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防工程成中國式的貧民窟


北京市許多單位過去挖掘的地下人防工程(也就是人們所說的防空洞)如今成了中國式的貧民窟,這裡聚居著數以萬計貧困民工;昔日的人民防空洞,今天成了繁華北京的一道最黑暗的社會底層風景線,社會失敗的又一種現實。

近年,由於房租持續暴漲,租不起房屋的大批外來農民工被迫住進租金低廉的地下防空洞,由此形成了北京市的另一道風景:防空洞貧民窟。他們住在寒冷、狹窄、沒有窗戶、沒有光線、沒有衛生設備,極其簡陋的地下防空洞裡,像老鼠一樣過著不見天日的生活。因此,這些社會底層人被稱作「老鼠」,他們的棲身之所被稱作「鼠居」。

近年,北京許多單位為了開拓財源,將一些地下防空洞改成簡陋的住室用於出租,由承包人或中介經營。官方媒體報導說,在中國的各大城市,至少有大約 100萬人住在這種不見天日的地下防空洞裡。法新社記者最近走訪了住在北京防空洞的一些「居民」。該社1月11日發自北京的一篇報導說,冷戰年代留下的人防工程,現在成了中國大城市社會底層的縮影。

這些地下防空洞出租屋,租金通常兩三百元。一對從安徽老家來北京的李姓夫婦對法新社記者說,由於租不起租金昂貴的住房,他們兩個月前住進了市區一處利用地下三層防空洞改建的一間簡陋住室,住室僅四平米見方,牆壁油漆脫落,擺一張床就已佔去一半面積。這對四十出頭的李姓夫婦皺著眉頭說,地下室雖然簡陋,但還算暖和,因為外面氣溫已達零下;再說,租金便宜,月租僅200元。這對夫婦說,他們在北京街頭賣快餐早點,常常累月才能掙到2000元。

中國的地下人防工程,是當局出於備戰的需要,於60年代下令各地修建的。當時,中國各地成立了人防辦公室,責令城市各行各業大挖防空洞和用於防空的地下室,作為戰時人員與物資掩蔽。有些工程持續了十年,一直延續到文革期間。在這些人防工程中,數北京的規模最大,其命名為「地下城」的主體部分至今完好保護,屬於北京市對外重點參觀單位,但從來不對國內公眾開放。

這座北京「地下城」,其主入口位於崇文區西打磨胡同。老北京們都記得入口原有一個古色古香的門庭式建築,廊檐下方曾經挂有一塊黑底白字橫匾,上書 「北京地下城」字樣,現已拆除,但門口一對漢白玉石獅子還在。雖然過路人如今只看到塗著棕紅漆的大門和兩側的石獅,但依然顯得非常神秘。

這座如今門面簡陋,表面上看起來跟街頭旅館沒什麼差別的地下城,實際上異常龐大。據一些資料介紹,「北京地下城」全長30餘公里,在地底下伸向市區四面八方,直通故宮、中南海、天安門、紫禁城、火車站、天壇等重要的市政設施,可容納三十多萬人。其當年工程之浩大,可想而知。除了崇文區西打磨胡同的主出口外,「北京地下城」在天壇公園和市區一些地點還有其他出口,有些出口因地上新添建築物,已被封死。

除這座有名的主體地下城之外,北京各區還有無數大大小小的地下防空洞和地下室。隨著時間的遷移,人防工程管理機構曾將一些防空洞和地下室改建成社區公益空間,如閱覽室、放映室、乒乓球活動室或「紅十字救護室」等。但不知從什麼時候起,這些公益空間變成了地下出租屋,成了房屋出租中介所的一門常年生意。有些地下出租屋經營者為了招攬生意,還特地在這些防空洞裡設了小型超市和網吧。但是,就是在這裡,在黑暗的地下,聚居了無數貧困的民工和社會淪落人,形成一個政府和社會熟知但無人過問的龐大的底層社會。而政府是不會去管這些窮人的。政府的社會政策中,沒有他們這樣的貧窮農民工。他們注定是中國經濟建設的廉價勞動力,社會主義的邊緣人和失敗者。

但是事情最近突然引起了當局的關注。據《北京日報》去年12月7日的一篇報導,北京當局決定用於居住的防空洞今後將一律不再審批,合法的地下出租屋也會逐步關停。北京市民防局局長王永新說,凡用於住人的人防工程,合同到期後,一律不再續簽。當局同時決定,到2011年年底,北京市人防工程將清空住戶,騰出的空間主要用於社區公益場所、物資儲備庫以及地下車庫。此外,中國住房建設部近日也下發《商品房屋租賃管理辦法》及《公用人防工程停止使用通知書》,要求地下出租屋經營者停止經營。有些業主接到通知,令其 15天內將出租屋內的住戶清走。

當局的決定立刻招來地下出租屋經營者的抗議,又牽扯出與這樁龐大的底層生意相關的另一面。《京華時報》1月5日報導說,百餘名投資經營地下出租屋的業主聚集在朝陽公園南門抗議,認為政府應該對他們的損失負責。這些經營者認為,既然政府過去允許經營,現在下令停止,就應該給投資人以賠償。他們還說,經營者只是從中介或開發商處承租,民防局才是大房東。按照他們的說法,政府和民防局才是這樁見不得人的生意的真正業主。

據報導,已經發展成亞洲第一大都市的北京,現有1900萬居民,其中有500萬到700萬是外來農民工。由於戶籍制度的限制,這些外來民工享受不到任何社會福利,更不用說有權享受國家提供的社會廉租房。在中國經濟大潮的推動下,他們到城裡來尋找工作和飯碗,卻淪為城市的二等公民,甚至連二等公民還不如,只能是住在地下的「老鼠」。他們為北京的建設付出他們的青春和體力,得到的是低廉的收入,連最起碼的生活條件都沒有。他們進城打工,遭受的是剝削和各種不合理的待遇,享受不到中國經濟發展的果實。他們完全被政府和社會遺忘了,成了繁華北京的一道最黑暗的社會底層風景線,成了社會失敗的又一種現實。

出現如此一個龐大的底層社會,究竟是誰的責任?能怪那些地下出租屋經營者嗎?政府在開發利用這些地下人防工程時,為什麼沒有想到人的起碼的尊嚴?不管貧困者的生活狀況,利用外來民工的悲慘生活地位來增加經濟效益,在北京開發和經營這樣一個地下貧民窟的人;不顧人的尊嚴,製造了如此龐大的一個社會底層的人,又是誰呢?不就是北京市政府和民防局嗎?

利用防空洞創造經濟效益達到目的了,地下出租屋變得臭名昭著了,現在擔心一個社會底層在中國政治中心冒出頭來影響國家形象了,要趕人遮醜了,於是出臺新規,強迫停止經營地下出租屋。在新規定之下,這些被稱為「老鼠」的數以萬計棲身北京地下防空洞裡的貧困農民工,他們今後面臨的只有一個命運:要麼離開,要麼流落街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