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機場遇狗記(圖)


從北京機場出發,回日本,到了中國民航的櫃臺前邊,CAAC的小姐客氣地把老薩攔住了–大兄弟,你行李超重了耶。

可不是,一個多月沒見小小魔,吃的用的玩的都得給咱丫頭帶點兒吧?加上小魔女要的北京文學刊物,大魔女要的長城葡萄酒,輕輕易易就把箱子塞滿了。

怎麼辦?

這年頭法治社會您能怎麼辦?往外拿吧。正好帶的背包還空,於是託運變成了手提。

再稱,總算合格了,順利託運。

一邊拿登機牌一邊對那位小姐感慨:「當年咱們機場可沒管得這麼嚴啊。」小姐眼睛一亮:「咦,你也在機場幹過?你哪部門的?」

「RC。」老薩順口把原來部門的匪號報出來。

「呦……你咋不早說尼?」小姐看看老薩鼓鼓的背包,狀甚憫然,拋了一個媚眼道,「天下民航是一家嘛。」

老薩無語,心說你不會來點兒新鮮的嗎?我要是早說,你肯定告訴我:「天下民航是一家,幫忙忙,掏出來點兒,替俺們給普通旅客做個榜樣……」十五年前機場的姐們就這麼干的。

碰上了殺熟的,鬱悶。看看陰陰的天,心想今天恐怕不會太順。

果然,飛機起飛晚點了,到達以後,趕緊一邊打電話報平安,一邊等行李。其間忽然看見一件事讓人饒有趣味 – 只見一名日本機場女郎,施施然手牽一犬,在傳送帶周圍走來走去,嘴裡還不斷地重複著:「すみません(給您添麻煩了)。」

中國人和美國人十一個主要區別

這怎麼回事兒?遛狗遛到這兒來了?

仔細一看那女郎的裝束,才恍然大悟 – 這是用狗進行行李檢查呢。

八成,是弄死那個奧薩馬惹出麻煩來了。可這好像是美國人幹的,日本人這麼如臨大敵幹什麼?薩一邊想著,一邊取出相機,順手給那頭可愛的狗狗照了兩張相。

剛放下相機,卻見那狗狗忽然奔向一箱,又擠又拱。遛狗女郎拉了繩子,對某個方向比劃了個花裡胡哨的手勢,立刻兩名戴大蓋帽的傢伙如臨大敵地跑了過來。

狗狗繼續檢查其他的箱子,那兩個工作人員卻對著這口箱子相上了面。

難道…….難道我有幸目擊一場查獲恐怖份子裝備的現場?薩趕緊掏相機,準備 -- 慢,這包好眼熟啊–這不是老薩的包嗎?!

莫名其妙之下,薩顧不上拿相機,趕緊跑過去看。我記得很清楚,裝箱的時候肯定沒往裡面裝過手槍,炸彈,原子彈之類的玩意兒,難道說給小小魔的彈弓子也算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不等我開口,一名日方工作人員客氣地問:「您的包?」

「是啊,是我的,怎麼了?」

「請問,你的包裡有沒有攜帶肉食?」

肉?薩一愣,這才看清對方帽徽上「檢疫」兩個字。一轉頭,看見那邊那條狗身上,也帶著一個有「檢疫」字樣的大脖環。原來不是抓拉登餘黨,是查香腸熟肉的啊。

糟糕,從北京出來,帶了好幾袋小小魔愛吃的廣味香腸,還有一大塊雲南宣威火腿呢,這要是讓他們扣下,老薩拿什麼吊湯呢?

看我神色迷惘,日本官員以為我沒聽懂,趕緊解釋:「近來臺灣出現肉製品問題,我處嚴格進行肉類食品檢查,嚴禁進口,請配合檢查。」

難怪了,平時日本檢疫松得很,我說今兒怎麼改行市了?

本來想問,臺灣肉製品出問題,你攔著我這個北京來的幹什麼。張了張嘴,沒問出來。

一個中國,臺灣是我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原則問題,這可不能含糊。

那就只有讓他查了。可憐我那香腸跟火腿,早知道還不如昨兒晚上燉個火腿鮮筍小排骨呢。看看大阪也是天色陰沉,心說這就是流年不利啊,喝涼水都塞牙。

那只該死的狗,燉狗肉,連皮的……

胡思亂想著到了檢查站,按要求開箱子。日本官員開始進行檢查。

我的香腸火腿……嗯?哪兒去了?

明明記得我今天早上裝箱的時候塞進去的,如今卻不翼而飛了!

奇蹟出現了。

日本官員查了半天,一無所獲,疑惑地看看老薩。

好比貓和老鼠的遊戲,假如最後貓和老鼠都不知道這乳酪哪兒去了,可咋往下玩呢?

大概老薩比他更疑惑的眼神讓檢查官覺得心理有些異常,這位趕緊把眼神兒移開了,去看那條狗。然後,執坳地搖搖頭,把老薩的箱子又翻了一遍。

最後,還是一無所獲,在老薩期待的目光下,那官員心有不甘地拿起一包玫瑰涼茶,嗅了嗅,小心翼翼地裝好,深深鞠了一躬,道:「非常抱歉,給您添麻煩了。」

薩出了關,依然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兒。難道,早上老娘捨不得我把火腿帶走又偷偷塞回冰箱裡去了?不大可能,她也是堂堂一教授,幹不出這種和小小魔爭吃食的事兒來吧。

那狗肯定是聞出了香腸的味道,要不,它怎麼會對我這個箱子感興趣?

今天因為工作原因要先回公司,到了公司,我把箱子打開,又是一通好找–狗都能聞出來,我怎麼會找不出來?

還真找不出來–您想啊,那檢疫檢查官可是專業人士,人專業人士都找不出來,我能找得出來嗎?這種時候,您說咱們是應該相信專業人士呢,還是相信狗呢?

香腸……飛了?不能啊,這玩意兒又不是燕子李三。

困惑地合上箱蓋,薩往下一坐,忽然覺得背上硌得慌,這才想起自己還帶著一個鼓鼓囊囊的背包呢。

一摸這個背包,恍然大悟–哦!對了,香腸和火腿,都在這兒呢!

薩終於想起來,在那位CAAC小姐的「逼迫」下,薩不得不從託運的箱子裡拿了很多東西到背包中,雖然箱子裡數葡萄酒最重,但手提行李不能帶液態物品,所以我只能選擇了火腿,香腸,書……

香腸雖去,味道猶存,難怪那聰明的狗狗把老薩的箱子挑了出來。

真是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用孫悟空那句話說–造化啊!

看看香噴噴的肉腸,想起來按照某種規定似乎應該送回海關去。

算了,咱還沒有那麼自覺,晚上,還得靠這個給小小魔下飯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