僱主監控記錄無良保姆虐嬰鏡頭(組圖)


1

2

3

一個10個月大的女嬰,在醫院打針抽血從來不哭。身為孩子母親的高女士為此沒有欣慰,卻只有憤怒:孩子之前到底蒙受了多少傷痛,受到了怎樣非人的對待,才能夠在這樣幼小的年齡,做到如此的「堅強」?

昨天,一段保姆虐待女嬰的視頻在網上瘋傳,引起廣大網友的一片譴責。被虐待女嬰的母親高女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現在痛苦得不能自已,一方面是對孩子無盡的歉疚,另外一方面,是對於如此無良的保姆,整個社會只有譴責的權利,卻沒有懲罰的手段。

令人憤怒的視頻

這是一段令人髮指的視頻,主人翁有兩個:高女士10個月大的女兒依依(化名)和月薪2400元雇來的保姆、40歲的梁女士。

視頻開始,剛剛睡醒的依依在床上抬起頭來,可是她似乎沒想到要發生什麼。保姆從屋外急匆匆走進來,用力的將依依的頭按回到床面上,然後對著孩子的屁股就是幾巴掌。

接下來,視頻進行了切換,保姆正將依依高高拋起,10個月大的孩子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弧線,重重地摔在了床上。

視頻中還顯示出,保姆蹲在床頭,偷吃高女士留給女兒的水果。

孩子咋總受傷?

說起這段視頻的來歷,還要從頭說起。

高女士兩口子工作都比較忙,為了照顧孩子,2010年10月份,女兒剛剛兩個月大的時候,高女士通過中介給孩子請來了一個保姆。

「剛請回來那會,孩子就總受傷,頭上有包什麼的。當時保姆說是孩子不小心撞的,當時我們也沒多想,誰家孩子沒有磕著碰著的時候?後來孩子有兩次傷得比較重,一次是鼻子下碰破了,還有一次是腦門上裂了個口子,我們也沒追究!」

「今年5月份,一天晚上我去衛生間,就聽見保姆打孩子,‘啪啪’的,我和老公說,他不信。」

為了探究個究竟,高女士的愛人購買了一個鬧鐘式攝像機,擺在自己臥室的桌子上。

視頻令真相大白

角度有限、最多只能錄一個小時的攝像機畢竟有限,直到6月份,高女士才積攢全了保姆打孩子的證據。

「我們發現孩子睡著了她也打,嘴裡還罵,說什麼打死你之類的!」忍無可忍的高女士在和丈夫商量,並找好接替的保姆之後,6月17日,和梁女士攤牌了。「我老公和她說,以前的就算過去了,只要今天你沒打我女兒,我就不追究你了!結果視頻一打開,就是她扔孩子的鏡頭,完了還讓孩子啃她的腳指頭!」

「我當時氣得哇哇哭,這是10個月大的孩子啊!她來到這個世界上,以為這裡充滿了愛。可是這10個月,她的世界裡充滿了暴力。我一想這個,就覺得特別歉疚。你可以沒文化沒素質,但是不能沒有人性啊!」

中介還在給保姆介紹工作

事隔一週後的6月24日,高女士再次將保姆找來要說法,不想保姆梁女士反而責怪高女士,令她再也找不到工作了。

讓高女士想不到的是,在兩人交談時,中介依然在給梁女士打來電話介紹工作。

高女士說:「我當初找這個保姆的時候,是左挑右選的,沒想到還是出了這樣的事情。」「我之所以把她曝光了,就是想不要讓她再害人了,可是中介還在給她介紹工作,到底都有沒有良心?」

無良保姆只能譴責無「法」制裁

更令高女士鬱悶的是,對於保姆梁女士的做法,她只能譴責:「這方面法律有空白,處理不了她!」

律師譚德明稱,在保姆虐待兒童方面,確實存在法律空白。他說:「《刑法》裡,關於虐待的,只說明瞭是家庭成員,保姆這樣情況,不在這個範圍內。而且即使是虐待,也要造成一定後果,否則,法律也是處理不了的。」

「如果這位孩子家長與保姆簽訂了合同,且合同中有條款約定不許打孩子,那麼可以按違約要求保姆賠償!」「如果上述條件不具備,那麼確實,對於這種行為,只能從道德成面上給予譴責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