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沒了,發展有什麼意義!

——安徽血鉛超標案惹眾怒


最近中國安徽省發生的數百名兒童血鉛超標的案件令全國震驚。

血鉛超標案在中國發生不止一次,媒體和輿論也多次呼籲政府和環保部門加強監管,但是輿論的呼籲以及民眾一次又一次的血鉛超標的事實非但沒有引起有關部門的重視,反而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這次發生在安徽懷寧縣高河鎮血鉛超標案件之所以引起公憤是因為導致血鉛超標的項目恰恰是環保部門引進的。換句話說,環保部門不但沒有起到監管環境保護民眾健康的作用反而助紂為虐。為此中國大陸多家媒體嚴詞抨擊當地環保部門的做法。

《廣州日報》報導指出,在「GDP唯上」的政績指揮棒下,招商引資被視為第一要務,甚至以行政攤派為各部門劃定任務指標,並將其作為考察官員政績的重要依據。在這種發展理念下,環保局自然也不能例外。由於有了招商引資的指標任務,環保局在招商時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所謂的環評也只當是走走形式。既然自己引進的企業都無法通過環評,這樣的環保局又怎能對其他部門引進的項目進行環評呢?有意思的是,懷寧縣環保局副局長辯稱,「這個項目招商的時候,是由懷寧縣工行招商的。由於工行完成了招商指標,而縣環保局的指標沒有完成,所以就讓縣工行把環保局加進去了,算環保局的任務也完成了」。一個現代政府,職責絕不應是全民招商,把招商引資視為所有政府部門第一政績的發展理念,根本算不上是科學發展觀。「環保局引進污染企業」的黑色幽默,無異於對行政攤派招商引資指標的最好註腳。最新消息說,懷寧縣環保局已責令這家污染企業停業整頓。如何整改暫且不說,但到目前為止並沒有聽到有關問責的表態。齊魯晚報指出,這起血鉛事件造成的危害是巨大的,但其成因並不複雜:按照國家有關規定,高污染企業與居民點之間的衛生防護距離不得低於500米,而博瑞電源有限公司與居民點只相隔一條馬路,距離不到100米。在這麼近的距離內長期試點高污染項目,附近的居民焉能不遭殃? 博瑞電源有限公司並不是偷偷摸摸地違法生產,相反,他們的違法行為經過了懷寧縣環保局的審批。血鉛事件發生後,面對央視《焦點訪談》的鏡頭,懷寧縣環保局副局長吳延聖一方面承認博瑞電源有限公司與居民點之間達不到衛生防護距離,另一方面承認該公司的高污染項目通過了縣環保局的審批;一方面認為血鉛事件與博瑞電源有限公司違法生產有關,另一方面聲稱縣環保局對該公司「監管是到位的」如此自相矛盾、大言不慚、公然侮辱民眾智商,有這樣不知羞恥的環保官員,發生環境污染事件幾乎是必然的。 中國經濟時報指出,近年來,儘管公眾的抗議聲浪越來越高,但中國仍在繼續發生兒童血鉛超標的事件。事實上,這並非是一起孤立的事件。2009年陝西鳳翔、湖南武岡和福建上杭拉響了血鉛超標的警鐘後,血鉛事件沒有減少反而屢屢爆出。繼其後的有河南濟源、湖南嘉禾縣、廣東清遠、四川隆昌、湖南郴州、江蘇大豐、山東寧陽……不難看出,無辜的兒童血鉛中毒,其通病就是身邊都有個若隱若現的污染工廠,比如陝西鳳翔中毒村附近有寳雞東嶺集團鳳翔鋅冶煉公司長年排放廢水、廢氣體;再如湖南武岡的中毒兒童其附近工廠環保設備淪為擺設。

《京華時報》記者指出,新年伊始,安徽省懷寧縣曝出部分兒童血鉛超標事件,博瑞電源有限公司未通過環保「三同時」驗收,超時違規試生產,是造成此次血鉛超標的主要原因。看罷新聞,既憤慨於企業的無良,也想起了那句著名的質問:人沒了,發展還有什麼意義?

對於中國的發展來說,快可能是一種必須,但在某些方面,慢有時也是一種能力。太快了,就會丟失很多東西,比如環境、比如道德。這些年,不管是社會建設還是生態文明的提出,都是對「慢」的一種領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