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了!中共高幹首提大飢荒餓死3千萬


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國的大飢荒,到底餓死了多少人?這個問題,引起了中國批毛派和擁毛派的長期大辯論。海外對此提出的數字,從二千萬到四、五千萬,而中國內部披露的數字,也至少有幾百萬。

大飢荒餓殍知多少?

最近,曾撰寫文章大力呼應鄧小平南巡改革說法的前《人民日報》副總編周瑞金撰文披露「大躍進」時期餓死3千多萬人,海外有報導說,這是中共核心媒體負責人首次公開承認這一有爭議的數據。

周瑞金15日在財經雜誌上發表題為《何以解憂,唯有改革》的文章,文章中提到「想一想1958年我們為1070萬噸鋼,動員了9000萬人土法煉鋼,煉出400萬噸是鐵疙瘩,更嚴重的是讓豐收的糧食爛在地裡,造成後來的大飢荒,餓死3000多萬人。」

有不少媒體轉載了周瑞金的說法。在周瑞金髮表這個觀點之前,中國幾乎沒有高級官員公開承認大飢荒餓死人的情況,更鮮有相關的數字披露出來。不少學者研究得出結論,發生在上世紀60年前後的大飢荒,起碼餓死了「成千上萬」。

上海交大曹樹基教授的研究結論是940萬;2009年4月8日,《廣州日報》採訪袁隆平時,這位中國「水稻之父」表示「三年困難時期,餓死了幾千萬人啊。「大躍進把樹都砍了去煉鋼鐵,把生態破壞了,1959年大乾旱,一年基本上沒有收成,餓死了四五千萬人啊。」

海外學人曹長青說,另一位中國學者金輝從中國國家統計局的年度人口升降及調查推算出,當年那場大飢荒的死亡數字在4,040到4,319萬之間。

而周瑞金的這個數字,是第一位中共高級幹部第一次公開發表的。周瑞金的數字,沒有任何調查過程和結論來支撐,僅僅是一個數字而已。

楊繼繩:周瑞金的數字影響力有限

對大躍進時代各種數據進行過一手調查的前新華社資深記者、現《炎黃春秋》雜誌的副主編楊繼繩認為,周瑞金透露的數據並不是他的研究調查,影響力有限。

楊繼繩說:「我覺得他不可能有自己的研究,有很多地位比他還高的人也都講這個數字,但沒有說數字是從哪裡來的,他們也都是聽別人說的估計。周瑞金是一個退休了的副部級幹部,他的話的份量也是有限的,不能代表官方觀點,只是個人看法,就是一般知識份子的文章吧。」

楊繼繩:大飢荒死亡3600萬

楊繼繩花了10餘年時間進行一手調查,於2008年寫成《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飢荒紀實》一書,在香港出版,書中公布大飢荒餓死3600萬人。

為改革造勢,周瑞金是改革派

周瑞金在鄧小平92年南巡講話前一年曾以「皇甫平」的名字發表系列評論文章,首次提出「何以解憂,唯有改革」,為鄧推進改革開放造勢,引發國內外強烈反響。鄧南巡談話20週年之際,周瑞金重提改革,呼籲應當「重振改革勇氣,再造改革動力」。周瑞金在文中指出,中國當前面臨著一些迫切的「發展以後的問題」,其中包括貧富差距拉大、社會事業滯後、公眾幸福感下降、環境污染加劇、以及社會腐敗縱深發展。

高瑜:鄧小平改革模式不可取

中國新聞工作者高瑜認為,周瑞金所擁護的鄧小平南巡時的改革模式堅決不可取。她認為,鄧改革的後果是使權力直接進入市場,而人民沒有權力也沒有監督。

高瑜說:「你們想想南巡講話給中國帶來的是什麼,就是停止政治改革。(鄧小平)指的的改革基本上就是經濟改革,經濟改革的利益、改革的資源,基本上就是被政府壟斷,也就是被中國共產黨壟斷,還用鄧小平那個方法能解決嗎?鄧小平已經造成了這五個方面,你還用他的方法來解決?歷史不會再給你20年機會。」

高瑜說,周瑞金現在所指的改革也並非政治改革。而若非政改,什麼改革也救不了中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