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國標:微觀北京

2011-12-03 13:10 作者: 焦國標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0月29日,是陶世龍先生主持的一月一度的萬聖書園雅集的日子,我去了。話題一時集中到「913」林彪事件上,一位與會者朋友的見解很獨特。他說,只需把飛機儀錶盤上的電羅經調個角度,把油量表的數字調大,就足以讓飛行員把飛往外蒙古誤以為飛往廣州,把飛到溫都爾汗就得掉下來的油量誤以為足可以飛到廣州。因而他的結論是:精密的政治謀殺。他還說,空軍的「913」事件檔案寫得很清楚,林彪一家三口的死因是叛逃,其他同機死者都是因公事故。當場有人私下嘀咕,此乃小說家言也。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不失為一家之言。

10月26日,那天去南六環外的一個別墅區看朋友,別墅的空置率令人心痛。此小區有上百套獨棟別墅,除了門衛,除了我的朋友,來時和走時其他人一個也沒遇到,別墅區的路上一輛車也沒見停。門衛告訴我,別墅區建成十幾年了,入住率約百分之三十。朋友告訴我,即使入住的別墅,平常也沒人住,有的成年不來一次,一個月或幾個月來一次很正常。蓋好的房子沒人住,真是暴殄天物。過去說拋灑米面折壽限,如此拋灑房子,折壽都折回他娘肚子裡去了。

一朋友邀我小聚。「什麼事呀?」「今天(10月31日)是個大日子。」「什麼大日子?」「蔣介石的生日。」「沒聽說你與蔣介石有什麼關係呀?」「這輩子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好人,如今上歲數了,回首想來,淨幹壞事了。過去受共產黨宣傳的蠱惑,跟著恨蔣介石,罵蔣介石。最近讀蔣介石傳,覺得我們這一代人太虧欠他,太冤枉他,太對不起他。今天請大家一聚,算是懺悔、解脫。」人是多面的,政治人物尤其如此,有人讚,有人罵,有人記其正面,有人記其負面,才是正常狀態。

日本許多遊覽勝地有流水或池塘,皇居周圍有護城河,水裡錦鯉很多,肥大得像枕頭,遊人一來,它們就游過來討吃的,摸它們的頭甚至都不跑,跟寵物貓狗似的。大家都知道北京大學西門內有個長池,中間一道拱橋,池裡也有許多錦鯉。我看它們十多年了,怎麼老是長不成日本像枕頭那樣的鯉魚呢?是魚種不行嗎?最近一位北大社區工作人員告訴我,大的錦鯉都被人吃了,比如門衛有時候晚上就打上幾條大的打牙祭。原來不是魚種的問題,是人種的問題。呼籲北大明確制定保護西門水池錦鯉法,誰再偷吃西門鯉魚,割得他兔唇。我想看枕頭般的錦鯉,不想看老是長不大的錦鯉。再說,錦鯉是公共財產,個人怎麼可以隨意打來吃掉?

西三環邊的萬壽寺,多年前去過。前幾天看電視,節目中提到萬壽寺當年的盛況,止不住想再去看看。昨天上午趁出門見朋友,順路進去轉了轉。萬壽寺已不是寺,沒有和尚,幾個大殿門都封著,現在的名字叫北京藝術博物館。名曰北京藝術博物館,可是既沒藝術,也不博物,僅西廂有兩個小展覽,一個是銅佛像展,都是很劣質的銅佛像,一個是日本瓷器、漆器和日本浮世繪展。很多人都知道中國的英文名稱China的意思是瓷器,很少人知道日本的英文名稱Japan意思是漆器。看得出來,這兩個小展覽是用來對付北京藝術博物館這個名稱的,也是用來糊弄遊客的。門票20元,簡直是坑爹。萬壽寺後面是一個小院兒,西洋風格的院門緊閉,小院不對外開放,院門上有謝絕參觀之類的提示語。我走近院門,想看看裡面的格局,遠處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朝我吆喝,我轉向他吼叫:「怎麼說話的,跟吆喝牲口似的?!」那人大怯。北京這歲數的底層男人女人,可惡的很多,可惡的風格也一樣。

查經是基督徒的一種學習聖經的形式。10月28日查經,《羅馬書》第14章,其中涉及飲食和節日的話題。有弟兄提出,七一建黨節也可以設為法定假日,專給基督徒放假一天,讓他們為共產黨禱告,禱告它歸向神。大家哈哈一笑,覺得這個創意不俗。

2005年在華盛頓DC期間,我曾去國會山參加一個議員聽證會。進門有安檢,但不要求出示證件,人人都可以進去,不分國別。北京的人民大會堂門禁管理如何?好多年沒去過了,想來必有出示證件程序,而且不是一出示證件就可以進,一出示證件是個民工估計就未必能進,甚至無須出示證件,一看是民工就「閒人免進」了。有博友說,有時趕上新聞發布會,人民大會堂生財有道,還賣門票創收。

今早活動回來,上樓時經過樓下鄰居門口,聽見這家的女主人又在哭鬧。我是2001年搬進這套房子的,搬來時他們兩口子就三天一大打,兩天一小打,十多年來一直如此,家裡所有的傢俱都打碎無數遍,包括電視和房門。十多年這麼過來,需要多麼大的精力啊!我驚嘆他們身體再生精力的能力。再一個令我驚嘆其精力再生能力的人是梁啟超,活了57歲,寫1400萬字,生十五六個孩子,公車上書過,戊戌變法過,護國戰爭過,流亡13年全球旅行過。有人吃一碗米飯產生三公斤精力,有人吃一碗米飯產生三萬公斤精力,我家鄰居和梁任公先生都屬於後者。

前天在公主墳南站等車,發現廣告欄裡有四位三十歲上下的女士發的徵求種人的廣告。四位的丈夫都是成功的商人,其中三位是婚後發現丈夫先天不孕,一位是丈夫出車禍導致不能生育。四人中有兩位嫁的是香港富商。要求種人四五十歲以下,其中一位放寬到六十歲以下。要當面相見,一旦合格,付給五十萬元,受孕成功再付一百五十萬元。其中一位還留有律師電話,說這麼做有法律依據,不必擔心云云。這事我看靠譜,明兒我打個電話試試——願我的後裔多如海沙,就像亞伯拉罕的後裔一樣。我將此消息發作微博,博友安然立即回覆說:「哈哈哈!小心啊!每次去西藏阿里都看到被射殺的野驢,只是陽具被割下。當地人說,吃野驢陽具大補、壯陽。誰敢保證這種偏方不被連雞血都敢打的內地人所鍾情呢!所以要小心,畢竟只有一個啊!」另有博友說:「不只在北京,我在鹽城也看到這樣的廣告。TMD,不用想就是騙局,只要一上當,你的腎、血什麼的,全都是人家的了。」他們真的敢這麼公然謀害人而警方也不追查?如果真的是買種招貼呢?誠信危機連買種市場也攪亂了。

早上7點起來活動,人們都匆匆忙忙趕著上班,亂市兒了似的,三四歲的幼兒也被父母牽著手,實際上是被拉扯著,睡眼迷離地去幼兒園。我不禁想起自己幼年的一些記憶和早年在農村的生活經歷。農村的幼兒早上是睡到自然醒的。睡到自然醒,本來是幼兒最自然的權利,可是城市雙職工的幼兒欲睡到自然醒可乎?難哉!婦女解放,婦女走出家庭,曾經是全球風潮,而當年打天下時的共產黨尤其需要女人。試想,假如女人不走出家庭與男人一起混,共產國際的李德,陝北窯洞的老毛,就連一根女人毛也摸不著,只能自摸。順著這個邏輯發展,幾千年來幼兒睡到自然醒的權利便只能就此終結。

我在我的微博上發了一條為那句英語名諺「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求下聯的消息,幾天內得到如下幾條下聯:1、省中出,市中出,惡魔襠中出。2、這機密,那機密,政府均機密。橫批:專制百姓。3、你不搬,他不搬,政府能不搬?橫批:第三個代表。4、吃不言,睡不語,何人敢言語?橫批:法制人治。5、人可亡,民可亡,民主不能亡!6、官可進,錢可進,人民不能進。7、官可拆,富可拆,窮人不可拆。8、天傷我,地傷我,人不可傷我。橫批:人權天賦。9、妖後退,魔後退,菩薩不後退。10、魔上擋,妖下擋,菩薩道不擋。

我求下聯不是一般的文字遊戲,是有具體用處的。不少地方家門兩側流行刻上「忠厚傳家久,詩書繼世長」之類的對聯,我也想在老家院門兩側刻一幅對聯,上聯就選用「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上述10條下聯顯然不合適,我想用「家可愛,國可愛,真理最可愛」作下聯。蘇州東林書院名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悅耳;家事國事天下事實是關心」,是風雨對家國;我的「風能進,雨能進,國王不能進;家可愛,國可愛,真理最可愛」聯,也是風雨對家國。中西雜糅合璧,差強人意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