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吳英為何被判死刑

2011-12-25 15:18 作者: 郎咸平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提要:溫州企業老闆因為民間借貸欠下高額債務,最後導致逃跑、入獄的事,一直都有。溫州名噪一時的本色集團老闆吳英以集資詐騙罪一審被判處死刑。這個判決當時就引起了公眾的疑問:借錢來發展公司,後來因為資金鏈斷鏈還不起錢了;這罪至死嗎?

傳媒體報導,從今年四月份開始,陸續有還不起債務的溫州老闆們開始失蹤出逃,並在9月達到高峰:僅9月22日一天,溫州就有9個老闆跑路。更值得人們關注的是,在這些已經曝光的高利貸引發老闆跑路案中,相當一部分債主是溫州當地有一定級別的公務員。「官銀」介入高利貸,其進出路徑漸顯清晰。

「溫州模式」的民間借貸

其實,溫州企業老闆因為民間借貸欠下高額債務,最後導致逃跑、入獄的事,一直都有。溫州名噪一時的本色集團老闆吳英以集資詐騙罪一審被判處死刑。這個判決當時就引起了公眾的疑問:借錢來發展公司,擴大規模,後來因為資金鏈斷裂,還不起錢了;但這個罪至死嗎?

要探討這個問題,就要回到中國的金融體繫了,到底它是一個什麼樣的定位?一般銀行用的是國家的信用。由於銀行要保護那麼多存款人的利益,所以它的放貸必須是安全的放貸。比如做房地產可以,做大型企業的放貸也可以,但對於中小企業放貸,它是不能做的。因為利率不能太高,這個利率基本上是國家調控的,2%、3%、5%、7%、8%,差不多就在這個區間內,因此根本就不可能給這種高風險的中小企業放貸—要給它們放貸的話,由於風險高,起碼要20%、30%的利率,才有可能收回成本。因此銀行注定就是必須給大型的、風險低的企業放貸,從而保護存款人。

像吳英這類人原本是不被銀行關照的,但是銀行在全世界各地都一樣。中小企業怎麼辦呢?現在我們政府鼓勵民間成立金融機構,它們是不能吸收存款的,但它可以放貸。他們放貸不可能找到更好的客戶了,因為低利率的好客戶都被銀行拿去了。因此就比較偏向於風險比較大的中小企業。但是風險更大的小型企業、中小企業,基本上都要靠民間借貸。因此這是三個層次。不過美國不一樣,美國中小企業融資有納斯達克,對於有潛力的、高科技的、有發展的中小企業,通過股票市場為其融資。

納斯達克有什麼好處呢?那就是股票市場能夠承擔這些風險。你去納斯達克的目的,是要擔風險的。你曉得這企業風險是大的,因此可以期待獲得高回報,所以股票市場對於中小企業融資,一貫的理念就在此:透過高風險、高溢價來扶持中小企業。

但在中國目前這是不成熟的,也就是所謂的納斯達克是不存在的。因此一個必然結果就是用各種方法借錢,這成為我們中小企業生存的最重要能力。這也孕育了浙江省的民營企業所謂的「溫州模式」。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打壓它的話,我們很多中小企業根本沒有生存的機會。所以對於這三個層次,銀行、民間金融機構,以及民間的借貸行為,要理解、要規範,而不是一味打壓。

認清問題的本質

在沒有美國納斯達克股票市場來給高風險的中小企業融資的情況之下,第三層次的地下金融一定會存在。浙江民營企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你承不承認?你承認的話,就不能否認它們所賴以生存的地下金融。你準備如何定位?想把它定位為非法集資嗎?那麼你的法源依據是什麼?一定要有法源依據,才有非法的問題。如果你連基本的法源、法律都沒有,又何來非法?

在香港跟臺灣,尤其是臺灣地區,你集資,有詐騙的話,這屬於民法範疇。為什麼?他的錢是你借給他的,是你們之間的私人合同;如果他跑的話呢,是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你可以上法庭,用民法處理,根本不用刑法。

現在對於浙江這個地方,好多這種集資詐騙的最終結果,就是當事人跑路,跑掉了。跑路是他們必然的一個命運。跑路很正常,其實在臺灣這個經常發生,做生意做得不行的話,卷款潛逃的是很多的。

問題在這裡,為什麼吳英被判死刑?

這裡有個背景,我交代一下。8個涉案的人裡面除了吳英,還有她的一個乾姐,叫徐玉蘭,是東陽的,另外6個都是義烏的。所以吳英的大部分資金從義烏來,7.7億里面至少有6個多億是從義烏來。僅林衛平一個人就借了4個多億,他這些錢從哪裡來的呢?因為他是公務員出身,集資的對象有70多個人,除了老闆,大部分是公務員。為什麼民間借貸在浙江這麼繁盛?因為有很多浙江公務員參與其中。因為公務員有錢,他的錢花不出去。不管他這些錢的來路怎樣,但這些錢放高利貸的風險小,因為公務員有這個權力。比如說吳英哪一天資金緊張,別的錢她可以不還,但公務員的她不敢不還。她不還,公務員要查她的。再看看放貸名單裡面借她錢的包括哪些人?法院執行庭的庭長、派出所的所長,這些人嚴格來說是要被監管的,但他們自己也參與到裡面。光殺吳英是不夠的,除非公務員自己做到不放貸,連他們自己都放貸,事情就複雜化了。到後期,吳英真的已經沒辦法了,雪球越滾越大,她自己控制不了。她被判死刑背後,牽扯到一個公務員團隊,有千絲萬縷、扯不清的關係。

到最後你會發現浙江民間的融資,本來應該是很正常的;就是你情我願,你要做生意,我把錢借給你。你虧了,我認了。你不虧的話,可以給我20%的回報。到最後你發現,情況變得異常之複雜,就是因為有公務員牽扯在其中,也就是說一群擁有權力的人,進入到浙江的地下金融之後,情況變得撲朔迷離和複雜化。因此我覺得目前真正的本質意義,就是揪出這一批擁有權力的人,如何防止他們進入浙江的地下金融市場,這才是當務之急。因此政府所謂立法也好、亡羊補牢也好,更重要的是把當權者排除在外,讓浙江金融恢復過去民間金融你情我願的方式。

什麼叫誠信?就是信託責任。能否從這裡做個試點,將權力借錢者排除在外,讓地下金融成為拉動浙江或其他省的重要支柱,政府或許可以考慮。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