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頻現毒箭殺狗 毒狗肉多進餐館(組圖)


瘋狂捕狗的背後是暴利的驅使:捕殺一條狗幾乎無成本,死狗以每斤4—5元的價格、活狗以每斤20多元的價格轉賣後,登上餐桌之後價格已高達40多元到60多元。

偷狗的「裝備」也在不斷升級。記者瞭解到,全國偷狗人使用的配備紅外線的弓弩在網上大概花2000元就可以買到,外觀與武警特勤部隊使用的弩極其相似。

1

博羅警方破獲的案件中,嫌疑人用來殺狗的弩。

民間頗受歡迎的狗肉,監管始終處於非常尷尬的境地:國家沒有狗肉的檢疫標準,市場上流通的狗肉並無統一屠宰場,飯店通過私人渠道或在不正規的自由市場購買。龐大的狗肉食肆,餐桌上的狗肉是否安全僅靠店主自我「把關」。

「狗肉滾三滾,神仙站不穩」。天氣轉涼,廣東不少食肆狗肉火鍋生意火爆起來的同時,一個個偷狗者幽靈般出沒在鄉村農家,大肆捕殺家狗。

日前,博羅警方破獲一起偷狗致人死亡案件,3名偷狗者使用含有氰化物的毒箭瘋狂捕殺家狗,狗肉多銷往深圳等地。犯罪嫌疑人被捕後交代,有買主曾聯繫20噸狗肉銷往廣州。

2

嫌疑人用來殺狗的毒箭。

不單是廣東,從去年10月開始,全國廣大農村乃至城市的家狗頻遭偷捕、毒殺,甚至發生偷狗者被村民抓後服毒自殺的事件。

惠河高速從博羅縣石壩鎮城壩村穿過,因村民居住分散,不少人外出打工,平日這個村莊顯得比較安靜。2010年10月18日、19日,兩天時間裏,村子裡10多條土狗被偷,引起村民的憤怒。19日晚上,4名村民在村口路邊設伏,圍堵盜狗賊。

10月20日6時15分左右,村民們發現一輛轎車悄悄開進村,便馬上開了一輛小汽車堵在路中間。「轎車沒停,司機向左打方向盤,轎車的左半部分在道路旁的水溝上邊,底盤磨著路肩行駛,避開村民後死火了。」參與圍堵的村民王如安告訴南方日報記者,4人拿著棍子圍住進村的小汽車,車裡的人下車後拿弩射了一箭,射中村民王洪亮後,四處逃散。

右胸中箭的王洪亮忍痛繼續追趕偷狗人,但僅跑了20多米,臉色已成紫黑色,呼吸困難,後被送到當地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博羅警方在龍華鎮將犯罪嫌疑人張某抓獲。經過4天4夜的蹲點守候,11月3日在深圳龍崗區癸湧鎮一門診部將犯罪嫌疑人王某濤抓獲。涉案人員全部落網後,專案組經過8個小時的鬥智鬥勇,3名犯罪嫌疑人交待,偷狗時遭村民圍追,張某發射毒箭射死村民。

是什麼東西導致村民死亡?辦案民警透露,犯罪嫌疑人發射的弩箭含有氰化物,有劇毒。據瞭解,以此前被用於「毒鼠強」的氰化鈉為例,進入人體後會迅速引起組織缺氧,人服用約0.1克就會死亡。

「被發現的風險不高,射死一條狗只需十幾秒時間,村民發現後立即逃走。」博羅警方辦案人員告訴記者,張某等作案用的汽車挂的是假牌,作案時間多從凌晨開始,流竄到各個村莊,「車進入村莊後開得很慢,發現狗後再捕殺」。

記者發現,根據媒體公開報導,用毒藥射殺狗的時間進入秋冬季後在全國各地頻繁出現。1月7日6時左右,江西廣豐縣洋口鎮湖邊居3條土狗遭人用毒針射殺,瞬間倒地斃命。

2010年11月6日,3名男子開著小轎車到武漢蔡甸區用弓弩發射毒鏢殺狗時,被村民當場逮住。警方人士表示,3名男子所持的弓弩和毒鏢均為違禁品。

2010年8月25日,安徽南陵縣一名毒狗賊凌晨4點趁著夜色毒狗,被當地村民發現,在作案轎車的後備廂中,居然發現有20條已經被毒殺的死狗。

「用毒藥殺狗現在已經很常見了。」一名做狗肉生意的知情人告訴記者,偷狗已經有很多年的「市場」,「早些時間是開車到狗旁邊用套索套走,或者用麻醉劑。」

偷狗的「裝備」也在不斷升級。記者瞭解到,偷狗人使用的配備紅外線的弓弩在網上大概花2000元就可以買到,外觀與武警特勤部隊使用的弩極其相似。

販賣「狗肉」的巨額利潤

「毒狗大部分流入餐館。」該知情人說,進入秋冬季後,狗肉供不應求,價格也水漲船高,加上村民防範意識提高,偷狗的手段越來越殘忍和直接:含有劇毒的弓弩直接射殺「速度快,風險低」。

「毒狗」在狗肉店也是公開的秘密。日前,南方日報記者在廣州多個狗肉火鍋店走訪,提及擔心狗肉衛生情況時,不少店主明確表示,自己的店「絕不賣‘毒狗’和死狗」,「我們都是現場看著狗被殺後才拿回來的。」

2010年11月19日,浙江衢州發生的一起毒狗案件中,警方抓獲的朱某等3名銷贓者竟都是在菜市場賣肉的,而他們收購的毒狗基本上都在菜市場出售。

博羅警方告訴記者,犯罪嫌疑人張某等人將射殺的狗運至深圳幾家小餐館,目前餐館也被深圳警方查封。「張某和餐館老闆相熟,直接供貨。」

殺狗有著巨大的利益驅動。「偷狗只是張某等人的副業,但來錢很快。」博羅警方辦案人員告訴記者,29歲的張某在博羅縣龍華鎮學溪村承包一家魚塘,還有一輛小轎車,平時在深圳打工,「收入不錯,偷狗的車也是他買的」。

死狗以每斤4—5元的價格、每條狗30多斤來計算,偷一條狗至少可以賺130多元。張某回憶說,他偷過最重的狗有80多斤。

從2010年7月23日至被捕,張某等人3個月捕殺100多條狗。「實際數字可能更多,但無法證實。」辦案人員解釋說,農村的土狗都是四處走動,一兩天不見蹤影,主人尋找未果後也不會報警,因此難有準確的統計數據。

每逢秋冬季,廣東不少街頭餐飲店都搬出「狗肉火鍋」的招牌。狗肉市場的需求到底有多大,目前無法統計。但在博羅毒狗案的審訊過程中,一條線索讓博羅縣公安局的辦案人員震驚。據張某交待,曾有人打電話要20噸狗肉送往廣州,聯繫電話在張某等人案發後已經打不通。

市場上活狗的價格更高,廣州從化市太平三鳥市場一名店主告訴記者,活狗每斤12元左右。廣州員村二橫路一家狗肉煲店主稱,每天能賣5條狗左右。登上餐桌時,狗肉的價格已經飆升到40—60元。

「狗不同於豬、羊等家畜,長大需要兩三年多的時間,自然價格要貴一些。」上述知情人說,儘管如此,正規的屠狗場仍然寥寥無幾。廣州增槎路凍品市場一名店主告訴記者,活狗比較少,凍狗每斤9元,但不清楚狗的來源和「凍」的時間。

「肉狗沒有市場,養殖成本太高。」山東濟寧一家肉狗養殖戶魯先生說,狗的餵養成本高,而且肉狗的肉吃起來「發膩」,不如土狗肉鮮。「現在我們向各地發的貨都是在農村飼養兩三年的土狗,平均八九元一斤。」

監管空白誰來填補

龐大的狗肉消費市場黑色產業鏈,終端卻面臨監管空白的尷尬,餐桌上的狗肉是否安全僅能靠店主「把關」。

一名法醫告訴記者,氰化物在高溫後會迅速分解,但狗無論是吃了毒藥還是中毒,血液會含有部分毒素。即使是活狗,農村的土狗也有患狂犬病、感染寄生蟲的危險。

昨日,廣東省動物防疫監督總所實驗室工作人員建議,如果出現狗肉中毒現象,或者發現採取毒狗獲取狗肉的極端方式,衛生防疫部門會針對市民投訴的問題對飯店進行抽檢。該工作人員提醒,考慮到食品安全,市民還是要到衛生等條件好的大飯店吃狗肉,最好是盡量少吃。

上述工作人員介紹說,目前廣東市場上狗肉監管屬空白區,因為相對於豬、牛,狗屬小動物品種,市場上流通的狗肉並無統一的屠宰場,基本是飯店通過私人渠道或在不正規的自由市場購買,採購難以形成有效的監督規範。不只是在廣東,目前全國範圍內肉狗定點屠宰場也寥寥無幾。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