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先念當官 妓女的領班(圖)

——中南海日記 中共中央書記處見聞 第4集-賭徒,妓女及李先念當官


今天將為大家播報的節目是胡耀邦和趙紫陽擔任中共總書記時中共中央總書記處見聞錄,本節目的主要內容來自於吳稼祥先生的著作─《中南海日記》,本節目記錄了80年代中國大陸的一些事件及中共內部的一些秘聞,為了便於聽眾收聽,我們在有些地方加了小標題。

2011/09/29/20110929010122281.jpg
李先念和鄧小平、陳雲在一起。

中共當官哲學之賭徒和妓女

今天山東的朋友吳曉夢來,在家請他吃飯。我們談了些官場情況。我告訴他,在官場上我感到痛苦。我的價值和長處都不在這裡。我有一種強烈的想逃離這一切的感覺。

談到做官之道,我有一個發現:在中共官場上,要陞官,當「賭徒」;要保官,當「妓女」。賭徒一般把賭注下在最粗的腿上。鄧力群是「賭徒哲學」大師,他敢向陳雲下注,不惜得罪鄧小平。其實他看準了除鄧小平以外的老人們都不大贊成改革,他的注是下給以陳雲為首的老人幫的。

而李先念則是「妓女」的領班,他永遠不倒的奧秘,就是誰找「她」,跟誰睡覺。文革中和毛澤東上床,甚至和四人幫眉來眼去。現在又在鄧小平和陳雲兩張床之間穿梭。在起草六中全會決議過程中,他既同意鄧力群對胡耀邦起草的決議稿的批判,又同意鄧小平對胡耀邦決議稿的稱讚。

狼孩

說到官場,一個朋友說,現在的機關幹部人的功能都退化了。笑的功能退化了,一些幹部只會一種笑,對上司的媚笑。見到其他人,不知道如何笑。他和一個處長開 會住在一個房間,前後十幾天,沒有看到他笑過一次。有時,他很想笑,但面部抽搐幾下後,沒有笑意,終於放棄。語言功能也退化了。

他們只會說「文件語」,不會說人話。他把這些人稱為「狼孩」,我稱他們是「機關人」。這是一種新人,如何確切分類,還有待研究。

胡耀邦專機

飛機於下午三點從北京西郊軍用機場起飛。這是胡耀邦乘坐的專機,中辦主任溫家寳和溫的秘書王永海和我隨行。服務是一流的。未到機場就看見警戒人員,機上小 姐的臉總是陽春三月那塊最明媚的天。各種小吃、糖果、巧克力、蜜餞和牛肉乾等等,各種飲料不斷送上來。隨行的警衛人員六七個,還拿著步話機。

到了南京,警衛更多。一出機場,沿途到處都是軍警。顯然人們噎知道車上坐著什麼人。車隊到處,人們不約而同地把目光向車隊投來。有些路口已禁止其他車輛通行。他們害怕首長的自然生命受到損害,但似乎並不害怕首長的政治生命受到損害。

我們下榻東郊公園賓館。接待工作凌亂不堪,辦事人員不知道誰該住在哪兒,溫家寳和錢其琛該在何處吃飯。整個組織工作也無頭緒,我不知道我們要去哪幾個市或地區,溫家寳​​也不知道日程安排。

晚間,省委設宴款待,胡耀邦在裡間,我們在外間。完全是官場奉迎,但無復江南的文章之氣。酒還是美酒,人已非才子。

匯報學

「領導體制也有了轉變,以前是大隊支部,現在是村支部……」

「我插一句,你能談談村支部的現狀嗎?」溫家寳問。

「……哦,」這位縣委書記略微遲疑了一分鐘,然後說,「我過會兒還要詳細匯報。」

我知道,他再也不會「詳細匯報」村支部問題了。在官場上遛達過幾年的人都知道,遇上了一個一時答不上來的問題時該怎麼辦。在不成文的《匯報學概論》第1章 第3節裡就載明,「你應當說,我下面再匯報這個問題,然後,東扯葫蘆西扯瓢,滔滔不絕,盡說廢話,不留空隙,一直到開飯時間過去1小時,讓聽匯報的人只有 胃沒有心,只想到食物,想不到問題。這時你才恭恭敬敬地問,領導,還有問題嗎?」果然,那位書記再也沒有回到「村支部」的問題上來。

我早就想寫一本《匯報學》,在我們每天有無數匯報活動的國家,這本書可能會比登上美國《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首的書還要暢銷。只是宦海無邊,我涉足未久,不敢造次。不過,有幾條建議如果公諸於世,可能對無數恐懼匯報之災的同胞有所裨益。

一、要胸中有「數」。你一有空閑,就把各種數字背得滾瓜爛熟,說不出幾個數字來的領導人,等於砸了自己向上爬的梯子。在我們黨的字典裡,背誦數字的多少, 向來被看成是衡量領導才能大小,胸中有無全局的標誌。要不,耀邦的秘書李漢平說,耀邦每次散步,嘴裡總要嘟嘟囔囔地背些數字。

二、要搞數字轟炸。一開始匯報,你就要用數字狂轟爛炸聽匯報者的頭腦,讓他昏昏沉沉,拚命記錄,忘了要問的其他問題。你要知道,數字是一張有情的網,把領導網在網中央,網越放越大他越迷茫……哦,飯在等我,以後再說吧。

想起了那只螃蟹

晚間有好酒美食招待。茅臺酒喝了一瓶又一瓶。上螃蟹的時候,我想起一件往事,食慾大減。大約是59年,母親病臥在床,全家飢寒終日。實在熬不住,我到大食 堂(當時的「共產主義」食堂)去尋找吃的。裡邊杯盞交錯,美酒滿斟,正在款待嘉賓。我爬到桌子底下(當時只有四歲),去尋找大人先生們吃過的魚刺,有一點 肉的我再吃一遍。也許這些人就是什麼檢查團或下來視察的領導之類,其中有一個人可能看見了我,動了惻隱之心,把一隻沒有吃的螃蟹扔到桌子地下。我的眼前一 亮,像看見了一片美麗的陽光。我抓起螃蟹就跑,生怕有人要奪走我的寳貝。我氣喘吁吁地趴在母親床前,母親聽了螃蟹的來歷,抱著我痛哭起來…… 現在,當我坐上酒席,面對山珍海味時,我總不免想起那個桌子底下的孩子。

我聽見有人說:「你吃的不多……」我只能報以微笑。

人看人是一種樂趣

登上游船,半天開不出港。擱了淺。這兒的太湖水不深,湖水混濁,有點掃興。船是地質部在這兒的療養院的。溫家寳原是該部第一副部長,才能借用。中央各部在 全國各地名勝之地修建療養院無數,下邊競相效仿,大家都佔山為王,禁地越來越多。不屬這些高級單位的小老百姓,要想到這些美好的休憩之地,怕是難了。這就 是「歸屬社會」,找不到歸屬的人,獨立於社會政治組織之外的人,是活不好的。

剛剛落座,匯報又來了。看得出耀邦相當厭倦。一個攻勢結束,又來了一個合影攻勢,這是顧秀蓮導演的。她讓省地縣三級領導紛紛坐在耀邦身旁合影留念。耀邦對這種把他當成公園裡供人留影的石獅子的做法甚不以為然,他頭也不回,目視窗外的一片湖水。

歸途中和顧秀蓮的秘書小陸聊起來,我問她總是陪首長接待中央來的人,是否感到厭倦。她說,下邊的人還真盼著中央領導同志來,人看人是一種樂趣,總沒有人可看,大家都覺得怪沒意思的。我想,下邊希望中央領導來,可能還有別的原因,可以要錢要政策,可以顯示一下自己的政績……

晚上耀邦要到賓館門前的個體商店看看,這可嚇壞了保安人員,緊急動員,便衣成群,好幾處停著準備緊急接應的轎車。

我們住在七號樓。據說這是蔣介石為他的前妻毛氏蓋的。風格和我們中南海的房子差不多,外表灰不溜秋,非常不起眼,裡邊備極豪華,桌椅都是昂貴的檀木所做,嵌有大理石圖案。耀邦住在一號樓,室內有游泳池,比這棟樓又勝一籌。據說以前林彪來,就住那棟樓。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