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港閘區祁永才被精神病迫害紀實(組圖)

2011-10-01 09:14 作者: 唐玉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祁母含冤去世

祁永才是南通市港閘區幸福鄉幸福村十九組村民,因為其母親含冤去世而上訪。祁母1946年解放戰爭時期加入地下黨,為地下黨籌集軍費在一個印刷抗幣的工廠工作(《抗幣風雨錄》一書中記載了當時的歷史)。他的母親也曾經為地下黨代辦從上海西藥到中央的醫藥物資運輸,在艱苦卓絕的戰爭年代為國家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宋慶齡大傳》記載了這些輝煌的歷史功勛)。而這些貢獻卻給祁家帶來了滅頂之災。

文革期間陳毅等老一輩革命家受到了迫害,為了免除牽連成為迫害對象,祁把父親與陳毅的合影燒燬,失去了最有力的證據,為往後政府對祁的打壓埋下了禍根。文革結束後,鄧小平平反了一批冤家錯案,祁家卻沒有得到平反,祁母因此而上訪,只留下一份同事對她當年的身份證明作為證據,一直在江蘇省和南通市信訪部門上訪無果。

戰爭成為過去,他們一家人不僅沒有享受到老革命的待遇,平反問題也得不到解決,卻反遭到南通當局市、區、鄉、村的重重打壓,侵權長達16年之久,嚴重侵犯了國家法律賦予他們的合法權利。破舊房屋重建不批復,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一戶一宅的規定;收割的時節,生產隊的公有脫粒機不給他們家用,祁為了拿到脫粒機差點裹入機器中送命,莊稼只好爛在地裡顆粒無收。

2000年5月1日,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80歲的祁母到南通市政府上訪,被鄉鎮幹部截走,氣憤之中老人跟他們理論:「沒有我們歷經千辛萬苦,哪有你們現在的生活,你們卻反過來打壓我和我的家人,人家都可以建房我們為什麼不能,公用的脫粒機我為什麼不能用?」爭執中祁母被人狠狠的打了後腦杓後著地血流不止昏死了過去。鄉鎮幹部送其去南通市第一人民醫院後命令不許搶救,直接送進太平間,不留後患。他們通知祁家兄妹三人過去為母親結賬後醫院開出領屍證明,鄉鎮幹部卻不允許兄妹三人領屍,並聚集了1000多名警察將太平間圍得水泄不通,不許任何人接近,矜持長達2個多小時,喧鬧聲中醫院外圍觀之人不計其數,堵塞了醫院門口的主通道。無奈之下他們含淚為母親買了壽衣等領回屍首後穿上。

政府為了抵賴殺人罪行強行搶走老人的屍體火花,毀屍滅跡,以至祁母含冤而逝,不能入土為安。祁家人至今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骨灰也不知在何處,一個老地下黨員為革命奉獻了青春和血淚,卻落得如此下場,真是可悲可嘆又可恨!
(有醫院的領屍證明、火化證明、家裡母親的壽衣為證)

二、祁母被定五大罪狀 祁永才上訪被精神病

母親的含冤去世令祁永才一家悲痛欲絕,他執著於為母親討回公道,至今落得孤身一人。

南通當局為了賴掉殺人罪行,竟私自定下其母親的五大罪狀,卻沒有任何書面材料。祁不服起訴至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要求拿出其母親五大罪狀的證據,可南通中院至今沒有立案。

祁永才因此踏上12年漫漫的上訪歷程,多年的上訪並沒有想像的那麼輕鬆,他歷經千難萬險,九死一生。

為了不留後患政府不擇手段,甚至殺人滅口。他在北京上訪時,其妹妹曾被港閘政府買凶追殺,他們的摩托車把她撞傷,幸運的是躲避及時沒有造成重傷。

2003年10月8日祁永才在北京上訪,被港閘區政府截回南通關押至港閘區同濟醫院(精神病醫院),10月15日政府12個部門拿出統一對祁的精神病司法鑑定書。2004年3月8日上訪被港閘區政府關押至揚州五臺山精神病院,家人聽說後到醫院要人,後又被送至連雲港白虎山精神病院,共關押兩年零四個月之久。

酷刑沒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在連雲港白虎山精神病院他們用電擊、灌藥等手段令他受盡折磨。進行「治療」時,他們用七個身強力壯的男人撬開松祁的嘴巴,按頭按手按腳,還有的人頂住他的臉頰強行灌藥,按壓嗓子硬是讓他喝下去不准吐出來。由於長期大劑量用藥、折磨,一個鐵漢子變得神智不清,體態浮腫大量吐血,瀕臨死亡的邊緣,精神病院的醫生害怕鬧出人命,便由港閘區政府出面交涉,港閘區政府通知家屬並要求祁的兩個妹妹在精神病司法鑑定書籤字,承認他哥哥是精神病才肯放人。他的妹妹不肯簽字:「他沒有精神病,即使有精神病也是我們去鑑定!」政府的人反駁道:「你母親是被我們共產黨打壓的,你們要去精神病鑑定也要有我們派人跟著!共產黨的天下,你哥哥為你母親伸冤他就是精神病!」兩個妹妹不願哥哥像母親一樣含冤而死,無奈之下簽字認定了哥哥是精神病。

政府官員怕祁永才在途中死亡,帶著一名鄉鎮醫院醫生及一名家屬一起去連雲港白虎山精神病院將祁永才截回。由於長期的用藥其身體每況愈下,回到家以後仍然大量吐血,而政府並沒有給祁永才一分錢的治療費。後來也許是良心發現,也許是好人,一位官員自己送來一點錢讓祁永才治病。

在他兩個妹妹的精心照料下身體逐漸好轉。一天他問妹妹他是怎麼放出來的,妹妹說:「是我們被迫簽字承認你是精神病才把你放出來的!」祁永才失聲痛哭,捶胸頓足對兩個妹妹說:「你們不是救我是在害我,我情願死在裡面也不要你們來救!」兄妹三人抱頭痛哭。

他的故事讓人心酸,感慨萬千!後來祁永才因為身體落下病根一直沒能去北京上訪,只是在南通市級部門上訪或者寫信到省裡要求平反其冤案。因為「精神病的事實」,他的告狀無人理睬。執著的老人在家裡編寫了大量的上訪材料,把自己多年來寄到各部門的信編成日記,把在北京上訪所經過的路程畫成了地圖,以及他母親在戰爭年代運輸醫藥物品所經過的路程也都畫成了地圖並加上文字說明,大的足足有2米多高,小的是寄到各部門的上訪材料。

三、遭遇暴力拆遷

1946年解放戰爭時期,祁母曾與解放軍租住在一個老百姓家,南通解放後解放軍撤離,房子就交給了祁母,祁母買下居住。多年以後,由於房屋破舊祁永才申請原地翻建樓房並沒有得到政府的批准,嚴重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法》的規定,因為多年的上訪政府打擊報復,侵犯他合法的權利,買的建房材料一直堆在責任地旁邊(有照片為證)。

後來港閘區政府建了兩間瓦房作為解決上訪問題的補償,後來其妹妹又為他在原地建了兩間房屋。2011年上半年,祁永才所居住的房屋被列為拆遷範圍之內,港閘政府帶領地痞流氓頻繁騷擾,揚言房子一拆就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並說你死也要在合同上簽字,強迫祁簽訂拆遷公司的霸王拆遷條款。

2011年8月25日夜,港閘區政府派人偷拆了祁永才的房子,祁的房子被強拆後住在妹妹家裡,至今地痞流氓仍沒有就此罷休,每天到他妹妹家敲門騷擾,賴在他妹妹家,扔磚翻牆等無賴手段以逼迫祁簽字畫押,使強拆合法化。祁永才每天都在驚恐中度過,一是無賴的騷擾,二是隨時會被再次送至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國務院法制辦公布精神衛生法草案徵求意見至今沒有被落實,祁永才被精神病的事件至今都沒有得到公正的處理,祁母含冤去世,違法者依然逍遙法外,憲法規定的權利都得不到應有的保障,更不要說賠償了。制度的缺失,司法不能獨立,貪污腐敗造成了中國社會的種種悲劇,中國的法制進程還要走多遠!

附件: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第二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

第三十三條 凡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人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

第四十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有向有關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者檢舉的權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實進行誣告陷害。

對於公民的申訴、控告或者檢舉,有關國家機關必須查清事實,負責處理。任何人不得壓制和打擊報復。

由於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侵犯公民權利而受到損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規定取得賠償的權利。

祁永才聯繫電話:13515203117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