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回顧 解放軍士兵槍口對準誰?

——從解放軍士兵槍擊蘭州副市長到回鄉抗強拆報仇直擊軍內不和諧真相

2011-12-16 10:57 作者: 鞏之言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嚴防死守的是自身內部,嚴厲封鎖有關解放軍的任何負面消息,意圖牢牢控制槍桿子,讓軍隊接受黨的絕對領導。至於網際網路時代能否封鎖住新聞,能否控制住底層士兵的思想和行為,恐怕是中共最不願提及的,或許他們無暇顧及這些,只要能一時掩耳盜鈴,就得過且過吧。

轉眼間2011年就要過去,各種突發事件接踵而至,觸目驚心,當局把封鎖視為第一要務,名義卻是維護穩定。這一年,當局封鎖最快的當數吉林駐軍士兵攜槍外逃事件,網路上也被刪除得一乾二淨,但在境外卻不一樣,海外及港臺媒體大量報導,四面開花,大陸網民只能通過翻牆一睹為快。其實,解放軍軍內一直做不得同一種聲音,在中共建政後六十多年來,軍中多次發生軍人持槍表達不滿事件,幾乎都釀成惡性事件,當局所做的不外乎隱瞞真相,六十多年都在做同樣一件事。

封鎖解放軍士兵被擊斃消息害怕影響軍心

11月9日至10日,吉林省駐軍65331部隊裝甲團四名解放軍士兵攜槍外逃,後被擊斃三人、擊傷一人的消息,最初由微博網友率先傳播,後人民網、財經網紛紛轉發確認消息,但不到二十四小時就被一一刪除乾淨。中共最核心的「黨衛軍」內部發生如此重大案情,中共決策層第一時間就是增派大量特警圍追堵截,不能抓活的就下令一槍擊斃,同時發動輿情機構嚴防消息外洩,因為他們擔心軍心不穩,影響軍內穩定。案發後至今事過月餘,沒見到官方紙媒體發布一字此案的處理情況,也無一張圍追堵截並開槍的照片外傳,這說明中共嚴防槍桿子出事,更擔心槍桿子掉轉槍口,對準他們自己人。

這四名年輕士兵隸屬瀋陽軍區16軍(中共政治局委員、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曾出任16軍政委),9日走出營房時沒有請假,他們攜帶一支95式自動步槍和795發子彈,隨後吉林一些地方的銀行貼出印有四名士兵照片的緊急協查通告,要求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嚴防持槍搶劫。10日下午他們在遼寧撫順一帶的高速公路被特警發現,警方擊斃三人,擒獲一人,但不知死者和生者姓名情況。據網路媒體稱這起軍人集體脫隊事件在解放軍中較為罕見,官方《解放軍報》卻隻字不提,等於此時沒有發生。

這四名士兵的基本情況是:林鵬漢,列兵,18歲,遼寧瀋陽康平人,裝甲團報話兵;李鑫鑫,列兵,18歲,湖南邵陽人,瞄準手;張新岩,列兵,19歲,黑龍江慶安人,瞄準手;楊帆,中士,24歲,遼寧撫順人,炮修兵。微博消息稱事發後這四名士兵的家屬均失蹤,媒體無法採訪到他們的家人,據說他們攜帶槍支是為了中士楊​​帆家房屋遭遇強拆而「報仇」。10日下午他們在楊帆家鄉撫順一帶高速公路被警方攔截,警方擊斃三人,擒獲一人。據說現場軍警也有人員重傷。他們行程千餘公里沒殺害無辜,或許「報仇」之說比較靠譜。

解放軍士兵槍口擊傷蘭州副市長至今皆保密

解放軍士兵開槍殺自己人,歷史上不乏這樣的案例。五十九年前的1952年10月6日,即中共武裝奪取政權剛滿三年,甘肅省蘭州市就發生一起解放軍士兵掉轉槍口對黨政軍人士開槍的慘劇,令中共高層震驚,並封鎖消息,至今未見公開媒體解密案件詳情。

蘭州市警衛部隊隸屬解放軍公安部隊,該部士兵張貴玉,1951年參軍入伍,其後上司曾令他轉業回家,但他不願回家,並表示有生病等原因,後來也就沒有轉業。1952年10月5日,當蘭州警衛部隊移駐蘭州市區中心制高點人民路南城樓警衛時,他也隨隊前往。10月6日上午九時,張貴玉正在城門樓上執勤,這是正是部隊人員下去吃飯的時候,他站在三層樓上突然奪槍並開槍掃射,打死打傷解放軍官兵及過往民眾共二十二人,打傷的有蘭州市副市長孫劍峰,打死的有迪化(今烏魯木齊)貿易公司業務科科長何憲等。警衛部隊聽到槍聲後圍堵,張貴玉就放火燒樓,將三層樓全部和二層樓的一部分燒燬,並持槍準備突圍時被擊斃。這個事件也是當時解放軍部隊內部發生的最突出事件,一直沒有公開報導,原因就是中共擔心報導後會引起連鎖反應,他們不但害怕解放軍掉轉槍口,更怕公眾知道解放軍內部的真實情況。此後,解放軍內部丟失槍支彈藥事件,全部秘而不宣,即使一些案件得以偵破,也一般不公開報導。

1983年軍警擊斃「二王」秘聞

此後,發生的涉槍並涉及解放軍的惡劣事件就是轟動全國的持槍殺人潛逃的瀋陽退伍軍人王宗(王方)、王宗瑋兄弟,被稱為「二王」,1983年全國首次「嚴打」即起源於此。當年,公安部發出「文革」後第一個A級通緝令。1983年2月12日,即陰曆年大年三十除夕夜,二王在瀋陽軍區空軍醫院小賣部偷竊被發現獲抓,隨後他們開槍,打死瀋陽軍區的政委周士民、孫維金、盧文成、何劉福山四人,重傷三人後潛逃,先後登上列車逃往湖南衡陽、湖北武漢一代,後後逃至江西,開槍打死江西武警總隊參謀吳增興,打傷江西武警總隊班長甘像清,還有十多人被打傷。9月18日,二王被圍追堵截的軍警擊斃在江西廣昌縣水南公社南坑老屋的山窩上,死後發現其攜帶的槍支是五四式手槍和子彈進百發,現金約萬元,還有手榴彈、藥品、軍用地圖等。公安部隨後表彰了參戰的江西省公安廳、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江西省總隊、江西省軍區、二十九軍,福建參戰的福建省公安聽、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福建省總隊、中國人民解放軍福州軍區參戰部隊。

「嚴打」是鄧小平1983年7月份在北戴河親自對公安部長劉復之下令進行的,因為二王之後,6月初還發生卓長仁等人從瀋陽劫持民航班機飛往南韓的惡性事件,當時鄧小平對於黨內對於從重從快的嚴打提出「還要打准」的意見強烈反對,他說沒有准不准的問題,嚴打就是專政力量的「專政」。對於二王,公安部就在全國動用技術偵察手段,江蘇省的公安機關還在8月份截獲了二王寫給駐紮在香港的臺灣國民黨特情機關密信,信中談到二王曾在案發後寫給香港兩封信,請求香港指派任務,請予援助等,但這些信都被公安一一截獲。據稱二王中的王宗瑋1980年從部隊復員時私藏了大批子彈,行李中還夾帶了五顆手榴彈,他們三隻的手槍也是從瀋陽大北監獄偷竊而來的。1983年8月開始的首次嚴打至當年年底,公安部稱摧毀犯罪團夥七萬餘,逮捕涉案人數數以十萬計,繳獲槍支一萬八千多支,子彈四十二萬多發。有此可見,解放軍或武裝機關丟失槍支彈藥已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只是因為官方不對外公開的結果。

解放軍連長「入京復仇」的慘劇緣何發生

二王事件後,還有一名解放軍連長開槍的惡性事件發生,而且是發生在北京中南海、長安街附近,死傷多人,媒體也一直封鎖消息,其詳情至今未見公布。

事件發生在1994年9月21日,駐紮在北京東部通縣(現通州區)的北京衛戍區3師12團中衛副連長田明建,用八一步槍(類AK47型),兩百發子彈在部隊操場上打死團政委等多人後,劫持汽車,打死多名民眾,又來到天安門東側不遠的建國門外使館區,大批軍警圍堵,雙方開火,伊朗駐華大使館政務秘書開車送孩子上學,不幸被打死,其四個孩子一死兩傷,還有17名路過的公共汽車乘客和騎自行車上班的人被打死,打死打傷的多達幾十人,最後田明建被特警阻擊手擊斃。據報導,田明建之所以持槍報復是因為其家在農村的妻子因懷二胎被計畫生育部門強行墮胎,「喪子及其妻病危」的噩耗傳來,使他一怒之下走上報復之路。事後,有關此案相關人是否被追究法律責任或人事撤免,都無從得知,官方對解放軍內部事態一律保密,彷彿如今仍在戰爭狀態。

從蘭州張貴玉、瀋陽「二王」、北京田明建開槍殺人到吉林四名士兵外逃被擊斃,都與解放軍有關,而且除二王外都被封鎖,這說明中共在辛亥革命百年紀念之際最怕解放軍軍心動搖。所謂維穩只是針對普通民眾的,手無寸鐵的民眾也構不成對中國統治的威脅,真正構成威脅的恰恰是中共內部尤其軍警等武裝力量,比如解放軍,解放軍內若不穩定,中共就只有死路一條了。所以,中共嚴防死守的是自身內部,嚴厲封鎖有關解放軍的任何負面消息,要牢牢控制槍桿子,讓軍隊接受黨的絕對領導。至於網際網路時代能否封鎖住新聞,能否控制住底層士兵的思想和行為,恐怕是中共最不願提及的,或許他們無暇顧及這些,只要能一時掩耳盜鈴,就得過且過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論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