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澤湖水位下降致明祖陵地宮拱門重現(組圖)



5月17日,武漢長江大橋橋墩下的水位線已「露底」。


露出真身的明祖陵地宮拱門和甬道。


拱門石磚上的明代硃砂。

明祖陵地宮拱門甬道重見天日

明祖陵位於盱眙縣洪澤湖的西岸,是明太祖朱元璋的高祖、曾祖、祖父的衣冠塚及其祖父的實際葬地。朱元璋一統天下以後,於洪武十九年(公元 1386年)在此地建祖陵,追封並重葬其祖父朱初一、曾祖朱四九和高祖朱百六三代帝后,次年在陵前建享殿,永樂十一年(公元1413年)朱棣又建欞星門及圍牆。

公元1680年,黃河奪淮,明祖陵和泗州古城一起被埋葬於滔滔洪水。此後近300年,洪澤湖下有個大墓——一代皇陵留於世間的,只剩下這一句附近居民代代相傳的戲言。

連日來江淮一帶遭逢大旱,洪澤湖水位連續下降已近死水位。昨天中午一個電話驚醒正在小憩的記者,那急促的聲音屬於明祖陵管委會主任胡仁生。「露出來了,明祖陵地宮甬道和拱門露出來了,300年來第一次啊……」再無心聽老胡說些什麼,記者匆匆驅車,直奔明祖陵所在的江蘇盱眙。

水潭見底,地宮拱門甬道露真容

一個多小時後,採訪車駛入盱眙境內。這座此前數日名字總和旱情一起出現在電視報端的蘇北小城,仍如往日般安寧平和的街景市貌背後,必會是那隨大旱而來的憂慮焦急、劍拔弩張。正想著這些,車已在明祖陵景區大門前停下。

滿臉疲憊的胡仁生早等在那裡,顧不上寒暄便帶著一行人疾步趕到陵前。記者曾多次到過這裡,每每所見總是一汪潭水,水位低時會露出一些圓形石拱。記者也曾多次站在這汪和洪澤湖相連的潭水前,聽如老胡般的知情人,介紹那水下的種種。如9個大小不一的拱門分別象徵著朱元璋祖父、曾祖、高祖以及他們各自的后妃;如拱門前有甬道,拱下有漢白玉所砌橫樑;最令人心系神往的當然是那地宮,其中的隨葬之物、歷史留存和難以言說的神秘。

而昨天,當記者再次駐足潭邊,潭底竟能一覽無遺。9個拱門、拱下的橫樑和甬道頂端盡數露出了真容。即便它們的大部分還深埋在潭底淤泥下,但僅一個輪廓、一方格局,已能讓觀者倍感震撼。記者幾乎是縱躍著落到了那漢白玉橫樑之上,其實如果不是老胡介紹,根本看不出梁的質地,歲月在它身上留下了數不清的斑駁印跡,甚至與兩端的石磚都難辨彼此。有工作人員用小鏟仔細地除去磚外淤泥青苔,竟露出一抹驚心的紅,「那是明時的硃砂,顏色能千年不褪,確是神奇。」老胡在一旁說。

俯身從拱門向內看去,裡面也有積水,據說水下更有深不可測的淤泥,也因而數百年來擋住了所有盜墓者和考古者的腳步。再往裡看,有的門內黑不可見。按照老胡的說法,那一片漆黑裡、磚牆之後、水淤之下,便是神秘的明祖陵地宮。一水之隔、數步之遙,站在這據說已是300多年來世人與眼前皇陵距離最近的所在,記者眾人心有不甘地探了又探、看了又看,盡都唏噓。

有附近居民從拱門裡打水留念

採訪間,不停地聽老胡重複那句「300多年來第一次」,這個從小對明祖陵心懷神往,後來主動從旅遊局副局長位子上申請調往景區管委會的44歲漢子,從致電記者開始,便一直保持著亢奮。「600多年的歷史遺蹟,300多年的水下皇陵之謎啊。」因愛成痴,矢志研究明祖陵的老胡說,當他的腳落在甬道,視線穿過拱門,他覺得自己離那個驚心動魄的謎底近了一大步。

同樣激動的還有周圍居民,63歲的村民朱學澤便是其中一位。「從小就在這裡玩。」老朱記得關於明祖陵所發生的一切,他看到過當年因水位降低而露出的石像;偷偷躲在草垛子裡看過專家們來這裡考察;重建墓園包括景區開工,他曾作為工匠扛石挖泥;甚至,他今日的官方身份還可以算是景區僱請的守陵人。

而其實,朱學澤的祖上確是標準的明祖陵「守陵人」,據說當年朱元璋修祖陵時,給這方圓幾十里內的村民都賜姓朱,世代守陵。直到現在,明祖陵景區附近3萬多居民裡,仍有近八成姓朱。對朱學澤們來說,雖然守陵早已不是家族使命,但生於斯長於斯,早與這水下皇陵結下了深厚的感情。「這一帶的小孩子,都是從小在這裡玩到大。」即便後來成了景區,有了高牆相阻,對村民們來說,說起明祖陵,說起這一灣曾是「一條小河」的水潭,仍是如「村頭一棵老樹,屋後一口老井」般親切熟絡。

儘管如此,朱學澤他們仍從未見過這次因乾旱重現的地宮拱門和甬道。甚至在村民們的傳說中,「水底下有神靈保護,保護著老皇陵不被人發現打擾。」

但古陵即現,好奇終究戰勝了敬畏,老朱說他乘著下潭幹活的當口,不但多次把頭探進拱門一看究竟,還好好在那些石磚橫樑上摸了又摸。「黑乎乎的啥都看不到,一摸一手泥,滑不溜秋。」老朱憨憨地笑,卻從屁股旁邊摸出一瓶水,顏色頗有些黃濁。「這是從拱門裡打的,冰冰涼,留在家裡做個紀念。」其實記者也曾下手探過拱門裡那些數百年留存的地下水,與門外那終年不冰的潭水相比,確是觸手極寒,一門之隔有如此差別,堪稱神奇。

為保護陵墓,將連夜調水淹沒

「既然都露出這麼多了,何不索性讓它露出廬山真面目?」記者對老胡笑言。

老胡告訴記者,其實這麼多年來,地方政府也曾想過上報國家申請挖掘,但考慮到文物出土後的保護問題,一經開挖,毀去的不僅是附近百姓口中的祖宗陵脈,更可能是關於皇陵修建、風水建築的一段寶貴歷史。「最終還是決定就地保護,把明祖陵完整地留給子孫後代。」基於同樣的考慮,前天當老胡看到潭中水位急降,拱門和甬道相繼露出時,除了震撼,他更感憂心忡忡。「按照專家的說法,這裡面的文物包括詔書、衣飾和各類殉葬品,價值之大難以估量,如果因水位下降使得墓門大開,危險係數將成倍增大。更不用說一旦暴露在空氣中,那些歷史遺存必定會遭受損壞。」老胡說。

思前想後,老胡和縣裡領導匆匆匯報,便商定下了引水再淹的計畫。「也就是等你們來看上一眼,下午5點我們就要開始往潭裡灌水了。」老胡說,幾輛水車早已調集完畢,水也從淮河中取出加滿,而到記者發稿時,那剛剛到這世間呼出300年的濁氣,與旭日清風短暫相會的地宮拱門、甬道,又將重歸水下,再享寧靜。

来源:揚子晚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