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建造於大洪水之前(圖)

2012-02-02 15:00 作者: 徐興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大馬士革北邊,有一塊巴爾貝克高地(Terrace of Baalbek )——是用許多大石塊堆砌成的平臺,有些石塊有65長,約有兩千噸重。截至目前為止,考古學家們對這塊臺地,
 
仍然提不出可資徵信的解釋;為什麼要建巴爾貝克平臺,是誰來建造的,又是怎樣來建造的?但是,一位名叫阿格雷斯特(Agrest)的蘇聯籍教授,認為該平臺可能是一座飛機場的遺址。
 
如果我們心平氣和地接受,「埃及學」專家們供給我們有關埃及的各種完整知識,我們不能不承認,古代埃及是沒有經歷一段過渡時期,而突然呈現出一種高度進步的文明。那些大都會和龐大的廟宇、神采飛揚、孔武有力的巨大鵰像、兩旁陳列壯觀彫刻的整潔市街、完善的排水系統、挖掘自岩石的奢侈墓穴、巨大無比的金字塔——以上種種以及其他令人嘆服的事物,真可說是從地上突然冒出來的。沒有史前的文明,而突然有這些成就的國家,真可算是一種神跡了。
 
只有在尼羅河三角洲及其兩旁支流附近的狹小地帶上,才有肥腴的耕地。但是,據現代專家們估計,在大金字塔建造的那個時候,埃及就有五千萬居民住在那裡(這個數字,與一般估計,在西元3000年時,全世界只有二千萬居民的說法大相逕庭!)
 
就這樣一個龐大的數字,有兩百萬上下的差距是不算什麼的,但是,有一件事必須弄清楚——即是他們全部如何吃得飽飽的。那時不但有一大群建工人、石匠、工程師和士兵,而且還有一支裝備精良的軍隊、趾高氣昂的神職人員、和數不盡的商人農人及官員,最後還有一群享盡豪華富貴的皇親國戚,都依靠著這塊豐腴的土地維生。試問他們能生活在農產不足的尼羅河三角洲上嗎?
 
我們知道用來建造廟宇的大石塊,是用滾軸來搬運的;當然是木製滾軸了!但是,埃及人是很不願意將少數幾棵樹木(主要是棕櫚樹),用來製造滾軸的,因為那是那時(如今也不例外)埃及所能生長的樹木。又因為棕櫚上生產的椰子是埃及人迫切需要的糧食,而樹乾和樹葉是這塊乾旱的土地上唯一可以用來遮蔭的。但是,確實是木製滾軸,不然,建造金字塔最簡陋的技術說明都無法找到。那末埃及人是否輸入木材呢?要輸入,就得有一支龐大的艦隊,將這些材料運抵亞歷山大港,再自尼羅河上溯至開羅。但在埃及人建造金字塔的時候,埃及並不產馬,也沒有車子,更沒有其他可資運輸的工具。約當西元前1600年時,第17代的梅王朝(My Kingdom),才有馬車傳入,而對石塊的運送,才能找到可資徵信的解釋!當然,學者們認為木製滾軸是唯一的運輸工具。
 
對於金字塔建者的技術瞭解,存著許多問題.然而卻沒有精確的解釋。
 
埃及人如何能在石塊上穿鑿墓穴呢?他們根據什麼構想,造出蜿蜒曲折的長廊和迷宮般的宮舍呢?牆壁光潔平滑,多半雕飾令人心曠神怡的壁畫,檐椽斜傾入岩壁,所建的石階也別具匠心,直通至最底下層的停室。成群的遊客雖然驚奇得目瞪口呆,但是卻沒有一人能從挖掘到的古物中,找出對這種技術上奧秘的解釋,卻又一致認為埃及人從很早以前,就嫻熟挖隧道的技術;那些古老的石墓穴,其精確的程度,不亞於今天的一般建。第6王朝秦第(Tety)的墓穴和新王朝拉姆西斯一世(Rameses Ⅰ)的墓穴比起來,沒有什麼區別。說起這兩座墓穴的建造時間,中間相隔至少有一千年之久。可見埃及人沒有新的知識來改良他們古老的技術。事實上,越是近代的一些大廈,越拙於仿造這些古老的風格。
 
遊客們可依照各自的國籍,乘騎叫做威靈頓或拿破崙的駱駝,從開羅西行,到達喬普斯金字塔(Pyramid of Cheops),一路上胃部就會起一種不舒服的感覺,這是神秘的遺蹟經常發生的現象,導遊會告訴他,這是某一位法老墓地。於拍攝了幾幀紀念照片後,再加上這一點歷史小常識,他就心滿意足地踏上歸途。特別是喬普斯金字塔,刺激起許多古怪而無法揣摩的理論。1864年,史密斯(Charles Piazzi Smith)所著,厚達六百頁的「我們得自大金字塔的遺產」(Our Inheritance in the Great Pyramid)一書中,我們讀到關於金字塔和地球之間,許多令人不可思議的關係。
 
即使經過一番嚴格驗證,仍然有許多事實,刺激我們去思考。
 
如所周知,古埃及人信奉的是太陽教。太陽神(Ra)曾乘坐小船漫遊太空,古王國的金字塔經籍中,也曾記載其國王藉著諸神及小船的幫助遊歷太空這一回事。所以埃及的神與國王們,也與飛行一事發生關係。
 
喬普斯金字塔的高度乘上一千萬倍以後——即九千八百萬哩,正好是地球到太陽之間的距離,這一事實,不知是否真確?子午線通過金字塔,正好將陸地和海洋分為相等的兩半,也是真的嗎?金字塔的地基周圍除以其高度的兩倍,即得出著名的π=3.14159這一數字,不曉得是否又是當真?地球重量的計算已經發現,不知是否真實?而建地基的岩石地是經過仔細且精確地丈量過的,是否又是真的?
 
找不出一絲一毫的線索說明,為什麼喬普斯金字塔的建造者——科福法老(pharaoh Khufu),要選擇這塊沙漠中特別多岩石地帶,作為這座巨塔的基地。且他用來建造巨塔的岩石上有一條自然的縫口,有些勉強的說法,認為他也許是想利用這些縫口,以便從他的夏宮中,來監督工程進行情形的。這兩種問題都沒有合乎情理的解說。就第一種情形來說,可能為了實際的需要,便於建地基靠近東邊的採石地,目的在縮短運輸的距離,而第二種情形,實難想像,法老竟願意讓年復一年,日夜工作的喧囂吵雜來騷擾。因為經書上關於基地選擇的說法,有很多矛盾的地方,因此不得不使人有理由地懷疑,難道不是出於神們,透過僧侶行為而指示的麼?如果這種看法說得通,那末我提出的關於過去人類的烏托邦式想法,豈不又多了一項重要的證明嗎。因為金字塔不僅是將大陸和海洋分成相等的兩半;而且其位置正好在大陸地心引力的中心點。如果這些引證與事實不相符合——當然相信他們的確也非常困難——那末這個建址,可能是由一些知道地球是球形的,並且也知道大陸與海洋分布情形的人類所挑選的了。從這一觀點上,我們不妨再想一想雷斯的地圖吧!此不僅僅當作神話故事來看待的。
 
究竟是什麼力量,用什麼機器,和什麼技術,把這塊岩石地帶敉平的?建師是如何挖掘通向地層下的隧道的?他們如何使光線滲入內部?既不在這裡,也不在萬王谷(the Valley of Kings)中的石墓穴裡使用過火炬,或類似的發光物。因為那裡沒有煙薰的牆壁或天花板,或任何曾經刮去這些被煙燻黑的地方的痕跡。他們用什麼方法,並且如何把這些石塊從採石地開採出來呢?用尖銳鋒利的器具嗎?究竟是怎麼樣地運送這些巨石,又是如何這般精密地把它們接合起來的呢?因此,這裡又有許多說法了:即是用有斜度的平面和軌道,使石塊在上面滑動及升起或轉彎。當然還要加上成千成萬的奴工:即農民、泥水匠和工匠。
 
在嚴格的審查下,沒有一種說法,是站得住的。但大金字塔是人人可見的技術證據,可是至今卻無法令人捉摸瞭解。在二十世紀的今天,即使將各地的建技術結合在一起,也難造出一座與喬普斯金字塔一模一樣的建。
 
有260萬塊巨大的石塊從採石地開採,加上雕鑿,運送到建基地,並且絲毫不爽地將它們結合在一起,而且在幽深的內部和迴廊的牆壁上,飾上五彩繽紛的圖畫。
 
金字塔的建址是法老一時的奇思異想?
 
這些空前龐大而典雅的金字塔,是建造者一時的靈感作用?
 
幾千萬勞工將每塊12噸重的石塊,用滾軸和繩子拖拉上去(可能那時還沒有滾軸和繩
子)。
 
這群勞工靠五穀(那裡不產五穀)來維持生活。
 
他們晚上在搭蓋在法老夏宮附近的草棚裡休息(那時沒有草棚)。
 
這群勞工在擴音器(那時還沒有)播送出來的「咿呀嗨」的聲音鼓勵下,將12噸重的
石塊向空中推送上去。
 
如果這群辛苦的勞工,每天能將十塊這樣的石塊推送上去,那末260萬塊這樣笨重的石塊,堆成這座豪華的金字塔,就需費時25萬天——也即是說要664年的光陰。可是,千萬別忘了,整個過程,只是一位異想天開的國王一時的幻想,他就不能於有生之年,看到自己刻意建造的這座巨塔的完成了。
 
當然,有人會說,這種理論,雖然很進步,但是有些不切實際。然而,誰竟會如此天真地相信,這座金字塔只是一位國王的墳墓呢?從現在起,誰又會相信算術上的轉換及天文標記,純粹是一種偶然現象呢?
 
今天,一致認為,這座大金字塔的始作俑者為科福法老。為什麼呢?因為每一件銘刻及表冊上都提到科福法老。而我卻認為,金字塔不可能在某人一生短暫的歲月中完成。但是,如果科福鑄制這些銘刻及表冊,只不過是沾名釣譽,又該作何解釋呢?在古代這是一件極普通的事情,從許多其他的建上,就可得到這一證明。不管什麼時候,一位專制的統治者,想獨享令譽,只要他下一道命令,他的目的就可達到。如果此說可信,那末金字塔在科福前來拜訪,留下他的名字之前,就早已存在了。
 
在牛津的包德良圖書館(Bodleian Library at Oxford)中,有一部手稿本,哥普特人作者烏第(Mas-Udi)認為,埃及國王蘇利德(Surid )曾設計建造大金字塔。奇怪的是,這位蘇利德王統治的,是大洪水前的埃及。而這位聰明的國王命令教士們,記下他們智慧的結晶,藏在金字塔裡。所以根據哥普特人的說法,金字塔是建造於大洪水之前的。
 
希羅陶特(Herodotus)在他的著述「歷史」一書的第二部中,證實這種說法。西伯斯(Thebes)的教士們指給他看341座巨型塑像,每一巨像代表11340年的一個祭司長時期。我們現在知道,每一位祭司長在他有生之年鑄造自己的塑像;希羅陶特並且告訴我們,當他待在西伯斯時,一個接一個教士請他去看他們的塑像,以證明兒子永遠步履父親後塵的道理。教土們並向希羅陶特稱,他們所講的都是非常正確的,因為他們幾世代來都詳細記下每一件事情;他們稱這341座塑像,每一座都代表一個世代。在341世代以前,神們與人是同住在一起的,自此以後,神們就不再以人的裝束在人間出現。
 
估計埃及歷史,大約只有6500年那麼久遠。教士們為什麼要這般無恥地,向遊客希羅陶特謊稱是11340年呢?而他們為什麼這樣強調說,經過341世代以後,神們不再和他們同住在一起呢?如果神們根本就沒有和他們生活在一超過,這些詳細記載不就完全毫無意義了。
 
關於金字塔是如何建造,為什麼建造和什麼時候建造的,我們所知無幾。一座490高,650萬噸重,屹立在那裡的人造小丘,是一件令人稱奇的成就,這個紀念碑似的東西,除了用作一位好大喜功的國王的墓地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重要性!任何相信那種說法的人,不妨請前去看看吧……。
 
同樣無法理解和無法令人置信的是,從遠古時代起的木乃伊,漠然地凝視著我們,他們像似掌握了古代許多興衰盛亡的神奇奧秘。各時代的人類都知道將體弄成木乃伊的技術,據考古上發現,史前人須深信肉身轉世的說法。如果在古代的宗教哲學思想上,有一點肉身再世信仰的證據,這種說法是可以成立的。如果我們原始的祖宗們只相信精神不死,他們就不會在體上,惹了這許多的麻煩。但是從埃及人墳墓中,一而再地發現塗著香料的體,準備著肉身轉世的例子。
 
從理論上,從已發現的物證上,所得到的印證,都不會太離譜吧!從雕塑和英雄故事中,確確實實指出,神們保證將從天堂下凡,使這些妥善保存的軀體重新復甦,這就是那些抹著香料葬於停室內的體,採取如此的打扮,而準備在墳墓裡,等待獲得生命重生的原因了。不然他們為什麼要在墳墓中,放置金錢、珠寳,和一些心愛的東西呢?甚至還在墳墓中,伴葬死者生前的佣人。毫無疑問的,這些人是活生生地被埋葬的,而這一切準備,顯然是想在新生命中,繼續他們古老的生活方式。這些墳墓非常堅固耐久,幾乎有防護原子爆炸的設備;它們可抵擋任何時代的擾亂和摧毀。金子和珍寳是這些存留物中,最不易毀壞的。我不打算在此,討論後人對木乃伊的批評。我只想問一問:誰將肉身轉世的念頭,灌輸到這些異教徒腦筋裡去的?身體組織不破壞的體,必須保存在十分安全的地方,才能於數千年後又重生的大膽想法,是從什麼時間開始的?
 
到目前為止,這種神秘複雜的復活觀念,只能從宗教觀點上考慮。但是想一想,那位要比其統治下的臣民知道較多有關神的法老,會有這種非常可笑的觀念嗎:「我必須為自已造一處安全的埋葬處,該處能經歷數千年而不受損壞,並且無論從國內的任何一個角度都可看得到,神曾答應我,當回來時,再將我喚醒(或者是以後的醫生們會發現使我重生的方法。)」
 
在太空世紀,對於這一種想法,我們說些什麼呢?
 
物理學家暨天文學家艾丁格(Robert C.W.Ettinger),其命名為「不朽的展望」(The prospect of Immortality)一書中稱,從醫學及物理學觀點上看,二十世紀的人類將自已冷藏起來,可使細胞能繼續活動下去,以減緩其死亡作用。
 
就目前來說,這種觀念聽起來有點像烏托邦,但是實際上,今天一些規模較大的醫院,都有一所「骨頭銀行」(Bone Bank),在深度冰點情形下,可保存人骨達數年之久,當需要時再行取出使用。血漿能夠在攝氏-196度低溫下,可以保存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也是今天普遍使用的一種方法。在液態氮氣中,活細胞幾乎可以無限期地保存下去。法老會不會有,這樣一個即將付諸實施的古怪念頭呢?
 
請仔細地讀一讀下文,請抓住這錯綜複雜的科學調查上的要點。1963年3月,奧克拉荷馬大學的生物學家們認為,已經死了將近數千年的埃及梅尼公主,她的皮下細胞,是有能力活動的。
 
在很多地方,可以發現保存得非常完整的木乃伊,看起來仍然栩栩如生。印加人遺留下來的冰河期的木乃伊,雖經歷了無數世紀,純就理論來說,他們仍然有生存的本能。烏托邦嗎?1965年夏天,蘇聯電視上播映出兩只在冰下埋藏一週的狗,在第七天時,它們破凍而出,可真奇怪,他們竟然很快和往常一樣,活活潑潑地活著呢!
 
星際旅行時,如何將太空人冷藏的問題,已成了美國人發展太空計畫時,關切考慮的一部分,已不能算是什麼秘密了。
 
今天常受到嘲笑的艾丁格博士預言稱,在未來人類能抗拒火燒或蟲蛆的蝕;在未來,冷藏在冰窖公墓中或冰凍板箱裡的體,等著有一天,醫學昌明,能排除致死的原因,使僵硬的體重新獲得新生命。真的到了那個時候,我們也許可以看到這樣一種可怖的景象——即一支冰窖的軍隊,當需要他們作戰時,就破冰而出,勇敢地拚命沙場。真是一個叫人毛骨悚然的想法。
 
但是,在很久以前的古代,我們所主張的太空旅行理論與木乃伊有什麼關連呢?我是意氣用事地在信口雌黃嗎?
 
我要問:古代人如何會知道,人身上的細胞經過特別處理後,就會繼續緩慢地苟延下去?
 
我要問;不朽的觀念從那裡來的?人們如何得知肉身轉世的觀念的?
 
古代的大多數人都知道木乃伊的製造技術,而有錢人並將之付諸實現。我在此地並不注重這些引證的事實,但是卻想解決生命重生這個念頭起於何時。國王或酋長們有這些觀念,純粹是出於偶然嗎?或者說,有些幸運的人們,親眼看到神們處理體的複雜程序,以及將他們保藏在防彈石棺中的情形嗎?或者是有些神(即太空遊客),將如何經過特別處理的體,可以復活的知識,傳授給具有高貴血統而又聰慧的王子嗎?
 
這些臆測需要當代資料來印證。在一兩百年內,人類對今天所不敢想像的太空旅行,一定很有成就。旅行社在旅行手冊上詳細記載,往返星球旅行的起訖日期。有這種成就的優越條件,是需要科學與太空旅行的發展保持密切的協調。單靠電子及制控論(Cybernetics)是不能成事的。醫學和生物學的貢獻,端在我們尋出延長人類活動的功能。太空研究這個部門,今天正以全副精神在努力工作。我們一定會自問:我們所需獲得的新知識,在史前的太空遊客們已經具備了嗎?那些不明來歷的知性動物,已經知道如何處理身體的方法,俾便於數千年後使身體復甦嗎?也許精明的神們,很識趣地已經保存了一具瞭解那個時代的體,俾使有朝一日,讓它來述說他那個時代的一切歷史掌故?誰能說得出來嗎?神們轉世以後的這種審問,已經發生了也未可知呢?
 
在時代的巨輪裡,原是神聖莊嚴的木乃伊製作,已經成了一種風尚了。突然,每一個人都要求復甦;……突然,每一個人認為,只要他們遵照祖先們的方法,他們就會新生。那時具有這些復活知識的高僧們,曾極力鼓勵舉行這種儀式,因為他們從這一儀式中,可牟豐厚的利潤。
 
我已經提到過蘇美族國王們,生理上不可能的年紀和經籍上記載的數字,試問,難道這些人物就不會是,在近於光速的星際飛行時,透過時間的轉換過程而延長生命的人嗎?
 
如果我們認為他們是經過木乃伊化,或者是經過僵凍的,我們不就可以從經書中提到的那些,無從可查其年代的人名中,獲得一些線索了嗎?如果依照這個理論,那末這些名不見經傳的太空遊客,就是古代一些領袖人物,用人工方法使他們深睡,一如神話上所說的,經過一段時期,再從冷凍櫃裡,溶化開來,在邇後的訪問時,便可以談古說今。每一次遊歷結束,太空旅客指導教士們,準備讓這些活人再死,再度保藏在大廟中,等待「神」再度回來。
 
不可能?滑稽?都是些自以為絕對受自然律約束的人,才會愚蠢地來反對。君不見自然本身就示範了冬眠和復甦的明白例子嗎?
 
有些凍僵魚類,在溫水中漸漸復甦,重新又活躍在水中。花朵、幼蟲和蛆不但能夠冬眠,而且在春光明媚的日子,又以鮮艷的新裝問世。
 
我就對自己吹毛求疵一些吧!埃及人會不會從自然中學得製造木乃伊呢?如果正是這樣,就應該有一種蝴蝶及金龜子蛻化的儀式,或者最低限度有這種儀式的蛛絲馬跡。但卻一點痕跡也找不到。地下墓穴中藏著盛著木乃伊化動物的巨大石棺材,但是從氣候上來看,埃及人不可能從動物上學到冬眠的知識。
 
距海爾萬(Helwan)五哩遠的地方,躺著各種不同形狀的五千餘座墳墓,都屬於第一第二朝代的,從這些墳墓的時代看來,這些木乃伊的製作技術,應該有六千多年以上的歷史了。
 
1953年,艾墨利教授(professor Emery)在沙卡拉北部的古代公墓中,找到一座大古墓,是屬於第一朝代的法老的。在此一大古墓以外,另有72座其他形式的墳墓,排成三列,在這些墳墓中,躺著的是願意追隨國王到新世界去的婢僕。從64具青年男性體和八具青年女性體上,看不出有掙扎的痕跡。這72人為什麼願意任人密封而扼殺呢?
 
信仰超生到墳墓以外的第二度復活,是對這種現象最好也是最簡單的解釋了。除了金銀、珠寳以外,還有其他五穀雜糧、油類及香料隨這位法老一起埋葬,這明顯地是供作生命重生以後使用的。除了盜竊不說外,後世的法老也常掘開這些墳墓。在這種情況下,法老們發現,藏在他們祖宗墳墓中的糧食保存得相當完好。換句話說,這些死人既沒有吃掉這些糧食,也沒有將他們帶到另一個世界去。當墳墓再度關閉時,新鮮的物品重新放入關閉的地窖中,為了防護盜賊竊取,並佈置下許多陷阱來混淆視聽。顯然,埃及人是相信未來復活的,而不是死後的立刻復活。
 
1954年6月,同樣在沙卡拉地方,找到一座未被盜竊的古墓,因為那裡有一隻盛滿金銀珠寳的箱子,窖藏在密室中。石棺材是用滑動蓋關閉起來的,而不是可以搬開的那一種形狀的棺材。6月9日那天,戈南博士(Dr.Goneim)慎重其事地打開石棺,裡面什麼也沒有。絕對沒有什麼東西,難道木乃伊留下珠寳逃走了。
 
蘇聯人陸登科(Rodenko)在距外蒙邊境50哩處找到高更五世(Kurgan Ⅴ)的古墓。這個墳墓的形狀像一座山丘,上面長滿樹木。每一密室內裝著溶化不掉的冰塊,結果墳墓裡的東西就像保存在冷藏室中的一樣。其中有一室,有一具製成木乃伊的男人體,和一具以相同方式處理的女人體。另外還有許多作為他們重生後需要的東西:如盛裝在碟子中的食物、衣服、珠飾和樂器。每一件東西凍得硬硬的,連同這兩具裸露的木乃伊,形狀看起來非常幽雅。在一座墓穴中,學者們找出一個長方形的東西,上面有六見方的四根列柱,每一方塊內部有一些彫刻。整個長方形物是模仿在尼納維的阿西利安宮殿的石壇形式建造的,頭上長著錯雜的角,背上長著翅膀的,像獅身人面獸的那種怪物,清晰可辨,從他們的姿勢上看來,好像是向上蒼祈待些什麼。
 
但是祈待重生的要旨,不能單靠在蒙古地方的發現物。墳墓中利用深凍的現象——因為這座墓穴上面栽種樹木和內部貯藏冰塊——對這個世界來說是太多了,顯然是為地球的末日而準備的。這個使我們不解的問題,是為什麼古人認為將體作這樣的安排,會達到復活的可能呢?這是古以來令人困惑的問題之一。
 
在中國的武泉村(音譯Village of Wu Chuan),有一座45長,39寬的長方形古墓;裡面躺著17具男人和24具女人的骷髏。在這裡又一次看到這些骨沒有死亡掙扎的跡象。在安達斯有冰河期的墳墓,在西伯利亞有冰凍墳墓,在中國、蘇美利亞及埃及有集體有個人的墳墓。在極遠的北方和南非,都曾發現過木乃伊。每一體旁都保存了新生後,所必需的物品,而每一墳墓都經過周密設計和建造,可歷經數千年而不毀壞。
 
難道這一切都是巧合嗎?他們都是我們的祖先一時的幻想嗎?或者這裡有一個我們所不知道的,所謂肉身轉世的諾言嗎?誰對他們提出這樣的諾言呢?
 
有一萬年歷史的古墓在傑利喬(Jericho)挖掘出來,在巴黎有用泥灰塑造的八千年歷史以上的頭顱。有點叫人不敢相信的是,那時的人們還不知道製造陶器呢!在傑利喬的其他地方,發現了整列的圓形房子。牆壁上端向內彎曲,好像是圓形屋頂。
 
靠著碳同位元素十四的幫助,這些古代的有機物,經檢驗結果,證明有10400年以上的歷史。這些經過科學上檢定的日期,與埃及教士所流傳下來的日期恰相吻合。他們說,他們的教士祖先在一萬一千年左右,就解除了宗教職務,這也是一種巧合嗎?
 
在法國盧沙克地方找到的史前石塊,真是一件相當了不起的發現。圖上的人物穿戴十分時髦,有帽子、外套和短褲衩。勃羅爾(Abbe Breuil)說這些圖畫是可靠的,他的說法將整個史前時代弄得一團混亂。誰彫刻了這些石頭?誰有足夠的幻想,想像穿著獸皮的穴居人士,在牆上刻畫出二十世紀人物的形狀呢?
 
1940年,在法國南部的拉斯柯(Lascaux)洞穴中,發現了一些真正屬於石器時代的繪畫。這些陳列在畫廊中的繪畫,其生動和完整就好像最近才畫的,看到這些畫,頭腦中立刻會產生兩個問題。石器時代勤勉工作的藝術家們,在這個洞穴中的作品啟示些什麼呢?為什麼要在牆上裝飾上這些令人驚奇的圖案呢?
 
讓那些認為這些問題是愚蠢的人們,去提出反對意見吧。如果石器時代的穴居人士是原始而野蠻的,他們不可能在穴壁上繪出這種令人吃驚的圖畫。如果這些野蠻人有能力畫出這些圖畫,他們為什麼不能建造茅舍來做遮蔽物呢?早期的權威者認為數百萬年前動物,都有能力建巢穴和搭棚子。但是,承認人類在數百萬年以前就有這種能力,顯然與實際假設是不相符合了。
 
戈壁沙漠中,在柯他(Khara Khota)遺址的深層處——距那些有在高熱下才能形成奇形怪狀的透明沙石不遠處——庫斯洛夫教授(Professor Koslov )發現一座大約是西元前一萬兩千年前的古墓,棺材中有兩具富人的體,並且在棺材上發現二等分的圓周標誌。
 
在波義諾西海岸蘇比斯(Subis)山區中,一座教堂式的平台上,有挖空如網狀般的洞穴。在這些發現物中,有一些優美精緻的織品,就是用世界上最好的想像力,也無法想像到早期的蠻族能製造出這些物品來。問題!問題!問題……。
 
最初的一些疑問,開始慢慢溜進陳腔爛調的考古理論中,我們所需要做的是要突破這些層層密密的陳腔爛調。把新的里程碑重新建立起來,如果可能的話,不妨重新確定一連串新的日期。
 
我坦白地說,對最近兩千年史實,我毫不懷疑。我只想談一談,距我們極遙遠的古代,那一段層層密密的黑暗時期,我想藉一些新的問題來說明這段時間。
 
我不能提出任何數字及日期,指出這些來自其他星球的知性動物,在什麼時候影響了較年輕的知性動物的。但是我卻大膽地懷疑,目前所流行的那種對過去日期的說法。我以相當的理由建議,應將我所關注的這些事情,歸納到舊石器時期去——即西元前一萬年至四萬年之間。我們目前使用的日期確定法,包括使人感到高興的,碳同位元素十四法在內,當我們用來測定五千年以上的時期時,可就得有一些出入了。所檢驗的物品越古老,碳棒反應法就愈覺得不可靠。一些知名的學者曾告訴我,他們認為碳同位元素十四法是很粗率的,因為如果一件有機物是在三萬年至五萬年之間的,其正確年代就可在這一界限的任何時間都可成立。
 
這些嚴格的日期確定法,只有在有限度的範圍內可接受;因此,第二種與碳同位元素十四法並行的日期確定法,以及其他新型的測制工具,無疑是非常受歡迎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