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媒體看中國:藏歷新年悲歡(圖)


藏族僧侶在唸經
藏族僧侶在唸經(資料照)

2月22日星期三是藏歷水龍年初一。中國官方媒體和國際媒體對中國各藏區的節日氣氛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報導。一邊的報導是愁雲慘霧,另一邊的報導是歡天喜地。到底哪邊的報導更接近真實,或許對中國公眾和國際媒體來說不難判斷。

*本來應當是歡慶,然而……*

瑞士主要法文報紙《晨報》在藏歷新年除夕也就是星期二發表記者馬利-昂多瓦奈特的報導,可以說是代表了國際媒體當中一種平均的或主流的觀點:

「新年到來,本來是喜馬拉雅山地區、歐洲和其他地方的藏傳佛教信徒和支持者們歡慶的時刻。但今年設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破例地要求人們不要舉行節日慶祝活動。達賴喇嘛的政治繼承人洛桑森格呼籲人們:‘不要慶祝新年;在當地的人點燃燈火紀念那些獻身犧牲的人以及在西藏受苦受難的人。’

「他甚至邀請人們禁食一天。流亡的藏人表示,北京當局在四川和其他中國控制的藏區實行了不叫戒嚴的戒嚴。當局對寺院加強了監視,藏區的電話和網際網路通訊受到限制。在最近幾個月裡,有23位藏族人(其中大部分是僧侶)為表達他們對北京無休止的壓迫感到絕望而自焚。北京對藏人實行壓迫的最新一個例子是幾百名藏人因為到印度從事了宗教活動,在返回中國之後被送走接受‘再教育’。外國人,尤其是外國記者已經不再被准許進入藏區。」

*歡天喜地的報導*

跟瑞士《晨報》之類的國際媒體的報導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官方的報導。中國官方權威通訊機構新華網在藏歷新年初一發表報導,題目是「西藏藏族群眾歡歡喜喜過新年」。新華網這篇署名「黃興、郭雅茹、王軍」報導說:

「22日是藏歷水龍新年第一天,西藏藏族群眾歡歡喜喜迎接新年到來,祈求新年吉祥。儘管除夕夜鞭炮聲響徹拉薩天空,藏族群眾還是早早起床,開始一天的拜年活動。早上8時,拉薩街頭瀰漫著陣陣煨桑的味道,行人逐漸多了起來。大昭寺前,朝佛的藏族群眾排成長隊。」

西藏問題在中國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其敏感性的一個最明顯的表徵或許就是,這個話題受到官方的嚴密控制,中國所有媒體必須遵從執政黨宣傳部門的統一調度指揮,不准在這個話題上發表跟宣傳提綱不符的雜音。

於是乎,在新華社有關藏歷新年藏民歡喜得不得了的新聞的同時,中國其他官方和半官方媒體紛紛跟上,以喜氣洋洋的標題發表清一色的好消息:

中新網:「山西藏漢學生共慶藏歷新年 / 藏族學生愛上刀削面」
新浪網:「350餘名藏族學生共慶藏歷新年 / 河北省委書記致信祝賀」
環球網:「西藏各地歡樂祥瑞喜迎新年」
騰訊網:「西藏22日迎來藏歷新年 / 各地市場供銷兩旺」

*緊迫盯人的做法*

藏歷新年到來之際,美聯社記者韓村樂(Charles Hutzler)發表長篇報導說,中國當局加強了對藏區和藏民的控制。在阿壩地區的尕米寺,警察的派出所乾脆就設在寺院內;過去一年來,至少有21名西藏人自焚抗議北京當局的宗教和文化壓迫,這些自焚又導致新一輪的壓迫,新一輪的壓迫則在近幾個星期再觸發大規模抗議。韓村樂的報導說:

在藏區,「保安當局對外國記者防範嚴密。有外國記者(在最近訪問阿壩地區期間)受到身穿制服的和便衣的保安人員跟蹤。保安人警察告外國記者不得在該地區從事報導。但是,這種緊迫盯人的做法也同樣針對藏族人。」

「在四川的人和海外藏族人團體表示,藏族僧侶受到尤其嚴格的監視。在走出寺院周圍地區的時候,他們要出示身份證和介紹信。」

「儘管當局費盡心機試圖封鎖消息,包括切斷一些地方的電話和網際網路通訊,但自焚的人依然成為(藏民大眾心目中的)英雄。有關他們自焚行動的信息片斷通常被用手機拍攝下來,通過網際網路和實時通信、自製的DVD以及外國無線電短波廣播,甚至海報四處傳開。」

*新年來臨,藏人慟哭*

美國主要報紙《紐約時報》星期三發表記者馬克·麥克唐納的博文說:

「星期三,藏歷新年初一,西藏流亡政府證實了最新一起僧侶自焚事件。藏區有了更多的慟哭。這一次自焚的是一位18歲的僧侶,名叫念珠。他在四川省阿壩引火自焚。

「近幾個星期來,隨著藏歷新年的臨近,北京當局向藏族地區調遣了軍隊,武警和便衣警察。儘管那一地區被圍得鐵桶一般,還是有報導泄露出來。有些報導說,一些藏族城鎮現在看上去像是軍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