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營環境持續惡化,中小企業苦熬嚴冬


年關將至,中國眾多中小企業面臨的資金壓力隨之升高。不少企業抱怨說,儘管政府出臺扶植政策,但他們的經營困境沒有出現根本的緩解,資金鏈隨時可能再度斷裂,目前苦苦支撐的企業恐怕熬不過這個春節。

中國不少中小企業來說,今年的日子確實難熬。融資難、用工成本增加、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增添了企業主的經營壓力,不少企業不堪重負,乾脆關門大吉,導致企業員工追討欠薪,工潮不斷。

為瞭解決中小企業的融資難題,中國政府日前頒布「國九條」,提高相應的財政扶植。兩個月過去了,不少企業主表示,企業面臨的壓力沒有根本緩解。

東莞是廣東加工產業的重鎮,與溫州一樣向來被視為中國製造產業的風向標。一位紡織行業的小業主對媒體說,企業資金鏈緊張的狀況現在沒有根本改變,每天帳上資金不過10萬元左右,一有風吹草動,後果很難估計。

東莞貝樂園玩具廠經理瀋力行對美國之音說,海外訂單減少,工廠生產線已經開始壓縮,公司經營現在的確壓力很大。

他說:「一般的普工以前他的低薪是1200到1300(元),現在提到1500到1600(元);原材料也在漲價,像棉花、布料那些都漲啊,還有玩具相關的配件的價格也在漲價。現在這邊做工廠的話真的是利潤很低。」

東莞中堂鎮鎮委委員黎建波對美國之音說,貸款困難、生產成本增加、外加原材料漲價,對當地企業構成不小的衝擊,有的加工企業甚至出現有訂單不敢接的罕見情況。

他說:「勞動法也提到最低工資的提升,還有企業一些原材料價格上漲。原材料一旦漲價,你的產品生產的成本肯定會高啊。國外訂單給你的價格也不會因為你成本升高而給你提價。他也是給個限價比,所以你的利潤空間就變得很少了。企業的困難就在這裡。」

*民間高利貸*

儘管「國九條」要求加強對中小企業的財政扶植,可當地媒體說,不少中小企業依然無法從國有銀行順利貸款,不得不繼續依賴民間借貸。就是溫家寳總理親自視察過的溫州,情況也沒有根本改善。某民營企業董事長助理說,民間借貸雖然利息高,卻依然比銀行貸款容易。

他說:「我可以這樣說,溫州中小企業靠銀行貸款資金去運營的很少,因為銀行畢竟有那麼多的審判手續。比如說你企業廠房如果是自己的,還會好一點。比如你要抵押貸款,如果企業不是自己的,房產不是自己的,拿什麼去貸款呢?」

可就是這種民間的高利貸,成為壓倒溫州民間企業的最後一根稻草。中國媒體報導說,今年4月以來,溫州已有80多家企業老闆失蹤,僅9月份就高達25起。老闆集體跑路外,高達60%的民間借貸利息還迫使企業想其他辦法賺錢,不得不偏離原來的產業。溫州中小企業促進會會長周德文認為,溫州傳統加工產業正在出現空心化的趨勢。

他說:「平均來說,到現在已經下貨的只有1%到3%,個別的實業家就把資金從實業裡面乾脆退出來。有的把廠房租了,把錢專門拿來放貸,還反而輕鬆。」

*原材料漲價*

民間借貸以外,原材料價格上漲也增加了中小企業的壓力,內陸地區同樣如此。安徽淮北順發食品公司採購經理束瑞蘭對當地媒體說,她採購方便麵原料,原來打個電話就行,可今年4月以後材料漲了價,而且供應短缺。安徽寧國興源橡膠製品有限公司總經理樓文凱抱怨,原材料價格颮升,讓企業難以承受。

他說:「拿天然橡膠做比方,2009年是2萬3000多(元)。到今年6月份,已經漲到3萬5000多(元),漲幅到60%多。」

評論認為,這表明中小企業面臨的困境已經不侷限於沿海地區,開始向內陸蔓延。

*金融改革*

政府的扶植措施為什麼難以充分發揮效力呢?評論指出,這是因為很多措施治標不治本。溫州時代律師事務所首席律師邱世枝對當地媒體說,政府應急防範,不代表問題得到真正解決。

他說:「溫州市政府能做的就是穩定、應急、不要蔓延、不要擴散。但你這企業存活下來以後一個沒辦法根本解決的問題,就是企業產品的出路問題和生產成本的問題,這個是沒辦法解決的。」

安徽省政府參事孫自鐸也認為,受政策體制的侷限,政府措施往往普惠色彩濃厚,缺乏針對性,很難讓中小企業真正受益。

他說:「我們國家從政策體制上,就沒有專門為中小企業服務的銀行或者金融組織。所以他的政策相對講就不突出。國外有銀行專門為中小企業的服務,就是對這樣的企業、這樣的經營組織,他有專門的政策進行優惠,力度就比較大一點。」

有專家於是呼籲,中國金融體制應該進行改革。重慶工商大學教授謝新指出,四大國有銀行無法滿足廣大中小企業的全部需求,需要地方銀行的充分介入。當務之急是允許地方銀行上浮存款利率,吸引大量的民間資本。只有這樣,銀行才能放鬆對中小企業的信貸。

他說:「 因為考慮到金融市場風險的控制,所以就不敢讓銀行之間過度競爭,這是一直不敢放開存款利率的主要考慮。但假如是這種考慮的話,你就可以部分地放開。比如,一些小型銀行可以在某個區域範圍內、或者在一定額度內上浮利率,而不是全部上浮。」

*年關難熬*

對廣大中小企業來說,如何挺過這個年關,是現下最大的焦慮。北京大學金融與產業發展研究中心秘書長黃篙博士說:「年底正是民間借貸資金和銀行貸款的回收高峰,也是工人工資、獎金髮放以及供應商清款的高峰。目前資金形勢嚴峻,如果不積極採取應對措施,年關之前可能形成一輪更嚴重的危機。」

有報導說,中國沿海的很多小工廠和中小企業因不堪重負已經倒閉或變相倒閉,還有不少企業恐怕很難熬過這個春節。上海證券報說,眾多中小企業短期內對經濟前景看不到什麼希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