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為什麼特別害怕出錯

2011-05-27 16:04 作者: 許錫良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人為什麼特別害怕出錯?

關於中國人特別害怕出錯的事情,我記得英國哲學家卡爾.波普爾的著作《猜想與反駁——科學知識的增長》一書翻譯成中文版時,波普爾有一個自序說到中國人特別害怕犯錯的現象。他表示很不理解。因為,如果要真正追求知識,探求真理,那麼,犯錯是必要的階段。沒有誰的認識能夠繞過錯誤。因為波普爾認為,所謂科學知識的增長過程就是一個不斷證偽的過程,也就是試錯法。作為人,世界上並不存在全知全能式的認識方式。因此,每一種權威的科學理論與真知灼見,最終都是要被證偽,最後被新的有更強大解釋力的理論所取代。這個過程就是,P1->TS->EE->P2,對於問題1,人們提出假說嘗試解決(tentative solution)它。然後通過證偽來消除錯誤(error elimination),進而產生新的問題2。隨著問題的深入,對問題作嘗試解決的理論的正確性也就越來越高。科學知識的積累不僅僅是數量上的增長,而更應該是新理論代替舊理論的質變。波普爾的認識論幫助人類消除了權威永久霸佔壟斷地位,從而讓一切思想觀點都要站在開放的時代,隨時接受新的更有說服力的挑戰。這既是愛因斯坦的思考方式與認識方式,也是科學知識的增長方式。這樣的認識方式與唯物辯證法的那種全知全能,解釋一切的方式大不相同,也與中庸之道不相同。這種方式承認人人可能會有錯,所謂權威都只是暫時的,沒有人能夠在知識領域,在思想領域,成為萬世師表,成為一統江山式的人物。

因此,我帶著一個有趣的問題去試探一個個儒家學者:你對卡爾.波普爾的證偽理論與試錯法怎樣看?我一個一個去徵求儒家學者的看法,而且盡量找那些大牌的儒家學者,結果得到的答案主要是兩個:一是,不知道有這個人,沒有聽說過.二是,知道他,但是,他的證偽論很淺薄,沒有什麼意義。前者不足論,因為人家不瞭解,世界上思想家那麼多,不知道有一個波普爾也是正常的。問題是第二種。就是在有所瞭解的情況下作出了完全否定的判斷。這個情況正符合我心中預期的答案。因為,儒家學者,聖人王與帝王師情結非常濃厚,不可能會喜歡那個試錯法與證偽論的。因為這樣一來等於完全扼殺了世界上存在聖人的可能性。與儒家學者討論學術問題不但費勁,而且有時根本就無法勾通。因為一個要在在事實與邏輯的前提下,平等、自由、開放中探討學術思想問題,而一個是代聖人直接來宣示真理的。這怎麼可能討論到一塊?

思想實驗做完之後,我就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為什麼中國人那麼害怕錯誤?孩子就不用說了,即使成年人也是害怕錯。小學生寫錯一個字,罰抄一百遍。數學算錯一個題目,罰做二百道題。成年人更是害怕錯。其實學習上的錯誤是難免的。沒有錯誤就不可能會有真正的學習。西方教育界甚至乾脆把教室定義為:創造出來,專門讓孩子犯錯誤的地方。人從來不能夠從做對的事情中學習到新的東西,只有從做錯的事情中才能夠學到。因此,在美國的學校,寬容錯誤,特別是孩子的錯誤已經達成了一個共識。如果學生不肯犯學習上的錯誤,還要創造條件讓他們來犯,犯錯誤越早,學習就進入越早。否則就完全游離在真正的學習之外。美國著名教育改革專家雷夫.艾斯奎斯作為一個資深小學教師,他確實創造了56號教室的奇蹟,其實,這只是一間狹小簡陋的普通教室,但是由於他卓越的教育思想與對人和知識以及學習概念的深刻把握,他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教育效果。他在《第56號教室的奇蹟》一書中用專門一章論述錯誤與失敗對於真正學習的意義。有一次他請了一個醫學博士來聽他講自然課,他自以為講得很好,卻沒有想到他得到醫學博士這樣的評價:世界上再沒有比這個自然課更糟糕的課了。他感到很奇怪,因為他自認為講得精彩。因此,就進一步徵求意見。醫學博士說,很顯然,你的課將會使你的學生不再喜歡自然科學工作,二十多年過去之後果然這個班沒有一個學生從事自然科學研究工作。醫學博士解釋說,真正的引導學生進入自然科學的課,一定是要放下書本,拿起實驗器材。他們必須學習觀察、實驗、記錄、分析。最重要的是,他們必須失敗,並從失敗中學習。要將學生引導到實驗室,野地,直接面對大自然。然後讓學生觸摸,讓學生自己動手做。在試錯的過程中,去摸索,去培養興趣。在學習過程中,失敗是好事,沒有失敗就不可能會有真正的學習,也難以體驗到學習的樂趣。有一次雷夫在給學生上火箭模式製造課。結果前來聽課的老師發現,他的許多學生都將火箭模型做錯了,然而雷夫老師堅決拒絕聽課老師的更正。而要留給學生自己去發現錯誤,去更正錯誤。這個細節是非常重要的。事後雷夫是這樣說的:切記,「失敗」是由身為教師的我們認定的。在第56號教室,飛不起來的火箭不是失敗,只有當學生停止解決問題的嘗試時才算失敗。學生學習上的失敗與教育上的失敗是兩回事。學生做錯了,這是學習上的暫時失敗,可是如果學生願意繼續探索,尋找到原因,那麼,這在教育上沒有失敗,相反正是教育的成功。許多人將學生犯錯看成是了不得的事情,其實學生犯錯正是良好學習的開端。

中國的學校似乎始終在做一件事情,就是避免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犯錯。中國的學校培養出來的學生,主動性差,勇氣不足,探索能力與慾望都不強。害怕錯誤。實驗不會做,外語不敢開口,嚴重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與批判質疑的精神。社會實踐害怕出錯。相反,權威崇拜情結非常濃厚。像武漢五道杜少年黃藝博同學,在讀到「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時死也不肯讀下去,因為,他認為這是在褻瀆師長。正因為這樣的品性,所以,他才得以成為那樣的政治少年。總之,中國的學生大多就是溫室裡泡大的。

中國「文革」時,沒有寫過檢討的人大概只有毛澤東一個人了。因為他那「四個偉大人物」:偉大的導師,偉大的領袖,偉大的舵手,偉大的統帥。他是不會有錯的,歷為他是最紅最紅的紅太陽。那時如果誰敢說他也有錯,輕則坐牢,重則殺頭,立即會被判為「反革命罪」。

一個害怕犯錯的民族,所犯的錯常常會演變成罪惡滔天的罪。因為總也不肯作嘗試,總也不肯去試試小錯,所以錯起來就非常離譜,而且無法無天,無法更正。這點倒是很像自然界的雷電現象。小電不放,積聚起來就是震天動地的大雷電。因此,中國人現在變成了主要兩個特徵:一是害怕犯小錯,而終於積成大錯。二是,犯大錯,仍然不肯承認,更不肯更正。犯錯其實不算什麼,世界還找不到一個不犯錯的人與民族,但是令人恐怖的卻是錯得離譜,錯成指鹿為馬,顛倒黑白了,仍然沒有人敢站出來指正錯誤,而且要將指出錯誤的人關押起來,甚至殺掉。這才是無可救藥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