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五個重慶」少一個 謊言重慶

2012-02-18 01:34 作者: 姜維平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近日,重慶官方在報導王立軍「休假式治療」的同時,還發表了有關「平安重慶」的長篇稿件,試問,連公安局長都沒有安全感,何談平安呢?這有力地說明瞭編織謊言是薄熙來的拿手好戲,重慶到底有多少謊言?早在1月10日,我就讀懂了新華網轉發的兩篇互相打架的文章,一篇是歌頌薄熙來及政府官員的,報導說,1月9日,重慶市領導薄熙來、黃奇帆、陳光國、邢元敏、張軒、範照兵、翁傑明與參加「兩會」的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座談。3個多小時的時間裏,大家爭先恐後,暢所欲言,共議民生,共謀發展。

另一篇呢,是表現一個女老闆慷慨解囊濟貧助教的,比較讀幾遍,就像吃了蟑螂,原來,薄熙來的「五個重慶」少一個:「謊言重慶」,我們不妨來分析一下。

王婆賣瓜大合唱

報導說,「告訴大家兩個好消息,一是返鄉能人多起來了,二是越來越多的老百姓過上好日子了!」譚方培代表是萬州區長嶺鎮黨委書記,說話嗓門大、鄉音重。他說,鎮裡發展微型企業,解決了500多人的就業問題,大多數農戶實現了萬元增收目標,不少群眾還住上了巴渝新居,大家都說「感覺跟住別墅沒兩樣」。末了,他還大聲說道:「我這次來開會,鄉親們一定讓我帶句話——感謝市委、市政府,咱老百姓的日子越過越好!」譚方培的熱情和自豪也感染了大家,掌聲頓時響起。

聽他這麼一講,薄熙來鼓吹的「共同富裕」的目標一下子實現了,真的這麼快嗎?但不要忘了,這24個政協委員,人大代表,都是黨員或黨的積極份子,他們不是民選的,都是領導圈定的,當然,在「兩會」上,只能講好,不能講壞。比如,這位聲稱送喜訊的人,就是鎮黨委書記,他在自賣自誇先不議,看看薄熙來是怎麼說的。

報導在列舉了大量政府的豐功偉績之後,它說,3個多小時的座談,代表、委員們暢所欲言,有熱情的表揚,也有中肯的批評和建議。不知不覺,已是下午5點半,沒搶到機會的代表、委員,紛紛舉手要求發言。薄熙來提議延長發言時間,又有不少代表、委員獲得了發言機會。但是,我仔細看了這篇報導,沒提了幾個尖銳的批評建議,都是唱讚歌,24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唱了還不夠,領導厚著臉皮也跟唱,成了「王婆賣瓜」的大合唱。

薄熙來玩貓膩

報導表示,邢元敏說,「800委員助推區縣發展」的活動,是市委和熙來書記親自倡導的。接著,薄熙來登場了,他說,過去的一年很不平凡,全市廣大幹部群眾埋頭苦幹,發揮潛能,經濟社會發展在前人的基礎上又取得了新進步,令人振奮。GDP近萬億,增幅16.5%,財政收入連年保持40%以上的增幅。

但是,薄熙來藏了貓膩,重慶2011年財政收入2900億,而支出3900億,也就是說,赤字1000個億,華龍網做了報導,這是一個冰島式的破產的地方政府,但他一字不提,人家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已經摒棄了過去用「雞的屁」考察幹部政績的老辦法,但薄熙來還在玩數字,自欺欺人,當「跟屁蟲」,他在列舉了大規模建設公租房,實施以農民工為主體的戶籍制度改革,建立土交所、藥交所,等等,成績之後,意猶未盡,又大講「兩江新區」和世界500強中的200戶落戶重慶,總結說,2007年全市實際利用外資10億美元,去年一年已達100億,還「走出去」到國外投資50億美元。隨著渝新歐鐵路的貫通,重慶從對外開放的「三線」變成了「一線」。

他之所以強調2007年,是和前任官員劃清界限,即,他本人是那年12月到達重慶的,他來了之後,一切都是「柳岸花明又一村」,汪洋是10億,他是100個億,他勝過汪洋百倍!真的嗎?廉租房使我想到「奧迪哥」‘見拙作《薄熙來與奧迪哥》’,土交所使我想到向明華‘見拙著《地票換戶口,是農民的陷阱》,藥交所使我想到吳遠碧,見拙著《農婦走好,天堂裡沒有騙子》,等等,要知道我寫得這些批評性文章引用的素材,全部來自近年來重慶的官媒,它們在冷酷的高壓下,就擠出了這麼多鮮活的事實和證據,可以設想,薄熙來撒了彌天大謊。

女老闆打了薄熙來耳光

報導引述薄熙來的說,在大發展的同時,要更加關注民生,這是個原則問題,方向問題,是科學發展觀的本質要求。市委提出走民生導向、共同富裕的道路,推出了「民生10條」,「共富12條」,市府很快拿出了紮實的措施,條條很具體,都是「真金白銀」。人大和政協也主動開展了「人大代表在行動」、「800委員助推區縣發展」等十分有力的舉措。目前「縮差共富」已得到全市人民的積極響應,並在各條戰線、各個領域全面展開,取得了明顯成效。

據北京新聞界消息人士稱,薄熙來下令徐鳴,給了《人民日報》等媒體一大筆廣告費,自然,經濟困難的官媒就得投李報桃,這種赤裸裸的利益交換,他一點不在乎,也不掩飾,他說,今天,《人民日報》頭版刊登了一篇文章《重慶探索共同富裕》,對重慶的探索給予了充分肯定。如果我們既能高速、優質地發展經濟,又能實現共同富裕,讓廣大人民群眾從內心感到滿意,就是在書寫歷史,就是為中國新一輪的改革發展探路。

這話講得多麼好啊!但是,切不要流下廉價的眼淚,只要比對讀一下同一天刊發的另一篇文章《重慶女老闆4年拿出12萬資助40名貧困大學新生》一文,就清醒了。我真的感到震驚,想起了魯迅的詩「於無聲處聽驚雷」,但我聽到的是薄熙來耳光被扇的脆響。

這篇原刊自《重慶商報》的催人淚下的文章說,重慶女老闆劉英4年來,她拿出12萬元資助了40名大學生;每年出資20萬元,用來解決山區村民飲水難;當看到留守兒童缺少母愛時,她又毅然站出來,當起了留守兒童的「媽媽」;當有員工遇到困難時,她也出手相助。她就是搏擊商海20年的重慶阿興記產業集團兼董事長——劉英。她用自己的愛心和誠信,演繹了一個創業發展的精彩傳奇。

請注意,正如薄熙來強調2007年一樣,記者強調是4年來,我掐指算了一下,正好與薄熙來的上任期相吻合,只是薄熙來用空泛的口號,女老闆用真誠的愛心,薄熙來用謊言,女老闆用「真金白銀」。文章說,她回報社會熱心公益捐贈多達300多萬元。

讓我們來看看女老闆,是如何像薄熙來講的那樣,使用「真金白銀」的,首先,她每年給20萬,修建「母親水窖」,報導這樣描寫道:「感謝劉英董事長,要不是你們的幫助,我們現在還在喝髒水。」2010年5月31日下午,劉英冒雨踏著泥濘小道,和涪陵區婦聯的負責人來到涪陵區荔枝街道辦事處小溪村五社,查看她在此捐建的「母親水窖」。當地村民一見劉英,就拉著她的手,不停地說著:「謝謝!謝謝!」

文章說,之所以修建「母親水窖」,緣起於2008年。當年,劉英去渝北區龍興鎮考察時,發現當地村民飲水困難,便毅然加入了中國婦女兒童基金會「大地之愛,母親水窖」公益項目的捐贈隊伍,決定每年捐贈20萬元,幫助山區村民修建蓄水池,保證山區村民有水喝、有水用。

這裡是在美言表揚女老闆,但也折射了幾個問題:第一,「母親水窖」是2008年始作的,即薄熙來上任的第二年,也就是說,他連農民吃水的問題都解決不了,而把全部精力放在了「唱紅打黑」搞內鬥上了,光唱紅就花了2700億元,如果不搞這個,該建立多少個「母親水窖」啊!光「打黑」就包裝策劃了533個黑社會組織,把數百個民企老闆打成了黑老大,搶奪了1000個億的民企財產,如果不搞「黑打」,該留下多少個有愛心的類似劉英的老闆啊!

第二,政府官員嚴重缺位,熱衷於搞花架子,使民企雪上加霜,試問,劉英搞企業,做生意,不可能不交稅,交的稅裡就有教育附加稅,等等,這些「真金白銀」都哪去了?為什麼沒向「三農」傾斜?憑什麼民企還要交完稅再獻愛心修井?

第三,小溪村五社的村民說:「要不是你們的幫助,我們現在還在喝髒水」,這是什麼意思,這是不是當地官員不做為的最有力的證據?薄熙來是封疆大吏,沒有一點責任嗎?

記者的文章說,從2008年開始,劉英每年捐款20萬元修建1個「母親水窖」工程。截至目前,已經完成了渝北區龍興鎮、興隆鎮及涪陵區荔枝街道、忠縣等4座水窖的建設。這4座「母親水窖」的建成,徹底解決了當地村民和牲畜的飲水難題。我想說,劉英精神可嘉,但不宜提倡,否則,要幹部幹啥?民企還繳什麼稅啊!

薄瓜瓜,把法拉利賣了吧

這還不夠,文章接著描寫了劉英幫助留守兒童,把他們當「女兒」感人故事:2011年3月6日,劉英來到渝北區大灣鎮貧困留守兒童屈莎莎的家「三進三同」,與莎莎結成幫扶對子。她還給莎莎送去了紅毛衣、牛仔褲、新書包、大禮包、米、油等禮物和3000元學費,並認下了莎莎這個懂事的「女兒」。

可是,從莎莎的遭遇,我們看到了什麼呢?據劉英介紹,莎莎只有11歲,是渝北區大灣鎮明德小學的學生。她2歲時,母親因家境貧寒,離家出走。從此,「媽媽」這個詞就深深地埋在了莎莎的心裏。為了養活這個家,莎莎的爸爸在她三四歲時便去了廣州打工。平日裡,莎莎和年邁多病的爺爺奶奶相依為命。

那麼,請問,當地政府官員哪裡去了?「大下訪」了嗎?「三進三同」了嗎?「訪貧問苦」了嗎?用電腦點擊「重慶留守兒童」,我們能看到薄熙來信誓旦旦的承諾和表演,但是,為什麼出現了莎莎的悲劇呢?為什麼她只等一個民企女老闆來幫助,才能保住一條命呢?這到底是咋回事啊?

劉英說,莎莎是個品學兼優的孩子,作文在班上寫得最好,但她的體育成績卻很差。那是因為莎莎家庭貧困,為了省錢,莎莎每天只吃兩頓飯,中午實在餓得不行了,才不得不花5角錢買一個餅充飢。聽了莎莎的情況後,劉英心裏酸酸的,她當即表示要收莎莎當女兒,並每年資助莎莎3000元學費,直到她大學畢業。

原來,才吃兩頓飯!這使我想起彭水縣的王婭,她上學時,中午吃不上飯,只能喝涼水,這些文章描述的故事情節,前年未盡,今年又來,讀著讀著,我的眼淚就要流下來了,禁不住想起了重慶彭水縣的三萬名小學生,‘見拙著《王婭與薄瓜瓜》’,我想說,薄熙來啊,你都六十多歲了,怎麼臉皮這麼厚呢?你讓薄瓜瓜把法拉利車賣了,還不有一百萬啊,能救多少個莎莎和王婭啊!你怎麼好意思講「致富12條」呢!我看這一條就足夠了!

編造謊言,為了上位

也許重慶的官員會說,小莎莎是一個偶然現象,是一個例外,真是嗎?上述文章的作者已做了最好的回答,他說,其實,劉英對留守兒童的關愛,遠不止莎莎一人。據瞭解,早在2008年5月,在涪陵區婦聯的牽線搭橋下,劉英便來到涪陵的偏遠山區大木鄉中心小學和焦石鎮中心小學,分別捐建了兩個「巴人」留守「兒童之家」,為父母長期在外務工的「留守兒童」們建立了一個溫暖的「第二家庭」。

2010年12月,她在百忙之中率公司黨員代表及部分員工,來到「留守兒童之家」,為孩子們送去了電腦、電視、乒乓球、籃球、字典等新年禮物。

看吧,又是2008年,也就是說,不論是2008年,還是2010年,都是在薄熙來治下發生的醜聞,不是一個莎莎,不是一個王婭,而是一個龐大的貧困群體,此外,文章還介紹了劉英歷時4年資助40特困大學新生,花了12萬的故事,記者寫道:2011年8月18日上午,「托起明天的太陽——圓夢行動」捐贈儀式在大灣鎮政府會議室隆重舉行。這天,劉英為渝北區大灣鎮10名新考上大學的特困學生每人捐助了3000元,幫助他們圓大學夢。

原來,「托起明天的太陽——圓夢行動」捐資助學活動始於2007年夏天。當時,劉英瞭解到,在渝北區大灣鎮,考上大學的幾名學生在家怎麼也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們家裡經濟困難,沒有錢去讀大學。於是,劉英便和大灣鎮政府聯繫,表示要給大灣鎮貧困學生捐資助學,幫助大灣鎮的貧困學生走進象牙塔,完成他們的大學夢。

看來,也不能光怨薄熙來,早在2007年夏天,即汪洋當權時,重慶就有了考大學上不起的事,但汪洋臉皮薄,他知道禮虧,不喜歡吹牛也是真的。

不過,記者的另一段細節描寫卻又與薄熙來的任期吻合,他說,該公司一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公司有一對來自庫區的農民工夫妻。男的姓代,女的姓陳,兩人在8年前來到該公司打工。5年前的一天,他們3歲的兒子在萬州外婆家不慎掉入水井淹死。

對此,我算了一下,5年前,正是薄熙來履新重慶的時候,這個故事說明,善於弄虛做假,玩花架子的薄熙來,從一開始,就沒有引導各級官員,把注意力放在民生和教育等問題上,幹點實事,而是先想出一個廣告詞,再讓統計局出數字,然後,再操控媒體編故事,如不順從,就叫你成為李曉楓。編造的謊言氾濫成災,全部圍繞著一個主題:十八大上位,正如重慶新聞界一個老朋友對我說的,「五個重慶」少一個:謊言重慶。那人還斷言:叫喚的雀不長肉,薄熙來上不去的!

2012年1月11日於多倫多梅西學院。2月16日修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