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家寶發難 挑戰中共一黨專制

2011-10-02 22:04 作者: 石濤

手機版 简体 2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溫家寶在大連再次發出了政治改革的呼聲,這次呼聲,我看網上文章包括法廣、BBC、德國之聲都有對這件事情的報導,但是報導還停留在像溫家寶歷次提到政改的說法,基本上保持在這麼一個水平吧。

我看過比較詳細的報導,就是把溫家寶的主要的一些論點,在這次論壇上所表達出來的內容,我們看下去會發覺,溫家寶這一次其實不太一樣。給我的感覺,溫家寶有點拼了老命,破釜沉舟了,就這麼干了,有點毫無後顧之憂的感覺,就是說他不管後面會怎麼樣了。

大概上個星期維基解密有條消息提到說,溫家寶想跟自己的太太離婚,有過這樣的想法,原因呢他認為家人在財產方面有些過分貪婪。他太太可能是玩珠寶玩的比較深刻吧,給我的感觸就是溫家寶想保持他自己獨立的那一面,可以這麼講。

法廣登的這篇文章比較詳細地披露出他當時在論壇上的發言,給我的感覺就是他有點拋開所有的顧忌直接挑戰今天國內的體制了。這個給我感觸比較深,他不像以往提到其它的說法,這次他有些具體的內容,他觸及下去就是非常的深刻,直接觸及到今天一黨專政的本身的這種體制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讓我們看看他當時在論壇上是怎麼講的。法廣的報導是這麼講的,九月十四號,溫家寶在大連第五屆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再次高調談到政改,而政改當中他直接提到要擴大民主,擴大民主可以先從黨內做起,由黨內逐步擴大到黨外。這個說法就是否定一黨專政,可以這麼講。

文章首先提到他這一番說法,其他八個常委保持沉默,而官方媒體對他的發言也保持冷處理,這個是比較正常的,但是八個常委保持沉默,我並不認為八個常委全都否認他,只不過就是說看火候怎麼說,我相信如果用個詞的話,各具鬼胎,各打自己的算盤。而溫家寶這種講法就是說有點破釜沉舟。

為什麼說破釜沉舟呢?文章是這麼介紹的,溫家寶演講的主題叫做實現更長時期更高水平更好質量的發展,意思就是說如果你不按照他所拋出來的觀點去做的話,那可能要完蛋,水平也談不上,就是要完蛋。他在提到所謂政改的是這麼講的,堅持依法治國,從制度上改變權力過分集中而又得不到制約的這種狀況,保證人民的民主權利和合法權益,維護社會公平正義。

這就是有點不太一樣,依法治國這是常說的話,但是他提到從制度上改變權力過分集中,這句話就很特別,今天的制度就是權力過分集中,今天的制度就是獨裁的制度,那他直接抨擊說制度上改變權力過分集中,我們可以解讀說,現在的制度他也認可這是獨裁的唯一的專制的政權,如果想改變必須改變社會主義制度,不改變這種社會主義制度,這種權力過分集中就不可能得到改變,就否定了中國現在現行的社會主義制度。

第二它又得不到制約的狀況,這種制度是不可能得到制約的。然後為什麼要這麼做呢?保證人民的民主權利和合法權益。今天老百姓沒有基本的民主權利,這是總理說的,因為現在的制度造成了權力過分集中,現在的制度造成了無法制約這些擁有權力的人,那現在的制度正是因為產生了上述兩點,所以老百姓基本的民主權利和合法權益是受到侵害的,民主的權利是沒有的,這是總理說的意思。

緊接著講維護社會公平正義,那今天社會沒有公平沒有正義,這裡他用了一個詞叫社會公平正義,他沒提到要維護社會主義社會的公平正義,他只是提到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他用詞一定有他的含義,用詞一定有他的講究,這種用詞的講究特別像溫家寶這樣的技術官員呢,他沒事吟個詩啊,他會有他內在的表達的想法,所以他用詞肯定是有講究的。

這裡我就提到他沒有用維護社會主義社會的公平正義,他只說要維護社會公平正義,跟前面是對等的。社會主義的制度是無法維護普通中國人社會的公平正義的,它所帶來的完全是不正義的不公平的,其實你就這麼反著看對了。

在文章裡提到溫家寶怎麼談到一個政治體制改革的問題呢?他是這麼講的,他說堅持依法治國,一個執政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依照憲法和法律辦事,並且嚴格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就需要改變以黨代政,把權力絕對化和權力過分集中的現象。為此,就必須改變黨和國家的領導制度。這個任務是鄧小平三十年前就提出來的,我認為今天尤為緊迫。

他把鄧小平推出來,也就是說這件事情不是他說的,這件事情是鄧小平說的。而現今的中共的握有權力的大的兩派,團派,胡錦濤這一派,江澤民這一派,都是鄧小平在位時和垂簾聽政時一手弄出來的。所以這裡溫家寶作為自己獨立的一派,或者說以總理之身軀,四朝元老的一個背景之下,他講出這樣的話,同時他抬出了鄧小平。

這段話就很特別,一個執政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依照憲法和法律辦事,並且嚴格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之內活動,那這一句話呢其實就代表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執政黨它的權力不能高過憲法,執政黨不能高過基本的法律,這是一個說法。

但是大家想一想,中共的權力之間的爭持的過程當中,有些人被以反腐的名義,被各種各樣的名義被打下來,當他被打下來的時候呢,在中共的高層有一個中共的紀檢委,中共的紀檢委是歸黨內使用的,中共的紀檢委本身它可以抓人,抓它黨內的人,抓它黨內的高級幹部,把一個人抓起來,把一個人禁錮起來,單從這一點說就是違反法律的。

可是在我們老百姓的眼中,中共的紀檢委做雙規的這樣的事情的時候,把它吹捧叫做廉政,中共也認為它自己在廉政,所以中紀委的工作就是監督這些黨內的高級幹部,而這本身就是違法法律的,可它幹的事情大家看起來又像理所當然的,所以黨的紀檢委本身就高於法律。

然後它怎麼幹的呢?把人抓起來,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交代他的罪行,罪行可能知道一部分,可能是可能不是,但是一切歸黨內處理,這個時候你看不見法律,這個時候你看不見法官,看不見檢察官,看不見辯護律師。確認這個人將被打下去的時候,中共會有一個詞,開除黨籍,開除公職,送交法辦。

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條刑法、法律,沒有權力制約中國共產黨黨員,沒有權力制約中國共產黨黨員當中的高級黨的幹部,必須被開除黨之後,被開除公職。他的工作是黨給的,所以在公職上,法律無法制裁一個帶有公職的人,公職是黨給的,所以法律沒有權力。

我相信這樣的新聞我們在每天的報紙上,網路上大家都可以看到,大家習以為常,覺得是很正常的事,大家還把這些東西認為說黨在廉政,黨很偉大,黨在清除清理黨內的腐敗分子。但一切的做法可都是超越於法律的,我們只去講這樣的行為,這樣的一個天天發生的事情,就是在超越法律,就是在違反憲法。

而溫家寶說一個執政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要依照憲法和法律辦事,並且嚴格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之內活動,所以溫家寶清楚的知道,在今天在中國的社會,黨的利益黨的權利高於一切,法律在中國是婊子,法律在中國是孫子,法律是給黨打工的,黨可以把它除掉,黨可以讓它這麼做和那麼做。

所以溫家寶後面就說了,這就需要改變以黨代政。他要廢除今天黨委書記是一個省,一個部,一個局裡面的第一把手,他要廢除掉黨在基層的代表,黨支部書記,黨委書記;車間主任就是車間主任,縣長就是縣長,省長就是省長,不能旁邊再來個省委書記,省委書記就是以黨代政,村支部書記就是以黨代政,他應該是村長而不是村支部書記。

這就是我提到的,溫家寶在挑戰中共的一黨專政,以自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這樣的身價在挑戰。接著說,正是現在國內這樣的原因,以黨代政的原因造成了權力絕對化和權力過分集中的現象,專制的體制一定是有專制的人,專制的體制一定有獨裁的暴君,專制的體制一定會出現一黨專制的領袖式的人物。

這就是我原來提到過的,誰是黨啊,你說誰是黨?黨不是個東西,黨你也看不見,作為一個省,看見的黨就是省委書記;作為一個公司看見的黨就是黨支部書記,沒錯吧,他就是絕對的權力,因為當你再往高去的時候你會發覺黨沒了,誰是黨?上級領導,上級領導通知,上級領導要求,上級領導發的紅頭文件,誰是黨?你還是看不著。

表現出來的這就是共產黨獨裁政權的邪惡,而這種邪惡,這種權力是溫家寶深深懂的,而他這一次在論壇會上,公開否定一黨專政,以黨來代替基本的政體的這種現象。所以這種現象的出現,我說溫家寶在挑戰中共的一黨專政絕對沒錯的。只不過今天中共最高層出現了權力的這種分化,沒有像鄧小平、毛澤東這樣的絕對的擁有權力的人。

江澤民現在是死去活來掛起來了,人已經那樣了,他自然喪失了他能夠對溫家寶也好,胡錦濤也好所具有的那種,他活著的時候他好著的時候的那種威懾力。所以獨裁的政權,獨裁的政體卻沒有一個獨裁的人物,就造成了各派勢力大家誰也不怕誰。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在出頭,以自己的方式在表達著自己目前對國內的一種看法。

對老百姓負責的人,他會從國家的角度提到,對自己完全負責的人,以這個國家作為自己掙錢平臺的人他會維護這個體制,他維護這個體制是為了給他的兒子能夠找個庇護傘,他維護這個體制是為了多賺點錢,給他的孫子賺更多的錢,這樣的官對普通的中國人是什麼呢?就是兒媳婦大肚子裝孫子,難道不是嗎?

溫家寶提到的社會公平正義,他說這需要通過改革來發展經濟,並且改變收入分配不公和差距過大的現象,讓人民群眾過上有尊嚴的生活,能夠享受到改革和建設的成果。大國撅起,我不叫崛起,我叫大國撅起,大國撅起使得今天普通的中國人,沒有過上有尊嚴的生活,這是總理說的,因為賺的錢被極其少數的部分的家族和人佔有了,而大多數人充當了世界工廠,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世界工廠,充當了這個世界工廠當中的最底層的製造者,以其低廉的生命價值,以其低廉的生命價格換取了握有權力的人在國際市場當中,利用低廉的產品價格產生的價格優勢。絕大多數的老百姓掙得極其微薄的工資,他如何能夠被擴展內需呢?

溫家寶所希望的擴大內需,他沒錢,老百姓的錢被當官的人剝削掉了,他上哪兒去能夠過多的消費。內需,他當然需要了,但他沒錢買呀,而他為什麼沒錢買呢?是握有權力的人掌握這樣的工廠,這些工廠以低廉的價格來衝擊國際市場,進入國際市場換取外匯,返回來使得這些握有權力的極少數的家族最大限度的獲得利潤,所以就出現了極其邪惡,出現了極其悲哀的場面。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國撅起是極少數人擁有極大的財富,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的消費國,而他的錢呢,榨取的是他同國民的,同民族的普通的更多數的中國人的血汗錢。而總理說什麼,說什麼我們希望擴大內需,來抗爭現在國際社會本身帶來的經濟危機。你老百姓就那麼點錢,被當官的榨取了自己的辛勤的勞動,他掙得那錢只夠吃菜幫子加豆腐,不敢吃豬肉,豬肉飛了,價格飛了,你讓他上哪內需去?難道不是嗎?這就是今天的現狀,這個現狀被溫家寶認可了,溫家寶在政改當中提到了。

此外溫家寶提到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要維護司法公正,特別他罕見的強調,司法機關要有獨立性。溫家寶說這話的原話是這麼講的,檢察機關和司法機關要保持應有的獨立性,不受任何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司法公正體現社會的公平正義,必須始終堅持這個方向。不可能的,在司法機關,在檢察機關都有一個位置叫黨委書記,黨委書記是這個相應機關的一把手,黨的絕對權力在司法機關當中,在檢察機關當中,所有人都無法抗爭的,他上哪去找這獨立性,他又怎麼去獨立呢?

不受任何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什麼樣的行政機關可以干預他?什麼樣的社會團體?中國共產黨是不是一個社會團體,中國共產黨是沒有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相應的政府機關註冊的一個非法的組織,這個非法的組織連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本身都被滲透了,都被控制了,這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你說他是合法還是不合法,你說這個黨國是個什麼東西?

和不受個人的干涉。我就說那句話,檢察機關的檢察官他聽不聽他們黨委書記的話呢?法院的院長聽不聽這個法院的黨委書記的話呢?我就問你溫家寶,你說他怎麼辦呢?你說他怎麼獨立呢?這個道理太簡單了。

此外溫家寶還提到另外一個概念,要切實保障憲法規定的公民的民主權利和民主權益,其中最主要的是選舉權、知情權、監督權和參與權。要切實保證憲法規定的公民的民主權利和民主權益,其中最主要的是選舉權。就在做我們這期節目的同時,全國各地所謂現在正在選舉,選舉當中有一些獨立參選人,所有全國範圍內的獨立參選人都遭到了當地派出所的迫害和鎮壓。

我問你溫總理怎麼辦?我相信總理知道,我相信總理又無可奈何,我相信迫害這些獨立參選人的警察他會說到的:你記住這是中國,你記住這是共產黨的天下,你參選,你有病啊,你吃多了,喝酒沒醒啊。他一定會這麼說,對吧?什麼叫參選?什麼叫知情權?今天告訴你什麼就是什麼。你還要知情權,進了派出所的人,幾個小時出來就死了,不是一個兩個吧?

警察把人不當人啊,今天在黨國的體制之下,中國人之間彼此下手狠哪,下手狠哪。任何一個正常的社會,我們沒見過同國民之間下手這麼狠,但所有獨裁政權的國家,國民之間下手就是狠的,彼此之間相處的各種關係都是以懷疑和自我保護的方式出現的。大家就明白溫家寶在這樣的會當中講起來我覺得是有的放矢的,直接觸及到今天一黨專制的這種體制。

溫家寶接著說,專門講一下選舉權,要擴大民主形式,要鞏固村民自治,要相信群眾能夠管好一個村,能夠管好一個鄉,管好一個縣。現在有的地方在認真總結經驗的基礎上,推進由村級選舉向鄉一級選舉的試點。我不知道他這個話是不是針對目前很多獨立選舉人遭到打壓而說的,但是我想說,這樣的講法是在挑戰今天一黨專制,是在挑戰吳邦國,是在挑戰江家幫。

溫家寶甚至說在擴大民主這個問題上可以先從黨內做起,由黨內逐步擴大到黨外,這樣比較穩妥,也比較現實。那我們就不知道他說從黨內做起,如何做起?黨內的選舉,如何選舉?這種直接的說法勢必造成今天中共的黨內的政治局一級的,部長省委一級的,這樣的官員以靠山的方式,以幫派的方式,以小集團的方式,這種生存,這種利益關係。

溫家寶在這份談話的最後的總結的時候他是這麼說的,我們這樣改下去,我們就會使人心平靜下來,使每個人都有安全感,使弱勢群體得到幫助,使大家對國家的未來充滿信心。我們反著看,這樣的改變下來,就會使人心平靜下來。今天中國社會人心沸騰,人們對未來毫無準備,人們對未來毫不知情,人們對發生的事情也毫不知情,對這個社會每一個人都沒有安全感。所以總理說會使得每個人都有安全感。

使弱勢群體得到幫助,今天的弱勢群體是大多數普通的中國人,是大國崛起的底下的分母,是大國崛起的真正的付出者和大國崛起的一個根本的原因,是因為老百姓喪失了自己基本的權利和權益,而被剝奪的和喪失的這部分呢成為了極少數權力者的利益、利潤、財富,他的財富就是這麼來的,但一切卻是以國家的名義。

總理就說了,這樣會使得大家對這個國家充滿信心。大家對這個國家沒有任何信心,有錢的人紛紛的出國,上億財產的人百分之八十幾已經把身份轉了或者正在轉變的過程中,變成外國人。他說的理由很清楚,我對這個國家,我對自己的財產缺乏安全感。因為他掙得這個財產是利用了這個國家現有的制度所產生的獨裁政權的具體的當官的人和腐敗貪腐邪惡的心理,利用了他這些有錢的人掙了錢了。

而他掙得錢是更多的普通的中國人的基本權益的被剝奪,無形中被剝奪,無形中遭到的損失而獲得的,在這樣一級壓一級的社會當中,他的財產自然沒有安全感,他的財產自然會受到威脅,因為他獲得的財產是威脅別人和以國家的名義,利用制度的邪惡來獲取別人的利益,從而使得自己致富的。所以他也深深地懂得這樣的制度在某一個時候,某一個地方,某一天會直接威脅到他,他從億萬財富扭臉可以變成一個赤貧者,成為一個被監禁者,這是獨裁體制所造成的人人沒有安全感。

溫家寶有嗎?沒有,溫家寶要有安全感,他不會今天表現出破釜沉舟的樣子,另外的八個常委有嗎?沒有,否則溫家寶如此出格的言論沒有人敢公開去說,他們保持沉默,因為他們在揣摩不好溫家寶這樣的表態,我如何表達?我那樣的表達是否有危險,是否合適,或者說我今天的力量是否足以對他抗衡,是否足以把另外其他的人打下去。

文章的最後提到這麼一個說法,他說有一個北京的知識份子在紀念有關文革問題的決議的三十年的這麼一個紀念會上說,現在很奇怪,非常的荒誕和詭異,政治局談的是經濟,而國務院卻談的是政改,這是今天政局非常詭異的非常令人感到恐惑和不安的一面。

我覺得很正常,為什麼政治局談經濟呢?因為政治局裡面當官的太想賺錢了,太想賺錢了。為什麼國務院談政改呢?是因為溫家寶他的人性與黨性在搏擊著,他自己的無奈,他個人的那種煎熬,而他是國務院總理,他是一把手,所以他談什麼算成了代表國務院談什麼。

至於溫家寶這份言論會怎麼樣呢?我覺得沒有人敢怎麼樣,只能去看著誰怎麼去站隊。因為另外八個常委個個心裏頭揣個兔子,至於往那邊去,他們在算盤自己的事,而九個常委加上溫家寶九個常委算在一起,誰也吃不掉誰。如果中共內部有什麼權力把溫家寶幹掉,那溫家寶過去代表國家,代表黨中央所展現出來的親民的形象就都將被否定。

而普通的很多的中國人在面對現在的局面,在面對目前的狀況來講,溫家寶如果被否定,可能激起國內更大的浪潮,真正的老百姓抗議的浪潮,這是很可能的。所以最後還是這句話,溫家寶豁出去了,把老命豁出去了,正在挑戰中共的一黨專政。

那好,謝謝大家,再見。

来源:SOH 【石濤評論】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