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成排隊搶購iPhone4S者系黃牛


1月13日,蘋果公司在中國正式發售新款手機——iPhone4S,發售前一晚,西單大悅城店、三里屯店門外,便聚集了千餘人在排隊,這些人中,90%以上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托兒。

早在發售的三天前,眾多黃牛便開始忙碌,他們或找自己下線,或直接到勞務市場等地找人當托兒,「只要你站一晚,就能掙到最少100元」。分屬於不同黃牛黨的豪華搶購團紛紛成立,這個隊伍在1月12日下午,便浩浩蕩盪開赴「戰場」。

提前四天招托兒

時間:1月11日下午

地點:六里橋附近

1月11日下午,在六里橋一個隱蔽的地點,記者見到了知情人常力(化名)。他說,1月9日,一個朋友找到他,希望他能幫忙招些人做「促銷員」。

常力隨後詢問所招人數和所幹工作時,這位朋友說,1月13日蘋果新款手機正式發售,他需要這些「促銷員」排隊,人數沒有限制,越多越好,工期一晚上,報酬每人100元。

聽到這些,常力明白,這所謂的「促銷員」就是托兒。常力再次就此事向這名朋友催問,對方才坦承就是需要大量的托兒幫他排隊,製造氣氛同時幫忙搶買手機。常力經過思量最終接下了這筆生意。

隨後,常力來到自己熟悉的一些能攬到人的地方,如北京電影製片廠門前、北京城區的幾個主要勞務市場,在這裡他聯繫到了一些願意幹這個活的人。通過朋友,常力還和一名自稱蘋果公司主管的女子趙某通過話,趙某稱時間緊迫,讓常力抓緊幫著招人。

神秘高管的電話

時間:1月11日晚

地點:北京電影製片廠附近

常力在北京電影製片廠門前招人時,記者通過常力,與趙某取得了聯繫,通話中,趙某一直自稱是蘋果公司的一名主管。

她說,13日新品iPhone4S上市,公司為了製造轟動效果,決定由她出面在社會上招「促銷員」,這些「促銷員」的工作就是排隊,別的不用管。當被問及這種排隊是否就是「托兒」,趙某給予了肯定的回答。

趙某在電話中稱,去排隊不需要什麼特殊培訓,只要能堅持下來就行,時間就是一晚上。會發給排隊者銀行卡,將密碼告訴排隊者,讓他們用來買手機。蘋果店在活動當天,安保極為嚴密,出入口劃分明確。所以,不用擔心排隊者帶著銀行卡逃跑。買到手機後,在出店門前,就會有專門的人負責回收已經買到的手機。這個過程完成,排隊費就到手了。即使沒有排到手機,只要是堅持排隊一晚上,也發給排隊費。對於前來排隊的人氣質各不相同,會不會出現露餡的情況,趙某稱不必擔心此問題,只需要把人找來,不管男女老少,人越多越好。

記者注意到,趙某還曾在網上發帖,以尋找首髮式當天的排隊者。對於趙某的身份,蘋果公司已經堅決否認此人系蘋果員工,懷疑該人身份就是黃牛。

時間:1月12日中午

地點:虎坊橋人才市場外

眾托兒分批集結

從1月12日上午9點多開始,北京工人俱樂部附近的虎坊橋人才市場外,聚集著20多人,男女老少均有。在領隊人到來之前,他們一直議論著晚上要干的工作,「就是去排隊,站一晚上,就能拿到錢」。

上午10點多,一名頭髮偏長、操東北口音的男子出現在人群中,他立刻高聲喊了起來,「去排隊的人集合一下,還有其他人想去的嗎?一晚上120,會管一頓飯的」。話音剛落,人群立刻圍了上去,長發男子開始清點人數。在數過一遍之後,這名男子顯然不滿意這個人數,接著高喊還有誰願意去,排隊地點是西單或三里屯,時間是1月12日晚上9點多到1月13日早上8點多。中午12點30分,在長發男子帶領下,總共24名托兒登上了一輛中巴車。

車輛行駛中,帶隊男子讓司機把車開到北京電影製片廠門口,因為還要在那里拉人,車上一名排隊男子告訴記者,他不是第一次幹這事情了,上一次哄搶蘋果手機時他也在其中當過托兒。可能因為領隊男子運氣不好,他在電影製片廠處只招到了一個人。車輛很快再次離開。

行駛途中,領隊男子不斷接打電話,詢問究竟將車開到何處。下午3點半左右,這輛中巴從小武基出口駛出東四環,一輛轎車帶領著中巴車向右轉,又行駛了十幾分鐘後, 兩車最終停在弘燕菜市場附近。長發男子下車和轎車中的一名平頭男子交談,這名平頭男也操著東北口音。他用手指向附近的另一輛中巴車,此時該車已經坐滿了人,「這些人我是從大興、固安那邊拉來的,一會兒一起去三里屯」。

隨後,領隊男子招呼自己所帶的人下車休息吃飯,一名紅衣男子從兜裡掏出一沓20元面值的人民幣,準備向車上的排隊者發放,該男子說,如果想去吃飯,就跟著紅衣男子。如果不吃,會發給10元錢。排隊者一擁而上,領走了10元錢。這些排隊者隨後回到車內等候。大約晚上6點多鐘,兩輛中巴車啟動,經過弘燕路駛向三環。經粗略計算,這兩輛中巴車共運載了約60名排隊者。領隊男子在與司機交談中透露,自己只是帶人的一個小頭目,還有其他一些小頭目,每人都招幾十個人,從其他地方出發,趕到三里屯或西單大悅城。

時間:1月12日晚上

地點:三里屯蘋果店門前

壯觀排隊遇清場

經過近一個小時行駛後,運載著兩車排隊者的中巴車到達三里屯蘋果店附近,60多名排隊者並沒有立刻下車。

民警、保安陸續到場。幾卡車黑色的鐵欄杆也準備卸車。晚8點,60多名排隊者下車,在長發男子和其他幾人招呼下,這幾十人迅速向蘋果店門前的空場集結。此時的空場上,數百人已經擠得水泄不通,仍有大量的人員不斷湧來。長發男子說,這些人全都是黃牛找來的排隊者。

記者注意到,這些排隊者組織得很好,他們數十人一夥站在一起。他們胳膊上,纏上了絲帶等物,有幾組排隊者乾脆將膠帶纏在胳膊上,以示與其他排隊組的區別。領隊男子對記者所在的這一組說,大家可以排隊了,到1月13日早上,會發給現金買手機。如果買到了,把手機交給他們,就能得到120元。即使買不到,只要排了一晚上,120元照付。

晚上11點多,蘋果店門前聚集的人數已經過千。記者和其他排隊者交談得知,他們分別來自大興、房山、昌平、河北燕郊、固安等地,都是從黃牛處得知這個工作,覺得還不錯,於是應徵前來。在排隊者中,還有從北京電影製片廠門前找來的「群眾演員」,他們平時在北影廠門口「等戲」。眾多排隊者經相互聊天也發現,不同的黃牛,所支付的「排隊費」並不相同。有的一晚上100,有的則給到了160。

凌晨1點多,民警已將所有通往蘋果店門前空場的道路封鎖,只許出不許進。此時在空場上的排隊者已將近2000人。領隊男子陪自己帶來的人一起排隊,他說,這次排隊的至少90%是黃牛找來的。1月13日凌晨1點多,民警開始對現場秩序進行整頓,經過三次清理,包括記者在內的數百人被清出空場,不允許再進入。隨後,所有被清出的排隊者找到自己的帶隊人,來到了地下車庫、商城走廊等避風處。但在此期間,不少黃牛不斷領著手下排隊者來回跑,試圖從一些位置混進排隊的圈內。

因為清場,之前安排的發購機卡的計畫沒能進行。

排隊無果起衝突

時間:1月13日凌晨

地點:三里屯蘋果店門前

由於無法進場排隊,帶隊黃牛一時也沒有好的辦法。1月13日凌晨4點多,在蘋果店門前空場南側的一個出口處,近百名被清出的排隊者守在此處。4點20分左右,突然有黃牛再次帶來幾十人,隨後黃牛的頭目在後面起鬨高喊,「衝啊,向前衝」。

這一聲高喊,立刻得到排隊者的響應。聚集此處的百餘名排隊者一起衝向前。由於猝不及防,隔離用的欄杆直接被人群推倒。在黃牛帶領下,近200名排隊者衝進了剛才的排隊圈內。

突然多出的這近200人,讓早已擁擠不堪的排隊隊伍更加擁擠。人群中不時爆發出叫罵聲,現場的局面有失控的危險。隨後民警及安保工作人員將排在最前面的一路縱隊用鐵欄杆隔離成三隊。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有人在隊伍中起鬨,有人用礦泉水瓶亂扔。緊接著,人群中再次爆發出向前擠的起鬨聲。這期間,從蘋果店內走出一名外籍人士,試圖向排隊者講話,但被嘈雜的聲音所淹沒。

凌晨5點10分,隨著一陣呼喊聲,數百人再次衝破民警及安保人員的阻擋,直接衝向了蘋果店的北門口,此時排隊已經無法進行。有黃牛說,他們對於排在最前面的人不滿意,因此在現場喊了起來。僅僅過了十分鐘左右,蘋果店派出工作人員宣布,暫停銷售,請排隊者盡快散去。但這個消息並未奏效,大小黃牛頭目組織自己帶來的人,繼續守在店門口,「店裡一會兒肯定還要賣,就守在這裡」。

上線開溜下線慘

時間:1月13日早晨

地點:三里屯蘋果店門前

早上8點多,蘋果店貼出通知稱,由於缺貨,暫停銷售iPhone4S。這個消息一出,有黃牛找來雞蛋,直接扔向了蘋果店的大門。

停售的消息打亂了黃牛頭目的部署。排隊者們見排隊無望,在自己的帶隊人帶領下準備離開。

帶隊人張婷(化名)帶來了42人,她帶著眾人找到自己的上一級帶隊人,要求支付排隊一晚上的費用。但對方並不願意支付這筆錢,「我們也不知道情況變了,不可能再給每人一百多」。

在排隊現場散場後,排隊者幾十人為一個小集體,開始向帶隊人要錢。帶隊人又找到自己的上一級,但很多排隊者最終白忙一晚上,沒能拿到排隊費。有人選擇了報警,有人則忍氣吞聲離開。

一名黃牛說,誰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買不到手機,把一些高級黃牛頭目的計畫打亂了。為了逃避責任,這些高級頭目乾脆直接溜之大吉,「這確實沒辦法,當時就顧著找人排隊,發展了那麼多帶隊人,太亂了」。

手機哄搶後的分流

昨天,蘋果官方微博稱,北京大悅城店發售一個多小時後售完,這些手機在被黃牛購買後去哪兒了呢?有黃牛介紹,他們僱用的排隊者,都是提前就拿到銀行卡。黃牛頭目坐在附近的車裡,或者室內位置等候。但助手們則會一直盯著自己找來的「排隊者」,不會出現買到手機的排隊者「攜機」逃跑。一旦買到手機,排隊者剛一出來,就會將手機交給助手們,再轉給黃牛掌握。

昨天早上7點多,在西單發售現場,買到手機的人直接找到僱用自己的人,僱主一般就在出口守候。兩人一見面,排隊者將手機交上,拿到手機的黃牛迅速將手機放入包內。整個過程僅僅幾秒鐘,極不容易被留意到,排隊者會到一旁等候,準備領取排隊費。在現場經常能看到,多人圍成一圈,領取排隊費。

而被黃牛頭目控制的手機,一般有三種流向:一是在店門口直接加價售出。二是流向中關村等大型電子市場。一名黃牛曾表示,自己的公司就在中關村,為了拿到手機,公司專門僱人來排隊,這次就從房山雇來了200多排隊者。三是流向其他省份的相關銷售渠道。

暴利驅使僱人購買

據蘋果公司公布的數據,iPhone4S的價格為:16GB4988元,32GB5888元,64GB6788元。昨天上午,部分黃牛一拿到iPhone4S,就立刻在西單大悅城門口進行兜售,最低加價300元,基本加價500元,最高加價800-1000元。雖然加價高,但依然不乏購買者。

昨天上午,記者走訪中關村一些大型手機銷售點,雖然首髮式結束時間不長,但一些銷售點均聲稱有iPhone4S正品出售,價格要比正常價高出一些,加價500是市場的普遍狀態。

雖然為了雇托兒,這些黃牛豪擲十餘萬元,但以每部手機加價500元計算,總體利潤仍能達幾十萬元。昨天,蘋果公司發布聲明稱,iPhone4S的需求超乎想像,目前在中國的Apple零售店均已售罄,但顧客仍可通過Apple在線商店預訂,或在中國聯通和其他授權經銷商處購買。但即使如此,大量貨源早已被壟斷在黃牛手中,利益的賺取只是時間的問題。

黃牛之間利益衝突

一名黃牛說,僱人排隊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買到儘可能多的iPhone4S,同時造就一個氛圍,就是這款手機備受青睞,為他們隨後的賺錢打造一個良好氛圍。

該黃牛說,排在最前方的人,肯定能拿到更多的機器,所以引發了排在後面黃牛的嫉恨,這才導致其他黃牛起鬨鬧場。常力說,這次黃牛僱人排隊,模式是最上級的屬於總控制,由其發展下級,然後再一級一級發展。而目前,學生和建築工人這兩個主力群體已經返家,能攬到人的地方有限,人數自然也有限。因此在招人過程中,出現了彼此互相爭搶的現象。一方在財力物力上有優勢,就能把對方已經攬到的人撬過來,這樣就導致了排隊者費用的不同;同時競爭必然引發不同黃牛團體之間的矛盾,排隊當中的各種衝突事件,就是這樣發生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