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採訪過拉登的記者:惡魔真的恐怖(圖)


採訪過拉登的唯一記者:這一天來得太遲
世界上唯一採訪過本.拉登的記者,這一天來得還太遲了。

曾經採訪過薩達姆的皮特.阿內特,是世界上唯一採訪過本.拉登的記者。他近日接受時代週報採訪時,講述了他採訪本.拉登的全過程。

與文明世界背道而馳的願景

談到對本.拉登被擊斃的感想,皮特.阿內特說:我只覺得,對這樣一個人,這一天來得還太遲了。我當年採訪他時,他就表露過這一點。他說他要殺人,他要建立一個大的伊斯蘭帝國,一個純粹的伊斯蘭世界。在他的想像中,這個世界中婦女是不能接受教育的,只能接受宗教教育。他的使命是與文明世界背道而馳。

他生於一個非常富裕的家庭,但最終背叛了他們,然後又背叛了世界,想要創造一個他想像中的世界。他策劃了很多殘酷的暴力事件。9.11和阿富汗戰爭都是他幹的,還有在西班牙、在巴黎、在英國發生的各種恐怖事件,成千上萬的人死亡。他是一個像惡魔一樣的罪犯。

每一次恐怖襲擊之後,他都會將此拍成錄像,到處散發,並高度讚美這些實施了恐怖行動的人。他的行為其實改變了世界,整個西方對恐怖主義的氣氛感受非常強烈。他使​​這些國家因為反恐,也必須支付巨額的開支。

危機四伏的採訪行程

阿內特說聯繫這個採訪花了3個月,是通過本.拉登在倫敦的辦事處聯繫的。阿內特是第一個報導海灣戰爭的記者,又在阿富汗多年,拉登知道他,又想藉CNN揚名,所以就接受了採訪。

阿內特回憶道:經過他們的允許後,倫敦的人陪著我們飛去了阿富汗的一個城市,叫賈拉拉巴德。那是一個被塔利班政權管理的城市,不歡迎任何外面的人進入,是個無法無天的城市。我們是唯一被允許進入的三個美國人。在那裡等了六天,仍然不知道是否能採訪他。每天,基地組​​織的人都來檢查我們的設備。直到有一天晚上,基地組織來人說,可以走了。採訪時什麼也不能帶,只能帶一個很小型的DV機,被嚴格檢查過。然後要我們戴上墨鏡,並用黑色的膠布把眼鏡全蒙起來。我能感覺到車子在上山,每行駛二十分鐘左右,車就停下來,帶著槍的基地組織士兵檢查我們,並對我們說,「你們小心點」。

到了山頂,眼鏡一拿開,周圍有三、四十個士兵拿著槍虎視眈眈地對著我們。後來在採訪中,拉登向我們解釋,他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曾經有七次,由沙烏地阿拉伯派出的人偽裝成記者,想要幹掉他。因為沙特痛恨拉登,而拉登也把沙特當成攻擊目標。所以基地組織很擔心,這些記者後面會跟著一些想要暗殺拉登的人。

向美國宣戰

據阿內特回憶,拉登接受採訪時,提到「向美國宣戰」。但當時,阿內特認為拉登對美國宣戰不過是「誇誇其談」。直到9‧11那一天,他從紐約的房子裡望出去,爆炸的濃煙佈滿天空,耳邊傳來朋友之子死亡的噩耗。他才相信,這個「惡魔」真的恐怖。

採訪發生在1997年3月的一天夜晚,阿內特這樣描述見到本.拉登的情景:「一個滿臉鬍鬚、個子很高(約有1.9米)的男人用AK-47突擊步槍推開門,他需要彎著腰才能進入這座在半山腰上用泥土堆砌而成的小屋。泥屋裡鋪著破舊的地毯,用燈籠照明。外面凜冽的寒風呼呼地吹著。我們熱切地希望這就是本.拉登—美國和英國情報局認定的世界上最危險的人物。」

「他直起身來,包著白色頭巾的頭快要碰到屋頂了。他的長鬍子裡夾著灰白的鬍鬚,沒有笑容,眼睛裡閃爍著固執的光芒。他穿著白色長袍,長袍外還罩著一件迷彩戰鬥夾克。他對我們點點頭,解開夾克,然後坐在我們對面的破毯子上。他側擁著那支步槍,就像擁抱著他最喜愛的孩子。」

阿內特說他準備的30個問題,拉登不許追問。

採訪時是否感到恐懼?

阿內特說他當時並沒有感到恐懼,他採訪過很多大獨裁者,比如薩達姆、卡斯特羅、貝布托,以及非洲、中美的一些國家領袖。他那時相信拉登的人不會對他們構成危險。不過他說如果在今天,就不會是那種感覺了,很多記者被基地組織殺害。2000年時,有一個《華爾街日報》的記者,在接近巴基斯坦的卡拉奇試圖採訪本‧拉登,當他正在和拉登的助手聯繫時,就被基地組織殺害了。後來在索馬里,也有記者被基地組織殺害。

當時賈拉拉巴德是塔利班控制,沒有美國人,所以他們進入之後,美國就沒有太多機會得到他們的線索。如果他們真知道我們見面的時間和地點,會否採取行動,就很難說。

他們在當地等了六天,並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採訪到他,上山後還等了一個小時,這段時間,基地組織就在觀察周圍的情況。採訪完畢,本.拉登先走,他們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才被允許離開。

皮特.阿內特:批評新聞使自由延續

皮特‧阿內特表示,新聞的普世價值之一就是表達的自由,這種自由是沒有限制的。在美國,人們相信,批評的新聞是非常重要的,正是批評的新聞,使美國的自由得以持續。

他舉例說在越戰的報導裡,他曾經批評過三屆美國總統,肯尼迪、約翰遜和尼克松。越戰中成千上萬的人戰死,也花費了巨額的軍費開支。我和其他的美國記者都質疑這個戰爭,試圖揭露真相,告訴讀者。後來導致停戰了。歷史也證明我們是對的。

他說:「我對批評是不在意的,因為批評就是這個工作的性質。不過如果我真的因為說真話受到了懲罰,被送進了監獄,可能我就不會這麼想了。所以言論自由是重要的,它保證了記者不會因為報導真相而被送進監獄。在美國,這是有保障的。」

皮特‧阿內特輝煌的記者生涯

著名記者哈波‧斯塔姆這樣讚揚了阿內特:任何一個記者都無法與他相比,阿內特是越南戰爭回憶的百科全書。他從一開始就在那裡,一直呆到結束。

拉登之前,另一個令世界痛恨的人物薩達姆,也衣著筆挺地接受過他的訪問;在古巴首都,卡斯特羅邀請皮特和他打一場拳擊賽;面對波斯尼亞的前任軍事領袖拉德科姆拉迪奇,皮特直率地指責他犯了戰爭罪;在巴基斯坦,他與前任女總理貝布托聊天;在印度尼西亞的記者會上,他採訪了偉大的電影演員卓別林。

阿內特的記者生涯始於1962年,作為美聯社的記者報導越戰。當時交戰的政府控制了所有船隻,為了將報導送回報社,他把新聞稿裝進塑料桶,每天咬著桶往返游過湄公河,把最新戰事發回美聯社。

皮特‧阿內特採訪到越來越多的故事證明,美國發動越戰的失敗。他對於越戰的報導也載入了美國新聞的史冊,阿內特在1966年因此獲得普利策國際新聞獎。

作為CNN的著名記者,阿內特還全面報導了海灣戰爭,並受到薩達姆的邀請前往採訪。「在採訪之前,我們被脫衣搜身,還用消毒水洗了手。」一支鉛筆,一支墨水筆是唯一被允許帶入的工具,面對薩達姆時,伊拉克國家電視臺的攝像機已經準備好。直到採訪本‧拉登,皮特認為,薩達姆是他採訪過的最重要的受訪者。

阿內特採訪薩達姆帶來巨大的爭議。CNN受到了34位眾議院的聯名指控信,說對薩達姆的採訪,「給了這個精神錯亂的獨裁者一個傳聲筒,讓他得以對100個國家大放厥詞」。

海灣戰爭開始後,城市遭到大肆轟炸,所有的記者都撤走了。CNN也不例外。但阿內特堅決要求留下來,他對同事說,「我衡量了這裡的形勢,我們可以在這裡存活。假如我撤離這裡,我會覺得應該把工資退還,因為我沒有完成公司聘我做記者應該完成的任務。如果CNN命令我撤出,老闆泰勒特納則應該退還公眾的錢,因為撤出就意味著未能為公眾服務,有違他向訂戶做出的每天24小時新聞服務的承諾,我們不能將新聞留在身後,一走了之。」於是他留了下來。

1998年,皮特從CNN跳槽到NBC(美國廣播公司)。他接受伊拉克國家電視臺的採訪,他在採訪中宣稱,美國的作戰計畫失敗。一夜之間,3.5萬封郵件抗議他的報導,許多批評家指責他戰場上的言論。NBC難以抵抗如此之大的壓力,不得不解雇了皮特.阿內特。

可是,很快,英國倫敦《鏡報》高調僱傭了阿內特:在頭版頭條發布廣告說,「因說真話而被美國解雇,因繼續說真話而被《鏡報》僱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