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人家唱紅歌,自己的p股要乾淨 (圖)

——有關唱紅歌的六大疑問

2011-04-27 04:14 作者: 解濱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中共重慶市委宣傳部發起了「人人唱紅歌」的活動,作為向建黨90週年奉獻的大禮。這項活動得到了中宣部的首肯,並指導有關單位共同舉辦了紅歌徵集評選活動,從18132件參評作品中遴選出36首。重慶市委要求各地、各部門、各單位要充分發揮重慶群眾紅歌傳唱活動優勢和「唱讀講傳」活動特色功能,把36首歌曲作為全市社區紅歌賽、「天天紅歌會」及重要節點演出等活動的重點曲目加以推廣,積極引導廣大幹部群眾傳唱,使之人人會唱、人人能唱、人人愛唱,進一步掀起紅歌傳唱熱潮。在中宣部的積極推廣下,唱紅歌的活動在全國範圍如雨後春筍般開展起來。

聽到這個消息,筆者熱淚盈眶。多少年沒有聽到紅歌了,多少事都給遺忘了。四十年前的老傳統、全國一片紅的時光又回來了。

可是,當俺真的開始學唱那36首紅歌時,俺傻眼了。俺有太多的疑問,無法釋懷。

2011/04/26/20110426161242328.jpg

2011/04/26/20110426223931966.jpg

2011/04/26/20110426225112324.jpg
瓜瓜 陳曉丹

第一個疑問:黨啊,請告訴俺,瓜瓜有沒有唱紅歌?瓜瓜的女友陳曉丹有沒有唱紅歌?那個坐擁澳洲最貴豪宅的曾公子有沒有唱紅歌?雲松大少爺有沒有唱紅歌?如果這些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都不唱紅歌了,那您怎麼好意思讓別人唱呢?俺知道這些革命後代如今都很忙,都有很重要的公務要打理,但和群眾在一起唱幾首紅歌,應該不會難於上青天吧。瓜瓜在哪裡忙,俺不知道。但俺知道他此刻既不在朝鮮參加社會主義革命建設,也不在古巴反對美帝國主義,更不在國內農田裡跟老農促膝談心。都是革命後代,俺知道陳延年、陳喬年是唱紅歌的,毛岸英是唱紅歌的,那你瓜瓜憑什麼就不能唱幾首紅歌呢?就算你在資本主義花花世界享受著花不完的美金,也不能忘記革命老傳統,對不?

第二個問題:黨啊,俺糊塗,這36首紅歌算哪門子紅歌? 俺去查了一下歌詞,當場被雷暈。 大家說說,《相親相愛》、《套馬桿》、《今宵如此美麗》、《為愛乾杯》、《紅色綠色》、《圓圓的思念》,《家的牽掛》怎麼個紅法?尤其《套馬桿》,俺橫看豎看都是一首偷情的歌:

給我一片綠草
綿延向遠方
給我一隻雄鷹
一個威武的漢子
給我一個套馬桿
攥在他手上
給我一片白雲
一朵潔白的想像
給我一陣清風
吹開百花香
給我一次邂逅
在青青的牧場
給我一個眼神
熱辣滾燙
套馬的漢子威武雄壯
飛馳的駿馬像疾風一樣
一望無際的原野隨你去流浪
你的心海和大地一樣寬廣
套馬的漢子你在我心上
我願融化在你寬闊的胸膛

這要是在70年代,肯定是黃色,居然現在成紅色的了,學校的孩子們也要唱?從小灌輸野合有理,苟且萬歲的思想? 如今真是神馬都是浮雲啊。

說這36首紅歌是以熱愛黨、熱愛國家,熱愛民族為主題的。可《烏有之鄉》上有人不同意,說《國際歌》、《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解放區的天》才是真正熱愛黨的歌曲呀。俺也不懂,怎麼可以就因為那些歌裡有「起來,不願受苦的人們」、「他實行了民主好處多」和「民主政府愛人民」這樣的敏感詞就說那些歌曲不紅呢?要說愛國,那《梅花》和《中華民國頌》是最最愛國的歌曲了,而且曲調也比那36首要優美至少一萬倍,怎麼就不准唱呢?

第三個疑問:唱紅歌管用嗎?俱往矣。鄧公早就宣布中國革命結束,發展才是硬道理。現在這個人慾橫流的年代,扯起革命大旗,又要搞紅彤彤的那一套,是不是有點時光倒錯?文化部已經發文,禁止時光倒轉戲的上演。那中宣部還玩這種舊把戲,搞笑不搞笑?網上有人說唱紅歌是「病急亂投醫」。俺不知道中國到底有什麼病。但不管什麼病,唱歌能唱好嗎?對於老百姓來說,讓自己不生病,保住小命才是硬道理。唱紅歌,能讓孩子們不再喝三聚氰胺嗎?能讓豬豬們不再吃瘦肉精嗎?能讓染色饅頭消失嗎?能讓毒荳芽不再上市嗎?能讓地溝油不再回到餐桌上嗎?能讓老百姓的房子不再被強拆嗎?能讓賣菜老農不再被城管毒打嗎?能讓李啟銘、藥家鑫們不再撞人、殺人了嗎?如果不能,那還唱個P!

第四個疑問:黨啊,您要人人會唱紅歌,俺懂。那俺要是生就一副公鴨嗓子,破鑼喉嚨,五音不全,六音不齊,怎麼辦?頌美我們偉大的黨,至少也要祖英那樣的歌喉,少將級的資歷,朗朗級的天才,殷秀梅那樣的忠心才行。 俺不要說紅歌,就連黃歌、綠歌、藍歌、紫歌俺也不會唱,一個字,俺笨! 俺要是扯著一副破嗓子唱紅歌,那不是對黨中央的褻瀆嗎?您說怎麼辦?您要求人人都會唱紅歌,至少在可行性上就很不科學。俺要乾脆就是個啞巴,也要俺唱紅歌嗎?

第五個問題:黨啊,別說俺這副公鴨嗓子,破鑼喉嚨,俺就是有金嗓子、銀喉嚨,您也不能逼迫俺去唱誰誰的讚美歌呀。自打盤古開天地,讚美歌都應該是發自內心的,自覺自願的。有逼迫人家給自己唱讚歌的嗎?要讚美,首先就要愛。不愛的東西,怎麼去讚美?我上街去硬要求滿街的美女愛上我,那我不成了流氓嗎?就連世界最大的流氓戈培爾都沒有逼著人家高唱歌頌德國社會主義工人黨的讚歌。那您老憑哪門子勁發通知要別人歌頌你?你90高壽關俺屁事!你一個90歲的糟老頭子,自己娶個18歲的大姑娘享用享用也就算了,還要天下的公鴨嗓子也跟著祖英的優美歌喉給你唱讚歌,大家說說,這是個什麼行為?

最後一個疑問:您要大家唱紅歌可以,可我問您,您自己的屁股乾淨不乾淨?紅歌和黃歌最大的一個區別,並不在其內容(很多紅歌的內容其實很黃,反之亦然),而是在於唱紅歌的還有命令人家唱紅歌的人,自己的屁股一定要乾淨。這些要別人唱紅歌的,自己懷裡左手摟一個二奶,右手抱一個小蜜,海外存著著幾億美金,褲衩裡掖個美國綠卡,嘴裡卻高唱走向新時代,這是不是很噁心很膩歪?很多人白天在市直機關的大禮堂裡指揮革命幹部大唱紅歌,一到晚上就去KTV抱著小姐大唱黃歌。大家說說,就這也叫走向新時代?

叫人家唱紅歌,自己的屁股先要擦乾淨,這一點最重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