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湖塘的傳說(圖)

2010-12-13 15:59 作者: 小溪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墨湖塘的傳說

在南陽山麓青潭凹口,有一個墨盤形小湖塘,塘水長年黑如墨汁,人們世世代代稱它為「墨湖塘」。塘邊樹蔭下有一古廟,廟門鑿有「謝娘娘」三個字。這裡流傳著一個美麗動人的故事。

三百多年前,這裡是一片深山老林,半山腰上住著一戶人家,僅兄妹兩人。哥哥叫山哥,十八歲,高大力壯,勤勞善良,妹妹叫山姑,十六歲,已長成大姑娘,美麗活潑。因父母早年去世,兄妹倆相依為命,打柴度生。

一日,山哥兄妹倆人,打了柴正準備回家,突然聽見「救命啊!救命……」的聲音傳來。兄妹吃了一驚,定定神,只見山哥「叭」地甩下柴擔,雙手撥開荊棘猛擠過去,沿聲尋找。到潭穴旁,不聞聲息。忽然潭水中像有東西晃動,定睛一看,兩隻手在亂舉亂抓。山哥「撲通」一聲跳進潭中,拉住手救了上來。哇!是個大姑娘,摸她鼻孔還有氣,山哥急著要抱回家灌薑湯,—不小心,摔了一跤。他扑在大姑娘身上,只聽姑娘「咦——」了一聲。山哥好不慌張,心裏又喜又驚又害羞。山姑來了,一起扶回了家。

過了大半天,姑娘清醒過來了。面對著兩張親切微笑的面孔,才知道是山哥,山姑好心救了她。她猛然溜下床來,要跪謝山哥、山姑救命之恩。山哥急忙攔住,山姑扶起坐回床上,詢問她遇難的經過。

原來姑娘是葵潭盧家洋人,三歲失去父母,成了孤女。後被一石庵齋媽收養,取名娘娘。漸漸成人,在齋媽身邊服侍,天天磨墨。不料—日來了衙門惡少,見她花容月貌,幾回闖進石庵欲強搶為妾。好在齋媽都預先安排她躲過,才免災禍。哪知惡少蛇蠍心腸,毀了石庵,害了齋媽。被齋媽恩養十五年的娘娘,哭得死去活來。

娘娘說到這裡,摸摸身上,瞧瞧這裡,望望那裡,像是找什麼東西。山姑忙把濕衣服拿來,只見娘娘從濕衣裡取出布包子,解開亮出一個巴掌大的墨盤。哇!烏黑烏黑,還散出一股香味。娘娘苦笑一下,繼續陳說下去:「齋媽臨終前送這墨盤給我,說這墨盤是祖傳寳物!我料理了齋媽後事,日藏夜逃,整整三日三夜。一路飢渴,頭暈眼花,今早又偏遇大霧,不辨方向,跌落潭中,若非你兄妹相救,料早無命。令日能得重生,大恩大德,終身難忘。」山哥聽了娘娘身世,感慨不已。可自己另無屋舍,畢竟她是大姑娘,同房間怎麼好呢?山哥問:「難得阿娘到山裡來,不知你何處安身?」山姑聽了忙搶先說:「在這裡好!跟我同床!」說罷把家底十句做一句直爆給娘娘聽,生怕她不留下。娘娘聽了滿臉通紅。她心想:難得山哥人品好,山姑爽直,更何況有救命之恩?當下欲言又止,最後支支吾吾答道:「如果……如果不嫌棄我,就……就願一輩子住在這山裡。」她的臉紅得像紅柿子。「不,不!我家窮,不敢連累你。」山哥慌忙拒絕說。娘娘見山哥那種老實相,越發心裏愛他。山姑倒不知說什麼好,瞪了哥哥一眼,拿起竹鉗、竹簍走出門去大聲說:「我去溪子裡捉山蝦、山黃鱔,山坑螺做萊!」

當夜,山哥在原兩張床之間用布帘隔開,一半作為洞房,山姑拉扯哥嫂拜天地、拜月亮,夫妻對拜,嘻嘻哈哈,鬧了整整一個通宵。

從此,娘娘夫妻恩愛,姑嫂和睦,日子過得比臘蔗還甜。

離山腰不遠的地方有個草湖村,全村三百多人,靠編草蓆為生。山哥山站賣柴每天經過這裡,村裡人拉兄妹喝茶吃飯,親如—家。

有一天,山哥賣柴回來,神色不安。娘娘邊倒茶邊問:「出什麼事了?」山哥端過茶喝了一口,把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講給娘娘聽。原來草湖村癰、疸、癘、等疾病流行,十有九人病倒不起,那裡既無良醫,又無妙藥,眼看他們性命難保……。娘娘聽了,便拿出布包子,不慌不忙地說:「放心吧!待我明天下山去,保其平安無事。」

次日,娘娘把布包子拴在腰裡,直頭直路往草湖村走去。剛踏進村,就聽見嘆聲,哭聲一大片。娘娘正躊躇從何著手,忽然迎面奔來一位小姑娘,哭得好傷心。娘娘忙攔住她問:」為什麼事?」她說:「我奶奶要斷氣了,快快請個醫生來救救她!」娘娘急拉她帶路跑了過去。

一進屋,見老奶奶癱在床上,皮皺骨瘦,只剩下一絲氣在微微抽動。娘娘不慌不忙,解下布包子,拿出墨盤,滴了三滴水,用食指輕輕磨三下,即時變成墨汁。娘娘用食指蘸墨汁往老奶奶頭裡、手裡、腳裡三處按了三下,然後站起來,鬆了一口氣,眨眼功夫,塗在頭裡、手裡,腳裡的墨汁不見了,只見老奶奶如夢初醒,慢慢睜開眼睛。見床前站著一位笑瞇瞇的美麗姑娘,愣了一下,孫女急忙介紹:「是她救了你。」老奶奶立即坐起來,拉住娘娘的手,老淚縱橫說:「我本想叫孫女不要理我,讓我早死,別連累人,家裡沒個臭錢丕,虧你將我救活,可怎麼好?」娘娘回答說:「奶奶放心吧,我治病不要錢。」老奶奶叫孫女快拿兩個雞蛋給娘娘,但娘娘—個也不肯要。

娘娘挨家挨戶查看,男女老幼有病的都用墨汁給治好了,村裡人無不感恩戴德,讚嘆不已。

從此,娘娘用墨盤治病,分文不收的美事傳開了。她不但常往草湖村,在周圍幾個村也出入頻繁。墨盤所到之處,疾病消除,當地老百姓安居樂業。

轉眼兩年過去了。一天,娘娘腰掛布包子照樣下山給人醫病,走到山凹,不遠處傳來山歌聲,她辨出是山哥的聲音,就放開喉嚨對唱過去:「山連水來水連山,妹有情來哥有緣,哥是山來妹是水喲,山山水水緊相連。」對了一陣子,娘娘心裏甜滋滋的,剛繞過山凹,忽聽對面山坡傳來悲涼的山歌,「人道山中虎狼多哎,如今朝廷虎狼還更多,山中的虎狼能對付,朝廷的虎狼怎奈何!」娘娘聽了,愣了一下,心裏即時一陣酸痛。正行到山腳,望見一大叔在新黃土堆前蹲著,手燒紙錢,口裡喃喃唸唸在抽泣:「女兒啊,你死得慘啊!」娘娘忙過去問怎麼回事。原來昨晚突然竄來一大幫朝廷潰敗的官兵,姦淫搶掠,無惡不作。大權的十六歲女兒不甘遭辱,拚命反抗而被殺死。草湖村被抄得雞飛狗走,已洗劫一空。娘娘聽了如雷轟頂,憤慨至極。她拖著腿往回走。不知走了多久,才回到家,一屁股坐下,便迷迷糊糊昏睡過去.忽夢見齋媽要她為民以反,拯救百姓,並教她用墨盤滴水磨成墨汁,用芒花莖蘸墨汁,在門紙上畫九萬九千九百個人,九萬九千九百匹馬,九萬九個九百支刀和弓箭,用剪刀剪好了裝進三個箱,緊緊封閉,等到狗上屋頂吠時即可打開,自然兵馬齊出,萬箭齊發,所向無敵。

第二天開始,娘娘依照齋媽託夢的吩咐,一一去做。山姑發現嫂嫂天天剪紙人,想必是嫂嫂想要有個娃娃呢!就問:「想娃娃了嗎?別想瘋了!」做阿嫂的被阿姑這一「將」,好不害羞啊!她跟山哥同床二年多,未見生兒育女,感到內疚。但碰上調皮阿姑,有什麼辦法呢?她假意揚起巴掌說:「不許你亂說,再亂說打死你!」阿姑曉得嫂嫂不忍打她,便故意嬌聲說:「不告訴我剪紙人做什麼,我就要嚷!還嚷給哥哥聽。」娘娘只好軟下來,討好阿姑,並偷偷告訴她:「等到狗上屋頂吠時,你自然就知道了。」

山姑買回一隻小灰狗,精心餵養,盼它快快長大,早日見狗上屋頂吠,解開心中那個謎。

娘娘整整忙了七七四十九天,才把紙人紙馬、紙刀紙箭等剪好,裝了滿滿三大箱,緊緊封閉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小灰狗變成大灰狗了,怎還不上屋頂吠呢?山姑不耐煩了,生了個臭心事。有一夜她假睡,趁哥嫂睡得正香的時候,躡手躡腳偷偷出門去,抬了竹梯靠住屋檐,把大灰狗抱上屋頂,然後馬上把竹梯搬開。只見大灰狗在屋頂亂叫亂走,汪汪大吠。山姑三步並作兩步跑進了屋里拉嫂嫂醒來,大聲叫嚷:「狗上屋頂吠了!狗上屋頂吠了!」嫂嫂連衣服顧不上穿,走出屋門用火照看,只見大灰狗吠得正急,娘娘跳起來,馬上跨進門,立即搬出箱打盞,箱內紙人紙馬躍躍跳動,卻奔不出來。仔細再看,啊!?都是些殘手斷腳的,無目無鼻的,斷斷節節的東四。

娘娘大吃一驚,莫非是誤用時機?還未變全?忽然箱裡的東西化作三道紅光,衝向西北方。娘娘頓足,慘叫—盧,昏迷過去。她彷彿聽到齋媽在哀嘆:「可惜呀,只欠三天!」娘娘醒來,見山哥山姑扶著她,便把這一切經過講出來。山姑聽了邊哭邊說:「都怪我把狗抱上屋頂!」址娘顧不上責怪山姑,一心只恨大事不成,未能解救百姓。她起來翻箱,哇!三個箱,各放一付閃光弓前。觸景生怒,—肚子氣正沒處出,不管三七二十一,握弓執箭,拉開滿月,朝西北方向連發三箭,只見三道金光,飛馳而去。

話說此三箭直衝皇帝殿。因為時機未熟,功力不夠,只聽得「噹噹當」三聲,插在宮門,未能射穿。宮庭搖擺,震驚皇帝,指派詹天師查察,查得東南方有一民婦謀反,傳令官兵捉拿問斬。

娘娘拿著墨盤,正與山哥、山姑謀劃東山再起,忽聽山下殺聲連天,並揚言:「捉拿造反妖婦!」三個人吃了—驚。娘娘已知危急。若不離開,定連累山哥、山姑。只見她說聲:「夫郎呀!阿姑呀!保重!」就一溜煙跑向山凹,鑽進叢林,爬上山頂疾呼,「一個人做事一人當!有種的來抓我。」官兵如一群惡狼,蜂擁奔向山頂。

娘娘仰天長嘆:「老天怎不開眼?」面對手裡墨盤,淚如泉湧。自言自語說:「墨盤啊墨盤,今生大願不酬,來世再圖吧!但願百姓無病痛,留給人間一片心。」淚滴墨盤,娘娘使勁擦磨三下。官兵已迫身旁,說時遲,那時快,娘娘使盡全身氣力,把墨盤往山凹口一擲,一陣天昏地暗,飛沙走石……。

山哥山姑從一陣昏暗中醒來,一片肅靜,不見官兵蹤跡,也不見娘娘身影。呼天喊地,不見回音。尋至山凹口,頓見生一個新湖塘,湖水黑如墨汁,三丈多深,九丈多寬,形如娘娘的墨盤,料必是娘娘墨盤化身,兄妹兩人在湖邊哭得死去活來。當地百姓聞訊,足足在塘邊哭了七天七夜。

從此,這湖塘水黑如墨汁,山洪暴發它不漲,天旱它不涸,因湖塘形如墨盤,人們叫它「墨湖塘」。據說當地百姓用此水治病,能消災滅痛。為感謝娘娘恩德,有人在塘邊建了一個「謝娘娘」石廟,四季香菸不絕,還有人作歌謠流傳至今:「墨湖塘呀墨湖塘,墨湖塘邊‘謝娘娘’,娘娘恩德垂千古,千古傳頌墨湖塘。」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