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爭當艾未未債主的維權行為藝術(圖)



有民眾將紙鈔摺成紙飛機或捏成球狀,丟進艾未未家中。(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今天和大家談一下網民給艾未未借錢的這個事情。重大事件的發生往往會出乎人們意料之外,就在「自由陳光誠」運動在國內外迅速發展的時候,另一個事件突然發生了,而且它是以任何發起者都想像不出來的形式、速度和規模在推進著,這就是給艾未未借錢交稅的這件事情。先把這個事情簡單的回顧一下。

1522萬元天價稅單和罰款引發的借款潮

就在11月1日北京市稅務局給法人代表艾未未的妻子路青的發課公司開出了一張1,522萬元的稅單,據說是補交10年所欠的稅款和罰款,稅款是八百多萬元,罰款是六百多萬元。稅單上面特別註明公司實際控制人是艾未未。

這件事情傳出以後,引起了國內外的轟動,西方的媒體紛紛報導,中方的媒體雖然沒有報導,但是在社交網路上傳得很快。按照中共的稅律規定,被追收的這個部分款項要先有擔保,當事人才可以提出行政覆議。所以在第二天就是2日那天,艾未未的母親高瑛和弟弟艾丹以房產擁有人的身份,宣布以845萬元把艾未未的父親艾青留下來的房產,作為申請行政覆議的擔保。3日有人就在網上建議,說大家給艾未未借錢,當他的債主,立刻就得到了響應。從11月4日上午11點公布接受捐款的支付保障號開始,到第二天上午11點,24小時之內就收到了借款179萬元。

到了6日的上午11點,就是設立帳戶的48小時以後,已經收到289萬元的借款,債權人的總數達到13,610人。到6日晚上9點,也就是開始公布帳號的58小時以後,收到的借款總額已經達到了348萬元。根據透露,說是發課公司所在的地方,就是草場地258號氣氛熱烈,歡樂得簡直像過年一樣,很多人直接到那裡去送錢,還有人紙幣折成紙飛機投到他家院子裡,投到院子裡的就收到六百多塊錢。

顯然這已經變成了一場行為藝術了,而這個行為藝術是人人都可以參與的。這個開始於非常荒唐的,就是用「偷稅漏稅」的名義進行政治迫害的這麼一個行動,本來是令人憤怒的,這是對艾未未本人和他妻子進行赤裸裸的威脅。因為如果說15天不交齊的話,法人代表路青就可能會去坐牢。這樣一個行為突然變成了一個至少有1萬人參與的行為藝術了。

當然這是一種對中共當局說「不」的抗議行為,但是它的表達方式和其它的抗議相比較,顯得要輕鬆一些,不那麼沈重。這次它至少已經顯露了一些特點,我們現在初步的來看一下。第一就是事件的主角並不是這次行動的發起人,因此主角為這個受到指控的理由就很不足。一般情況下,按照中共的慣例,一個比較大的,有很多人參與的重大事件,像這次已經有至少萬人參與了,而且我們可以預見,如果沒有重大干擾出現的話,參與者至少能夠保持目前的速度增加,還有可能增速。這個現在很難預料,它會不會起一個滾雪球的增速效應。如果一般情況下有這麼多人參加的話,當局會對主要的事件的中心人物採取某種行動,但是這次主角艾未未本人他卻是被動的,就是說發起給他借錢的是外面的,整個過程當中他基本上沒有說話,所以不能把他作為事件的發起人,或者是一個主要的推動人來對待。雖然他可以說是在中國維權運動當中行為藝術的創始人,但是這次這麼大的一次行為藝術,顯然儘管是以他為中心,卻很難把責任推到他頭上去。

第二個特點就是按照中共「維穩」的思維,有很多事情是應該把它列入需要扼殺在萌芽狀態當中的事件,但是中共的這種扼殺在萌芽狀態的這種打壓行為,它只能防範已經發生過的事情,或者說是可以預期將發生的事情,但是它卻沒有辦法去事先防範一些不可預期的事件。尤其在網路時代,很多事件是不可預期的。其中這次發生的事件就是不能預期的,就是不可能說中共當局在維穩的系統裡面,會有人能夠想到這麼多人會自發的願意借錢當債主,來幫艾未未還這筆鉅額稅款。這就屬於那種「防不勝防」的事件。

而這個事件發展到今天,1萬多人參與,它顯然早就過了萌芽狀態了,這時候再打壓,它就面臨了2個問題。第一是它的效果已經出去了,第二是到了這麼大範圍以後,它從什麼角度去打壓,顯然沒有一個事先設定的成套的策略可以用,那這就是中共的維穩思維跟不上的地方。

第三個特點就是參與者個人承擔的壓力相對的要比較小,一般來說重大的維權事件,甚至是一般的維權事件,參與者他需要承擔的風險和危險都比較大,尤其是在中國當今的政治生態之下。比如最近一直在持續發酵的探望陳光誠的活動,參與者他要臨沂去探望陳光誠的話,他實際上就做好了在路途當中要被人攔截、圍攻甚至毆打的這種可能性。你像劉沙沙最近一次探訪以後就失蹤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人能夠明確知道她在哪裡,只是說在網上最近突然出現她頭部受傷流血的照片。在這個過程當中,被打傷的人,被洗劫一空的人,遠遠不只一個兩個,其實是100%,你只要去就100%會遭到這樣的待遇。而主動借錢給別人,不管這個理由是什麼,對象是誰,每個個體他相對來說要承擔的風險就要小很多很多,因此他的參與度就會高很多。這個就像上一次在上海艾未未工作室拆除之前,舉行的「河蟹大宴」差不多,就很多人可以去參加,去吃螃蟹,這種情況是有點類似的。

第四個特點就是有一些在常規的情況下,它不一定是維權行為的做法,在這裡就可以加入進去。它可以表現成維權行為,但也可以用別的方式來解釋,所以參與者能夠以更廣泛,而且定義更模糊的方式加入進去,但是同樣可以起到擴大影響和聲勢的作用。比如說現在已經網上有一些廣告,我就看到一個,叫作「威眾路由器最新促銷方案」,他說只要是借款給艾未未的,就可以9折優惠購機。網上還有這麼一個說明,就是如果給艾未未借款的,拿憑證的截圖和照片發到一個地方去的話,可以免費兌換MAC的OSX觸摸版增強軟體,它可以免費兌換這個促銷的密碼。實際上是一種商業促銷行為,但是它卻把這個借款的憑證作為領取減價卡的憑證,實際上它就起到了這種作用。於是在網上就出現了很多把自己的匯款單展現在網上的這種做法,結果就是無形當中增加了這個事件的聲勢。這是現在已經能夠顯露出來的與眾不同的一些特點,和其它的維權方式非常不同的一些特點。

涉及到的中國現狀和敏感話題

另外,這個事件它除了參與者的特點以外,其實還有很多旁觀者也可以介入。就是說這個事件它可以憑想像,每個人可以任意的去解釋它,所以它除了參與度的廣泛以外,它的參與者或者是旁觀者,對它的解釋度也是非常廣泛的,可以說是任意的。比如有人就把它說成是一個基於契約的民主共同體,網上有一個人他就說,他說借款這件事情就讓他想起了桑德爾教授(Michael J. Sandel)的「正義論」,他把這個民主政府,就是人民實際上把自己的一部分權力授權給一個共同體,然後人民跟它訂立一個契約,又對它進行監督,這就是民主政府的起源。他認為這次借款就是債主把自己的一部分權力授權給接受借款的艾未未,成立一個契約,這他認為是一個藝術和政治最高結合的作品,也就是說這是一個民主共同體,是基於契約的。

也有網友形容說借錢給艾未未可能是本年度最有價值的財經新聞了,因為它涉及到的都是敏感話題,說是國家安全,藝術品增稅,民間借貸,網路支付啊,這都是。也有人說每一張匯款單,借錢的匯款單都是對暴政說「不」的有力證據。也就是說人人都可以解釋,怎麼解釋都可以,總的結果都是朝著一個方向的。

當然也有人認為艾未未不應該交這筆罰款,認為這是向暴政妥協,或者是支持了當局的這種錯誤做法。其實網友借錢給艾未未和交不交這筆罰款一點關係都沒有,這完全是兩件事情。艾未未本人怎麼去處理這些錢,他有沒有計畫把這些錢用於交這筆罰款,那是他個人的事情。借錢給他的人當然是把這個權力交給他了,他怎麼做決定跟借錢的人已經沒有關係了。而現在好像除了拿房產做抵押去申請行政覆議以外,還沒有聽到有另外的說法,根本就沒有聽到是不是可能把這些錢用去交這個1,522萬元,根本就沒有聽說過。

絕大多數人把錢借給他,相信是為了表達一種觀點,為了表達他們個人的意見,當然也有的人真的想在經濟上幫助他,但是無論是什麼動機都沒有關係,因為它的實際效果是一樣的。最有趣的是在微博上正在流傳的,沒有辦法證實真偽的一些話,就是有些警察還有國保什麼的也爭相去匯款,說是拿到收據以後心裏就紮實了,因為往後被清算的時候,就可能成為救命符。不管這個說法是真是假,其實說明的就是民心,民間對國保這個蓋世太保性質的警察部門,是一種什麼態度,都認為他們將來被清算的時候是首當其衝的。因此他們有這種心態其實也是正常的,想給自己留後路。

但是要知道真正的救命符,並不是說拿到了這個匯款單,拿一點錢就能買來的。真正的救命符是不作惡,或者是在自己的崗位上能夠從善,能夠利用自己這個崗位來幫助那些被迫害的人,這才是真正的救命符。你一邊在作惡,一邊想拿錢去買後路,這是沒有用的。

這件事情它直接涉及到中國的現狀和敏感的話題很多,當然我們不可能一一列舉,因為這跟我們今天談的沒有關係。你像一個涉及到的就是中國的高稅收,因為據稱1,522萬元的稅款和罰款的基礎,是1,582萬元的總營業額,也就是說這個稅款和罰款加起來幾乎等於人家的總營業額。要知道這是總營業額,不是利潤,人家根本不可能漏稅這麼多錢。所以這個罰款就是明擺著就是讓人家傾家蕩產,實際上傾家蕩產都交不完這個罰款。很多人就立刻聯想起前幾天發生的浙江織裡抗稅風潮。

中國的稅收實際上是世界上最重的一種,前一段時間,福布斯全球稅負痛苦指數,將中國內地列為全世界第二名,亞洲第一名。事實上,連中國政府自己的稅務部們,都說不清楚中國人要交多少稅。大家都知道稅重!稅重!實際上都拿不出證據,因為中國的稅基本上是不透明不公開的。所以現在還有一種說法,叫做激活稅種,就是說很多很多稅以前都還沒有交,所以根本就不要重新立法,只要把一些以前沒有激活的激活,就要讓人們多交很多很多稅。

我們就以給艾未未的這個稅款和罰款為例,如果是真的話,當然我們知道,這不是真的,不可能按照正規別人的營業藝術品要交這麼多稅,但是我們就假設是真的話,那麼八百多萬元的稅款,是總營業額的一半以上,就我們不算罰款的話,這種交稅肯定可以列為吉尼斯世界記錄。

另外,北京的稅務局它根本就講不清楚這些稅和罰款的依據,這就是為什麼在今年7月,當局就艾未未所謂漏稅的問題進行評審的時候,根本就不讓他本人出席。因為它沒有叫人交稅的根據。北京稅務局的做法,正好印證了人們對中國賦稅痛苦指數是世界第二的這種說法。

人民日報海外版在9月1日曾經寫了一篇文章,針對中國稅負痛苦指數是世界第二的說法,說中國稅負水平被外界誇大了,福布斯完全是主觀判斷。但是顯然北京稅務局立馬就通過這件事情給人民日報海外版一記耳光,它用事實支持福布斯的排名,就是如果說,艾未未這個漏稅的數值是真的話,那就真正說明福布斯把中國列為全世界稅負痛苦指數第二還不準確。應該是全世界第一。

其他的反應問題是民間的借貸問題,因為最近民間借貸引起很大的爭議,尤其是溫州從9月份民間借貸危機開始以來,就一直是個熱門話題。當然這和我們今天討論的內容沒有直接關係,我們不去討論它。但是無論如何,網友對艾未未的支持和對當局的不滿,是通過借錢給艾未未的這種方式,表達出來的。但是他有一個最大的區別,就是民間借貸主要是用於營利的商業行為,而這個把錢借給艾未未,完全是出於人權,他不是為了營利的商業行為。當然我們知道,實際上是表達人權的問題,是個維權的問題,這個問題也是當局沒有辦法立即直接介入阻止的一個領域,當局很難立刻想出一個對應方法來。

所以至今我們也只是聽說有的地方,開始向參與借錢的債主請喝茶的情況,那只是國保們對敏感事件對敏感人物的一種常規做法,它並不是針對借錢給別人的特定做法。當然當局如果要硬來也是可能,但那是另外一回事,那樣做的話只能進一步讓中共自暴其醜。

國保稅務不慎落入行為藝術陷阱

從整個事件來看的話,我們可以看到在這次過程當中,國保和稅務確實是不當心掉入一個行為藝術的陷阱。這個事情怎麼發生的呢?我看胡佳發的一個帖子就談道,說發課公司的稅務處罰實際上和稅務稽查沒有關係,說這是北京市公安局國保總隊在政法委的設計下,對艾未未施壓的一個手段。

胡佳他還提到05年春天的時候,他們那個愛滋病關懷組織愛源就收到北京市國稅局和北京市地稅局的稽查通知,就是說查他們的帳,在稅務局他們就看到蓋著北京市公安那個圖章的公函,就是要求稅務局代查並且處罰他們的愛滋病關懷組織愛源。即使在那種情況下國稅局和地稅局也說同情他們的慈善活動,但是他們只能屈從於國保對愛源的罰款。也就是說這個罰款並不是稅務局定的,因為按照稅務局的規定的話,這些人並不欠錢,所以它是屬於政治性的罰款,而且政治性是來源於國保的。

就像我們以前討論過很多次的國保,它是一個純粹的政治打手機構,它的上級的機構政法委也是一樣的,對於它們來說的話,進行高壓維穩,進行嚴打,是它們的專長。也就是說他們是整個國家機器當中的肌肉的部分,而不是腦子的部分,但是因為肌肉的部分現在權力已經擴展的非常非常大了,所以他們就介入到各個領域,包括腦子的領域,包括宣傳領域,包括其它維穩的思想領域,都歸它們管了。而經濟上搞垮對手,也是它過去十多年來從迫害法輪功當中經常使用的手法,現在擴展到其他的人。但是這裡有一個問題,任何作惡的人,他都不可能精確的計算出他們所設計的所做的那個壞事,一旦起動以後那些事情的發展方向以及後果,這個沒有人能夠精確計算,國保和政法委也不例外。

在這裡我們就可以看到高額罰款就是一個證據,就是這種由國保起動的,一個肌肉所起動的,然後要求稅務部門去用罰款的方式,來懲罰他們被認為的異見人士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預料到會有上萬人,甚至可能有更多的人即將參與的一個大眾的行為藝術。這個大眾的行為藝術就把它們的主子中共放在火上烤,這一點它們沒有預料到。所謂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這種行為,砸自己腳他不是搬石頭的時候那種原始的動機,它原始的動機是想砸別人的,但是搬起的石頭太重了,而且一旦搬起來以後它不可能平穩的放下去了,它又搬不動了,怎麼辦呢?它只能掉下去,掉下去只能砸到自己的腳,這是它們始料未及的。只是這種事情中共永遠不可能去吸取教訓,類似的這個錯誤,類似的傻事,它一定會不斷的犯下去,它不會吸取教訓的。

這件事情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未來的發展趨勢非常難以預測,不管是起動這件事情的中共和國保或者是稅務部門,還是參與借債給艾未未的這些網民們,他們都難預測這件事情未來的發展趨勢,它擴展的餘地其實還很大。我在網上就看到一副漫畫,畫的是大批債主將來雲集草場地,天天一幫人聚集跟艾未未去討債去,顯然這又是一個未來可以聚集的理由之一。也就說這個事情將來發展的餘地非常大,而他漫畫上就顯然在場觀看聚集要跟艾未未討債的時候,監視的警察顯得非常不安。

勿忘陳光誠

維權當然有多種形勢,我認為這麼多人參與的非常熱鬧的行為藝術的形勢,畢竟它只是比較少見的特例,更多的是它面臨危險風險是很大的。就像「自由陳光誠運動」,他的直接參與者就面臨更多的困難,他們面臨失蹤,被毆打,以至死亡的威脅。

當然從中共施暴這一面來說的話,這二種情況,就是艾未未的行為藝術這邊和陳光誠被限制被毆打的這二面,從中共施暴這一面來說的話,是一樣的,只是說維權的方式和表現出來的形式,它是在二個極上,一個是更接近於是嘲笑中共,另外一方面就是非常嚴肅的對待。

現在「自由陳光誠運動」的發展情況怎麼樣呢?國內當然還有人不停的前往臨沂。另外一方面,美國國會在11月1日剛剛舉行了陳光誠的聽證會;在11月2日那天,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舉行了一個聽證會,討論2011年中國人權促進法案。根據這項法案,中共官員如果涉及迫害人權的話,他們和他們的子女將無法獲得美國的入境簽證。這個提案人是眾議員史密斯。史密斯就表示這項法案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要求中共當局改善人權。他又特別提到,不管是侵犯人權、強迫墮胎、非法監禁施以酷刑,或者是侵犯宗教自由,不管是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佛教,或者是迫害法輪功,美國都會把這些加害者的姓名放在名單上,不准這樣的人入境。這就非常明確了,對於這種侵犯人權、侵犯宗教信仰自由的人,至少美國國會決定採取一定的行動,針對他們本人,至少美國可以做到不讓他們入境。同時美國國會議員決定組團前往中國去探視陳光誠,現在據說正在等待中共大使館核發籤證。無論這個簽證是發還是不發,美國國會都會致力於要求美國官員去探望陳光誠,或者是將來美國官員訪問的時候去探望陳光誠。

網路的特徵,往往是一段時間只能集中於一個焦點,但是維權的方式和維權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而且每種形式我覺得都應該引起我們大家的關注。好,謝謝大家。

2011年11月6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希望之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