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念轉 融化了我與婆婆的冰凍關係(圖)


過去經常聽到婆婆或媳婦們茶餘飯後說起媳婦或婆婆如何如何,言辭之間,總掩飾不住那種無奈,婆媳關係自古以來就是人際關係處理中的疑難問題。而我呢,也曾是其中的一份子。

自從和先生結婚以來,我和婆婆的關係一直不好。我是一個個性很強的人,在乎自己在別人心目中的形象,怕人說我不好,吃不了虧。婆婆性格直爽,說話不饒人,特別偏愛兒子,總認為我這個媳婦做的不夠好。95年我生老大時,婆婆來家裡幫忙,婆婆來了之後卻反而大大小小事情不斷,弄得我焦頭爛額,內心痛苦不堪,憤憤不平,經常和先生訴苦。先生總是勸我不要和她計較,我也知道對婆婆應該要盡量忍讓,但是我心裏就是覺得不平。

記得有一次和婆婆一起做家事時,她開始對我挖苦埋怨,嫌這個嫌那個的,講的話也非常難聽,當時我心裏很難過,甚至一度想撕下臉來回嗆婆婆。但想起先生的耳提面命,也擔心衝突後會使彼此關係更惡化而勉強忍住了,但還是覺得十分委屈,心裏想著怎麼每次忍讓的人總是我而不是婆婆呢?

那段時間我一個人在家帶孩子,和外界沒有什麼接觸。生活雖然單調,可是腦子卻沒有閑著,經常翻出婆婆對我的不公平,以及她對我說的那些不中聽的話。

後來我們移居美國,夫妻倆接觸了法輪功,知道人得從一個好人做起,並要為他人著想。漸漸地,自己那個要強的個性改善了不少,過去那種覺得被不公平對待的心理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淡忘了。

今年年初,公公婆婆決定來美探親。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婆婆過去對我挖苦埋怨的畫面又在腦海中出現。頓時心裏真是七上八下的,就是打心眼裡不希望他們來,還對先生說:「我們兩個帶孩子完全帶的過來,你希望他們能來不就是想輕鬆一些嗎?我們自己多吃點苦有什麼不好?」雖然知道自己心靈深處隱底藏顆不情願的心,但仍然想用此當藉口來掩蓋自己。

後來,我靜下來思考,認識到還是自己那顆心不對,害怕面對與處理我們之間緊張的婆媳關係。公婆來的那天,我想身為媳婦還是應該要做到為人子媳的本分,於是我主動去機場接他們。當然在婆婆來的這段時間裏,仍然是矛盾衝突不斷,雖然每次矛盾來的時候,心裏仍時不時地翻起自己被不公對待的感受,但我都盡量要求自已站在婆婆的立場去為她設想,發現婆媳關係漸漸地有些改善。

公婆來美後,他們在後院種了不少蔬菜,也花了不少精力和時間去照顧。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婆婆告訴我剛長出的菜苗被人齊刷刷地剪斷了,問我是怎麼回事,然後指桑罵槐地罵起來了。

我立刻聽出來她懷疑菜苗是我剪的,那種受委屈的心頓時又翻出來了,不過我很快的冷靜下來,並且發現自己在回應她的話時心態不好,只覺得自己受委屈了,而沒有站在婆婆的立場為她設想,這樣子只會讓雙方的矛盾衝突更加劇烈。我想,當婆婆看到自己費心照料的菜苗被剪斷時一定很難受,如果是我遇到這種情況,也一定會很難過吧!?於是我嘗試著把那顆感到委屈的心放下,開始安慰起婆婆,對婆婆的口氣也變得和善了,同時也主動幫婆婆分析原因,一起找出應對的措施,買了保護菜園的塑料網將園子圍起來,避免此事再次發生。

過了一陣子,婆婆突然跑來告訴我,她知道剛長出的菜苗是被誰剪斷的了,原來這一切都是松鼠惹的禍,菜苗都被松鼠吃掉了。頓時我們婆媳倆都笑了起來。

後來在和先生的交談中,我對他說:「似乎這次婆婆變了」。他卻說:「我看她沒變,說話還那樣,對你還那樣,是你變了」。公公在離美回國前對我說:「妳學了法輪功後變得成熟了。這次你媽在我面都沒提到妳的不是。」婆婆也說:「你現在精力真充沛,一天忙到晚還挺行的。」就這樣,過去那個時常糾結在我心頭的委屈已消失的無影無蹤,而讓我感到十分頭疼的婆媳問題也隨著婆婆來美國的這段期間慢慢化解開了。

中國首發 轉載請註明出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