裡官場幾乎無人不小心,因此,大家都一個勁吹牛逼,沒有人真正反腐敗。若有一個人真心反腐敗,就會遭遇到集體圍攻,「被自殺」、「抑鬱死」也是平常事兒。

因為現在的腐敗,都是集體腐敗。如果官場上大家都乾淨,就只有你郭一平一個人腐敗,那你根本就腐敗不成,只有大家都腐敗,你腐敗起來才有安全感。官場上混的,大家都懂這個理兒。

於是,現在的常態是,大家都腐敗,互相包庇,互相支持,死保對方等於死保自己。在這方面,官場上都很講「義氣」,夠哥們兒。縣委書記要是在某個工程項目上,收錢1000萬,在收錢之前,他會主動對開發商說:「這事兒,我一個人說了不算,得集體研究。還有張某某、王某某……你跟他們去說和說和,這樣我的工作也好做。」聰明人不用多說,開發商就會把縣委書記提到的這些人等一網打盡。反過來說,如果你縣委書記「被窩子放屁——獨吞」,好處一個人全佔了,大家都盯著你,你還真沒那個膽量!這些年落馬的官員,都是一掂一串子,原因也在於此。

話還得說回來。那天,縣委召集各單位正副職,在縣委小禮堂開會。講到中間,談到了維穩問題,縣委書記忽然大發雷霆:「一個家庭吵吵鬧鬧,日子過不好;一個縣裡,大家互相搗鼓,工作也開展不好。最近,有人還到了北京去告狀。我知道是誰,不點名了,你自己明白就是了。胡搗個啥?還不趕快寫個辭職報告,還等著我們攆你下臺嗎?」(這個副局長當時正在台下坐著,滿頭大汗,戰戰兢兢,大家的目光聚焦在他的臉上。)縣委書記依然怒氣不息:「裝個什麼B,誰不知道誰呀?麻拉個一,誰說自己是乾淨的,有種就站出來!」會場寂靜得能聽見心跳聲,沒有一個人大聲出氣。

縣委書記說這話當然是有根據的。2005年,前任縣委書記,還有一個副書記落馬,被判刑。檢察機關得知,全縣80多個科級幹部都給他們送錢買官。

現在有人說,既然賣官者抓起來了,買官者為啥不往下查?問這話的就是外行了。

舉個例子吧,你郭一平賣官下臺了,幾十個人從你手裡買了官帽。你一下臺,來了郭二平、郭三平當縣委書記也不會去查。為什麼?我來問幾個問題,你就明白了。

其一,你郭二平、郭三平是如何當上的,你難道真的是乾淨的?

其二,你郭二平、郭三平當縣委書記真的沒有花錢?你花了錢,靠什麼收回投資?也就是說,你不準備利用腐敗收回投資?

其三,那郭一平當初為什麼出事了?難道是因為買官賣官?

不是,那是他的官場關係鏈出現了斷裂或鬆動之故也。

什麼是官場關係鏈呢?A當了大官,就會把B一幫子上提上去;B上去又把C一幫子提上去;C上去了,又把D一幫子提上去了……也就是說,一朝天子一朝臣,整個官場就是一個由人際關係織成的大網。這張網不是由「正義的追求、共同的理想」凝結成的也不是在法律法規制約下組成的。這樣,問題就出來了,他們之間為了利益,這個利益主要是錢、權、女人等,就會互相鬥爭。但他們對付百姓,卻表現出驚人的一致性,團結起來「共同對民」,坑民害民忽悠民。其實,他們之間並沒有一絲的平靜。

這你明白了吧,那郭一平當初被抓,不是因為買官賣官,也不是因為腐敗,而是他的上游官場博弈的結果。說這話,一般人也許不信。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吧。

原江蘇徐州市委組織部長陸正方賣官,上百美女官員為了得到升遷同他上過床。只要是個人,不是個禽獸,腦子沒問題,就會想:那組織部長只有對官員的舉薦考察權,但沒有決定權,2009年陸正方落馬了,可那些掌握官員生殺予奪大權的幕後人是誰,有幾個,為什麼沒有事兒?再說,陸正方任組織部長期間,都提拔了誰?提拔了多少?這些人,是不是像中組部部長李源潮說的那樣 「賠了夫人又折兵」?

為此,礦業大學教授王培榮,列舉了幾十個明顯的買官者,還是現任,都正幹著。也點出了陸正方的上級,並且拿出了證據。可憐的是,王教授為了實名舉報,丟了工作,時時處於危險之境,隨時有生命之危。正當他準備絕食反腐敗時(網上公開聲明,若不查他所舉報的腐敗分子,於2010年10月絕食至死),江蘇省才稍有些動靜,安撫一下王教授。至於最後會不會查,查不查徹底,天知道!

全國是不是只有徐州一地官場是這樣呢?全國其它地方都是乾淨的嗎?你自己想吧。

官場上的骯髒事兒,八天八夜也講不完,比黑社會還黑,比黑社會還神妙詭秘。外表看上去,一派升平景象。

講到這裡,你該明白了,那郭二平、郭三平若上臺了,決不會去查當初向郭一平買過官的人。因為他郭二平、郭三平們不是乾淨的,何不利用別人的把柄威懾眾人?反過來說,他要是真一個勁查下去,也沒他的好處。關係縱橫,指不定會觸動哪根官場神經,讓他身敗名裂。他何苦呢?經濟上對縣委書記有GDP考核指標,反腐敗也沒下任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果真是吃飽撐的了?就說那省委書記們吧,薄書記打黑反腐敗,全國那麼多的省委書記咋不干?難道說,他們省裡沒有腐敗,沒有文強?

反腐敗,不重要,重要的是砸碎生產腐敗官員的「流水生產線」。要砸碎這個生產線,就得像當年GCD打天下時用的一用即

靈的「核武器」——發動群眾,依靠群眾,組織群眾,讓他們去選官,評官,決定官員的升降和去留。否則,說其它的,句句都是忽悠。貪官的「流水生產線」不除,你把中國官場的官員換完也不行,你把官殺完也不行。貪官固然可恨,但腐敗的根子不在他們身上,而在於貪官生產線。

當今官場腐敗的程度,一般人不可想像——腐敗到幾乎無人不腐敗,無官不腐敗;腐敗到已經沒有人主持正義了,腐敗到「李剛」這樣的人,官場集體為他開脫而沒人說句公道話的地步。除了百姓吶喊,還有什麼?網民的吶喊,已經沒人理了。網民的吶喊要真管用,那徐州市兩年前就該官場地震了。

現在,官場上容忍腐敗分子,但容不下執政為民的好官,更容不下反腐敗的官員。大家都是腐敗分子,誰反腐敗誰就是另類。陝西神木縣委書記郭寳成搞12年免費教育以及全民免費醫療,已經成功了,全國人民正等著神木模式推向全國。沒想,那些陝西官場上,禽獸官員動議拿掉了郭寳成,沒有一句解釋,沒有一個理由。這是最明顯的對中國人民民意的公然強姦。至到如今,中國人民議論紛紛,到底是哪個禽獸拿掉了郭寳成,什麼理由?連一個字的交代也沒有。你說如今官民對立,老百姓罵官,到底怪誰?

官場上可以讓一個個因不作為亂作為釀成重大社會事件的官員復出一百回,但不容許你反腐敗的正義之士,也容不得真心執政為民的好官員!這就是眼下的中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