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管圍毆殘疾人 瀋陽小販死刑引熱議(圖)


北京有殘疾人向本臺反映被城管僱員圍毆。另外,刺死城管的瀋陽小販夏俊峰二審維持死刑判決後繼續受到關注,家人到北京求助申訴。

京城城管圍毆殘疾人
胡玉明尋找被打傷時的目擊證人。 (志願者提供/記者丁小)

近日北京朝陽區街頭經常可見一名殘疾人開著殘疾車在雙井京港國際附近轉悠,車頭貼著顯眼的告示,尋找4月28日他被城管僱用的「土匪」打傷時的目擊證人。接獲報料後,本臺記者週三聯繫上這位雙下肢殘疾的胡玉明。

他向記者講述當時經歷:「我當時在等紅綠燈,上來七八個人搶我鑰匙,我就喊‘土匪’他們沒穿制服,就說是雙井城管的。上來拽我下車,沒有拽下去,車也砸了,幾個人毆打辱罵我。」

因行動必需的傷殘機動輪椅被認為是載客的黑摩而遭砸爛,本身也遭到不由分說的毆打入院治療,胡玉明報警後警方叫來了城關執法局的領導協調,最後只同意賠償500元,甚至不足夠修車,而更重要的是無辜被毆,令胡玉明難以接受:「就算拉客你也不能打我呀!何況我沒有拉客!」

對於城管是否有權聘人代為執法,北京律師許志永說法律沒有明確規定,但打人無論如何都是錯的:「法律沒有禁止他們僱用別人,但僱人打人肯定是有問題的。」

與此同時,許志永週三還與到北京尋求法律援助進行申訴的瀋陽小販夏俊峰的妻子張晶會面,夏俊峰在遭城管暴力執法時用刀反擊致城管兩死一傷,週一二審宣判被維持死刑判決,由於他的二審辯護律師滕彪近日剛結束了70天被失蹤,受到當局重大的壓力,因此由許志永律師代為協助,許志永說:「夏俊峰實際上是防衛行為,我認為判死刑是過頭了。他們家屬二審就向我們求助,滕彪代理的,後來滕彪壓力很大,二審又判了死刑,這種情況下我們是有義務站出來幫助他們的。只有申訴了,最高法院還有死刑覆核。」

擺攤賣雞柳、烤腸等小吃的瀋陽下崗工人夏俊峰和妻子張晶2009年5月16日出攤時遇到城管執法,夏俊峰被強行拉上車回到城管分局勤務室後繼續遭到毆打時,他用褲袋中平時割香腸的折疊水果刀捅城管執法人員,造成兩死一傷。遼寧省高院駁回上訴,二審判決書回應辯方意見稱,無證據證明執法人員打人,因此防衛一說不成立。而事實上,夏俊峰家屬找到的6個能夠證明其被打的證人一審和二審中都沒有獲准作證。

除了最終判夏俊峰死刑,並賠償受害人家屬65.9萬元,據新華網報導同時政府補償被刺死城管各90萬,並為城管申凱申報烈士。

有天涯社區網友寫道:這之前藥家鑫案件中賠償死者家屬4.5萬元,人命的價值差別也太大了。更何況,藥家鑫那麼殘忍的殺害張妙後,那麼多的「專家」不顧群眾的憤怒想方設法為其開脫,從廢除死刑一直講到彈琴殺人,千方百計想留藥家鑫一命,可是面對夏俊峰,在大家表示原諒他希望輕判的情況下有些人恨不得馬上把他置於死地。

署名賀方的搜狐時評寫道:雖然夏俊峰終審被判處死刑,但從法律程序上看,其生死還命懸一線,要看最高人民法院在死刑覆核時,是否對終審判決做出程序上的認可。至少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起小販刺死城管案尚且存在需要向公眾澄清的疑問。而事實上,夏俊峰是否被打,對於其行為的定性及其定罪量刑,都具有決定性的作用,茲事體大,不可不慎重。

百度貼巴網友寫道:夏俊峰被判死刑,必將有更多無辜、無助的商販死在城管手下...如果正當防衛而被判死刑,那將不再有罪與非罪、善與惡、生與死的界限,我們社會中本已非常可憐的規則的力量,也必將被邪惡、混亂和野蠻所摧毀。

夏俊峰案再度掀起對城管普遍暴力現象的批評,一條去年發生在吉林前郭縣數名城管暴力圍毆手機店主的視頻再度在網上熱傳。


視頻轉載:吉林前郭縣數城管暴力圍毆手機店主(56我樂網)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