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銀行南京分行超億貸款被捲走


開業兩年來,渤海銀行南京分行發放的最大一宗超億元貸款,竟成了一名老闆「跑路」時帶走的昂貴「細軟」。

十多家銀行捲入

事件緣起是南京宇揚集團董事長楊軍今年8月底失蹤。今年9月初,多家媒體曾報導過楊軍捲走巨款失蹤事件。包括一些國有大行和股份制銀行,都被捲入其中,貸款總量不少於3億元。而宇揚集團通過高息從民間吸收的資金估計也不少於3億元。

宇揚集團前身是南京宇揚金屬製品有限公司,成立於2001年,初期靠做腳手架起家,一年銷售收入不過一兩百萬元。

伴隨著房地產業的急速發展,公司規模逐漸擴大。事發前,宇揚集團擁有六家分公司,涉及金屬製品、進出口、腳手架、文化傳播、置業等領域,主要生產建築用系統腳手架、腳手架鋼管和腳手架扣件。

楊軍的「跑路」令向宇揚集團發放貸款的多家銀行陷入緊張。據南京銀行界權威人士透露,宇揚集團獲得的總貸款額逾5億,涉及南京十多家銀行。

渤海銀行向宇揚集團開具的兩張銀行承兌匯票,分別為9000萬元和5960萬元。兩筆合計逾億元,是宇揚集團總計超5億元貸款中最大的一宗,儘管在十幾家銀行中,渤海銀行加入得其實較晚。

「不知道他們怎麼考慮的,一家做腳手架的企業要那麼多貸款幹什麼,銀行為什麼不多問幾個為什麼?」一名南京銀行業內人士對此頗為不解。

南京一家擔保公司的老闆稱,銀行匯票,一般需要有貸款額一定比例的存款作為保證金,其餘部分就是風險敞口,一般要有抵押或擔保來加以覆蓋。

但據一位曾向宇揚集團發放過貸款的銀行人士透露,宇揚集團的擔保,其實是一個集團成員企業的相互擔保,「左手倒右手」。

江蘇省金融系統監管部門的一位官員透露,渤海銀行曾就此事向監管部門遞送過一份簡報,但並沒有詳細報告貸款總額,更沒有具體匯報和評估風險敞口情況。

擴張壓倒風控

在楊軍「跑路」前,渤海銀行向其發放最後一筆貸款,此事已成南京銀行圈頗受熱議的話題。

渤海銀行的風控固然是問題重重,但這也能夠反映當下銀行業的某種生態:一些在競爭中不佔優勢的中小銀行,不得不走上不顧風險、盲目擴張的道路。

江蘇一位金融系統的監管高層私下承認,有些小銀行急於做大,為了完成考核,太過急躁:「在經營者自身利益和上級任務的雙重驅動下,有時明知道是火坑,先跳進去再說。其實銀行系統有完善的風險控制制度,但制度在任務面前,只能退居次要。到最後,任務有效,制度為零。」

中小銀行激進的業務擴張,是銀行集體淪陷宇揚集團事件的深層次原因之一。近年來中小銀行急於擴張,在各地招兵買馬,戰線拉得很長。

銀行內部也承受著巨大的業務壓力,一名銀行業內人士告訴本報,從內部管理來看,由於擴張過快,管理人手匱乏,往往一人多崗,缺乏相互制衡,內控機制形同虛設,極易釀成重大風險。

當風控所要求的謹慎同擴張所要求的激進發生矛盾時,銀行紛紛選擇隱瞞風險。

「哪家銀行不存在風險?一出事就要處理人,甚至要抓人,一處理就會影響人家飯碗。在現在的問責體制下,銀行是千方百計地要捂蓋子。」南京另一名銀行業內人士對本報表示,「一旦風險被曝光,往往會從信貸人員開始向上追查好幾級。所以銀行一出事,誰都不想說出來。不然從上捋到下,人手本來就少,誰幹活呢?所以現在出了事,誰都不想說出來,盡量內部處理了。」

一名曾向宇揚集團發放貸款的南京銀行業人士稱,宇揚集團在南京六合區政府的背景較深,是當地的明星企業。南京當地媒體報導,上週南京六合區法院曾現場辦公,處理宇揚集團一千餘名民工的群體性討薪案件。

記者也從當地地稅部門瞭解到,宇揚集團亦涉嫌偷漏稅,一旦啟動破產程序,殘餘資產尚不足以補交稅額,銀行債權岌岌可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