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在招手 「河蟹」擁抱中國(圖)



許林棟(音譯,Xu Lindong)在河南漯河的家中。
他之前因土地糾紛被政府關進精神病院長達六年半。他說在此期間他遭受了54次的電擊。

【看中國記者李婉君編譯報導】據紐約時報11月12日(週五)報導,許林棟(音譯,Xu Lindong),這位現年50歲、只接受過小學四年級教育的河南農民被關進駐馬店精神病院4年後,他幾乎都認不出自己的哥哥了。記者見到許林棟時,他穿著睡衣光著腳,看上去非常憔悴。

許林棟的哥哥許林峰(音譯,Xu Linfu)回憶起2007年第一次看到許林棟的場景,「看到他連我都認不出了,我的心都碎了。我弟弟以前壯得像頭牛,現在,他看上去就像精神病院的病人。」

許林峰說:我弟弟之所以會被關進精神病院,只是因為他與當地政府出現了土地糾紛,對此我弟弟提出了一系列投訴。政府的反應就是下令把我弟弟關進精神病院,然後偽造了他的簽名。

許林棟被關進了駐馬店精神病院,一關就是六年半,今年4月份才被放出來。在接受一次採訪中,許林棟說他曾遭受過54次的電擊,並被反覆用繩子綁在床上,定期給他注射強力藥物使他出現狂笑。許林棟說,由於擔心落下終生殘疾,他曾有三次試圖自殺。

沒有人知道像許林棟的遭遇在中國有多少例。人權活動人士表示,由於地方當局迫於社會不穩定的強大壓力,把「麻煩人士」關進精神病院出現上升態勢。

專注精神病法的深圳律師黃雪濤(音譯,Huang Xuetao)表示,「警察知道隨意關人是違法的,但那些官員們發現(中國的)精神病醫療系統存在一個大漏洞,於是他們就趁虛而入。」

黃雪濤說,更加糟糕的是,政府把其非常有限的健康醫療資源擠出一部分來關押像許林棟這樣毫無「殺傷力」的請願人士,卻忽視那些急需醫治的市民。

黃雪濤和一位同事近期分析了300篇在中國把人關進精神病院的新聞報導,他們的研究發現:「那些需要送院治療的人沒有被送醫院,而那些不該送入精神病院的人卻被關進了精神病院並有人把守。」

中國一家人權組織「民權民生觀察」創始人劉飛躍(音譯,Liu Feiyue)表示,他們已經建立了一個超過200名中國公民的資料庫,這些人在過去十年內因為對政府不滿而上訪,最後被關入了精神病院。他懷疑實際數據遠遠高於他們蒐集到的名單。

中國不再披露有多少人上訪,但政府在2004年的一項估計稱每年有超過一千萬人給政府寫信或到政府上訪。北京清華大學今年的一項調查研究稱,在一千例對政府的投訴中只有兩例獲得解決。

在對當地政府的年度表現評估中,中國政府把減少訪民數目備視為衡量當地政府好壞的標桿。

政府的「瘋子」標籤

絕大多數那些堅持不懈的訪民被政府歸入「瘋子」行列。在去年的一項採訪中,北京大學法學院院長孫東東(音譯,, Sun Dongdong)稱,「那些頑固不化的‘職業訪民’99%以上都有精神病,對這一點我毫無疑問。」之後孫東東為他這一不當言論表示道歉。

記者反覆要求就訪民是否被錯誤關入精神病院一事對中國衛生部精神健康局局長嚴軍(音譯,Yan Jun)提出採訪,嚴一概拒絕。

十年前,民權觀察指責公安部把異見人士及法輪功人士關進精神病院。國際精神病學會要求到這些精神病院考察,遭到北京當局拒絕,之後事情不了了之。

山東省新泰精神健康中心院長吳玉柱(音譯,Wu Yuzhu)表示,2008年當地官員送來很多明顯看起來神智清醒的訪民,讓他把他們關起來。

他說:我承認這是事實,因為是公安局的官員把他們送來的,他們有政府僱用的精神病醫生開的鑑定,對此我和醫院的職員都感到無能為力。他補充說,他們醫院因為資金原因也樂於收留這些由政府出資的「病人」。

有時一些醫院的官員把「上訪」列為收治該名「病患」的唯一原因。2008年湖北省一名44歲男子被關入精神病院兩年,他的病例中只是簡單寫著「該名病患因為多年上訪被送院治療。」

上訪帶來「惡夢」

先後被關進兩家精神病院、關押時間長達六年半的許林棟,其惡夢的起因是他幫不識字的鄰居張桂芝(音譯,Zhang Guizhi)對她家旁邊一塊1.2米寬的土地提出申訴。他們村大約有2000名村民,身患殘疾的張桂芝稱官員們錯誤地把自己的土地劃給了一位家境富裕的鄰居。

結果法庭判張桂芝敗訴。之後張桂芝和許林棟就拉著寫滿申訴的紙皮箱到一級一級政府辦公室上訪。許林棟說,2003年9月,他在北京被公安局的車拉走。這次跟往常不一樣,他不是被送回家,而是被送入了駐馬店精神病院。他說一名醫生在收下他之前只問了他兩個問題:姓名和住址。

許說,絕大多數時間他都被關在病房裡,躺在一張有薄薄的綠色床墊的鐵床上。每年他只有兩次或三次機會被允許到病房外去,有時醫院的人用毯子包著他的頭讓他無法呼吸,並要其他病人打他。

他說,有一次被電擊時,他使勁咬自己的舌頭,舌頭傷得很厲害,接下來幾星期他都無法吃東西,他只能在手指尖上放一點點食物,再用手指把食物送到自己的喉嚨,直接嚥下去。

許的哥哥說,他花了四年時間才找到弟弟的下落。他曾試圖聘請律師,但那些律師都害怕惹惱當地政府而不敢接手。

最後,當地一家報紙和中國青年報報導了許的案子。兩天後許就獲得了釋放,當地四名官員被免職。

這時當地官員到他家來看他,並給他送來禮品:有一箱罐頭飲料,新的眼鏡,大約2000元人民幣(300美元)作為他被關了近七年的補償。

(譯文有刪節,標題為譯者加,點擊看原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