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還沒找到!中國外逃最大的貪官是他 (圖)


 2011/06/16/20110616010926132.jpg

近日,央行報告稱過萬貪官外逃,攜款8000億,比前幾年的預測長了4000億。也該漲了,房價都長這麼多了。可以想像一下,萬餘貪官如果集中在一起打麻將,絕對蔚為壯觀。若在一起喝吉林德惠大曲,一次能喝光庫存精品陳釀。如果湧進美國華爾街傾囊而出,絕對搖蕩世界經濟。

那麼誰是最大的外逃貪官?筆者的吉林老鄉高嚴,曾任吉林省長、雲南省委書記、國家電力總公司總經理。他是不是最大的貪官還不知道,但他絕對是外逃級別最高的貪官。

高嚴,是高官,或許做事也是高,實在是高!他或許想給中國歷史留點記號,恰好是2002年9月18日,也就是日本侵華紀念日前後外逃,是為新國恥,有消息說已經逃至澳大利亞。

高嚴,吉林榆樹人,和筆者家鄉德惠一樣,這是個出高官的地方。1942年12月,高嚴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高嚴從小聰明伶俐,刻苦努力。如果不是東窗事發,他少年的事跡說不准成為青少年學習的好範本。

高嚴,雖然考不上清華北大,但是1959年8月考入長春電力學校熱力系統自動化專業學習,也就為他日後加官進爵提供了必要的平臺。

1965年,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並被提拔為副廠長,任吉林熱電廠團委書記。僅僅23歲,高嚴就走上了處級領導幹部的崗位。吉林熱電廠,是日本殖民者侵佔東北、殘忍建造的豐滿水電站的相關單位。

1967年1月,「文化大革命」中高嚴受衝擊,下放勞動。可惜,高嚴沒被當成資產階級或反革命批鬥,要不然陰差陽錯,將其迫害致死,中國少了一個貪官,文革多了些許亮色。

高嚴,在文革期間繼續攀升。1975年,33歲的高嚴被破格提拔為吉林省電力工業局副局長、黨組成員,成為全省最年輕的廳級幹部之一。1986年1月任吉林省電力工業局局長、黨組書記。1988年1月任吉林省副省長。1988年12月後任吉林省委常委、省委組織部部長,副省長。

1992年3月,高嚴任吉林省委副書記、省長。此時我在北京讀書,聽說家鄉父母官高嚴的公子,俗稱「高衙內」,時常出入吉林大廈,吉林駐京辦將其奉若掌上明珠,呵護有加。高嚴事發後,吉林駐京辦一片啞言,急忙劃清界限。

1995年6月任雲南省委書記。1997年8月任電力工業部副部長、黨組書記兼國家電力公司副總經理、黨組書記(正部長級)。1998年3月任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黨組書記(正部長級)。8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共14、15屆中央委員。

高嚴犯了什麼天條,需要倉皇出逃?

據悉,早在1996年1月,高嚴在擔任雲南省委書記時,應香港某公司總經理韓某的要求,搭線雲南紅塔集團董事長褚時建,與其下屬公司簽訂了12800箱捲煙成交書,韓某因此而獲利960萬港元,高嚴收取了2萬美元好處費。事後,組織部門因褚有嚴重的經濟問題,免去其紅塔集團董事長。高嚴安然無恙,從紅塔集團出口中拿到了180萬港元回報。

高嚴的兒子高新元開始頻頻向電力系統的工程項目插手。高嚴在明裡暗裡支持兒子撈工程,高新元在國家電力系統為他人承攬的項目造價高達近3億元人民幣,涉及6個企業。僅此一項,高新元就收受請託方所送人民幣共計1080萬元、美元5萬。

高嚴的弟弟、妹妹、女婿、舅舅、表弟和一些朋友,共在國家電力系統承攬了18個工程項目,總計涉及金額5億多元。

就任雲南省委書記不久的高嚴,看中雲南省電視臺女主持人楊珊。高嚴在雲南包養了楊珊幾年,確實魚水情深。調到了北京,為了逃避監督,高嚴在上海設立「行宮」,與楊珊共享奢華。1999年至2001年,高嚴多次去上海「治病」,在高級賓館包租房間,每天食宿費高達1萬元,共花費84萬餘元。2001年起,高嚴還在花費300多萬元裝修的一棟佔地558平方米、價值650萬元的高級別墅。就這樣以養病為由,長期居住在上海的「行宮」裡,經常在床上擁著楊珊,用電話遙控著國家電力公司的日常工作。

2002年7月,有關部門開始向秘書黃雨瞭解高嚴的問題。於是,高嚴進行了出逃的準備工作。第一步,就是讓情婦楊珊幫助轉移財產。事後,僅被中紀委查出的轉移、藏匿的港幣、美元就折合人民幣500多萬元,還有勞力士牌手錶6塊,大量的金銀首飾等貴重物品。

2002年9月,九一八紀念日前後,高嚴,金蟬脫殼,飛往海外。噩耗傳出,一週內在香港上市的北京大唐發電和華能國際的股票下跌了11%,山東國際電源下跌了6.7%。

2003審計報告披露,國家電力公司原領導班子違法違規金額高達211億元,所涉金額之高,位居本次審計公布的所有違法違紀案件之首。審計發現,國家電力公司4年前召開的一次會議,短短3天時間竟然揮霍了304萬元,人均耗費2.4萬元。《新京報》7月2日載文說,原總經理高嚴的住宿堪稱「國賓待遇」。會議專門為他安排了一套8000元/天的總統套房;為了他中午休息,又花6萬元在另一處安排了一套特大套房,套房裡的設施棄之不用,按高嚴的個人喜好和身材特徵,專門訂做了實木傢俱、床上用品甚至抽水馬桶,另有兩名保安、兩名干警負責他的安全事務。

筆者王錦思注意到,關於高嚴的最後一次報導是2002年8月29日,當日高嚴會見了日本亞洲交流協會代表團。

高嚴,是遠在海外,還是隱匿在國內原始森林?相信這個情況,不是他自己知道。高嚴,飽食終日、頤養天年,是我國的新國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