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趟火車我可不敢坐!」(圖)


「這趟火車我可不敢坐!」

一個總投資23億的重要鐵路項目,竟被層層轉包、違規分包給一家「冒牌」公司和幾個「完全不懂建橋」的包工頭;本應澆筑混凝土的橋墩,竟在工程監理的眼皮底下,被偷工減料投入大量石塊,形成巨大的安全隱患。

記者調查東北的一項在建鐵路工程時發現,工程中潛藏的管理漏洞與質量問題令人驚心。一條連施工者都直言「通車後我可不敢坐」的鐵路線,究竟在哪些環節出了問題,又在滋生怎樣的灰色鏈條?

層層分包:施工隊竟不懂建橋

曾做過廚師、開過飯店、修過路的農民工呂天博對建橋一竅不通,然而,2010年7月,呂天博卻簽訂了一份「施工合同」,帶著幾十名農民工開始修建一項重要鐵路工程的一座特大橋。

呂天博參與修建的鐵路名為「靖宇至松江河線工程」,位於吉林省白山市的靖宇縣和撫松縣境內,線路全長74.1公里,2009年由鐵道部批准建設,項目業主單位為瀋陽鐵路局。

2009年6月,瀋陽鐵路局對該項目進行公開招標,中國中鐵(601390,股吧)九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鐵九局)中標,隨後將一工程分割為多個標段,分包給多家建設公司,而其中一家江西昌廈建設工程集團公司(以下簡稱江西昌廈)又將工程包給幾個並無資質的農民工隊伍。

呂天博向記者介紹說,江西昌廈承包的工程內容包括頭道松花江二號特大橋、三號特大橋與勝利村隧道等,呂天博自己負責二號特大橋的施工,而三號橋及隧道工程的施工負責人和他一樣,都是沒有路橋建設(600263,股吧)經驗的農民工,簽訂施工合同前,沒人對他們進行過資質審查。

更蹊蹺的是,記者在調查此事時,又得到一個匪夷所思的消息:負責承包該項目的江西昌廈突然於2011年9月發表聲明,稱該公司從未與中鐵九局簽訂過靖宇至松江河新建鐵路項目的合同,並稱被犯罪份子偽造該公司印章承接了該項工程。

為證明此事,江西昌廈一名姓黃的法律顧問還向記者出示了由南昌市公安司法鑑定中心出具的幾份公司印章鑑定文書,黃律師稱,與中鐵九局和施工隊簽合同的並非江西昌廈的人員,而是一夥詐騙分子。

於是,一條投資數十億的鐵路工程,竟出現了被「騙子承包、廚子施工」的荒唐局面。

安全隱患:橋墩基座竟填碎石

更為嚴重的是,在幾座特大橋的施工過程中,還普遍存在偷工減料問題,由此帶來的質量與安全隱患難以預測。

據呂天博、鄭偉等施工人員反映,幾座特大橋在修建過程中,一些原本應全部由混凝土澆灌的橋墩基座,都被填放了大量碎石、砂石等混合物,給橋墩留下極大的安全隱患,而項目經理部卻照樣簽字驗收。

通過多方取證和現場調查,記者找到了3號特大橋12、13號橋墩被投放石塊的多份相關證據。

在頭道松花江3號特大橋施工現場,記者找到一位住在工地附近的李瑞林老人,問及向橋墩內扔石塊的事時,他十分肯定:「是有這事!在這幹活的村裡人都知道」。

李瑞林向記者介紹說,施工人員都是從對面山上的採石場買石頭,有時白天監理在不敢填,工人就連夜將石頭填入基座中。「12號墩(基座)是2011年6、7月施工的。施工那天,挖好的墩坑邊上本來有一大堆石頭,第二天早晨就沒了,你說石頭去哪了呢?」

一個名叫大偉的施工人員也在電話中承認,今年6月份,他曾親自向12號橋墩內扔過石塊:「一個姓高的雇我們幹的,從山上石場買了5000元的石頭,雇了兩輛翻斗車,從下午兩點開始,幹了一下午和半宿,石頭都用翻斗車扣到坑裡去了。」

記者又從幾段暗中拍攝的工地施工視頻中看到,有多臺鏟車正將大量碎石和渣土向基座內傾倒,而施工現場開著黃色的燈,明顯可看出視頻拍攝時間是在夜裡。記者蒐集到了3號特大橋的設計圖紙,按照圖紙,所有橋墩基座必須全部由混凝土澆灌。那麼,在混凝土中摻雜石塊,會有怎樣的質量問題?記者就此採訪了中鐵大橋局橋樑科學研究院的一名趙姓研究員。他介紹稱,在橋墩低部投放石料會使橋墩底部出現斜坡或嚴重的受力不均。一旦鐵路建成,長期遭受到各種力作用,就可能出現橋墩傾斜甚至斷裂的後果。

對於這樣的工程質量,一位叫麗明的施工人員更是直言:「他們扔石頭,我說千萬別這麼整。將來這趟火車通了,我可不敢坐。」

問題重重:暴露灰色鏈條

帶著對違規分包和工程質量的種種疑問,記者先後兩次來到工程承包單位中鐵九局和業主單位瀋陽市鐵路局。

按照合同法和建築法的相關規定,承包人不得將工程轉包給第三人或將工程肢解後以分包名義分別轉包給第三人;禁止承包人將工程分包給不具備相應資質條件的單位;建設工程主體結構的施工必須由承包人自行完成。然而,中鐵九局的轉包行為恰恰違反了這三條規定。中鐵九局三公司的一名王姓負責人則不經意透露了事情真相:「江西昌廈是瀋陽鐵路局的一個高層領導介紹進來的,你說我們怎麼審查。」

記者出示多份證據指出工程質量的問題,項目部一負責人聶喜峰先是表示自己並不清楚此事,記者隨即拿出一份項目部在2010年7月印發的《處罰決定》,文件稱,「江西昌廈公司,由你公司負責施工的頭道松花江3號特大橋工程,在灌注C35混凝土時野蠻施工,擅自用吊車挂吊斗向澆筑的混凝土中添加塊石,嚴重影響基礎混凝土強度……情節惡劣,後果嚴重」。

對此聶喜峰又表示,當時是現場監控發現存在問題,公司讓他們清理,並下發了文件。然而,記者調查發現,項目部在2010年7月後並未就此進行徹底調查,這樣的行為也並未停止。

来源:東方網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