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歲理髮匠遺憾手藝失傳(圖)



景山西街高臥胡同,98歲的剃頭師傅靖奎老人在家中給一青年剃頭。

手起「刀」落,幾縷青絲輕輕落下。這不是電影裡的武功畫面,是98歲的靖奎老爺子再一次握起了手推和剃刀。

俗話說「二月二剃龍頭,精精神神一整年」。昨日,這個自古傳下來的「剃龍頭」的日子,靖老爺子應老街坊的請求,再次出山,為他們免費剃龍頭。

紅秋衣、綠毛衣,外面再套件黑馬甲,身高1.6米的老人微微佝僂著身體,滿臉皺紋、偏分髮型、頭髮花白,他不時用噴霧劑將藥物噴入口中,「上火了,嗓子疼。」

他是一位年近百歲的老人,印度果阿國際電影節的首獎「金孔雀」獎獲獎影片《剃頭匠》的主角,他已手握剃刀82年。

打開床頭小儲物櫃,顫巍巍捧出個布包,打開,手推子、刮臉刀、梳子、剪子等十來件物件展現在眼前,這些是陪伴老爺子多年的「老夥計」,更是他的寳貝。「人家都用新工具了,電的,我這些老工具沒人用了,扔馬路上都沒人撿。」老人笑言。

昨日一早,應老街坊請求,老爺子為街坊免費「剃龍頭」,10平米的逼仄小屋中,初春的陽光透過窗口,打在滿滿噹噹的舊物上,一時間竟有「穿越」之感,老人神情專注,目光閃亮。

老人左手拿梳子,右手握推子。「坐好啊,別動。」儘管已經年邁,但老人暴露著青筋的手依然有力,每個動作都有「章法」——當年,16歲的靖奎跟著師傅學理髮,3年出師。

只一會工夫,黑色的頭髮茬兒落了一地,老人收拾起工具,「得嘞。」

「二月二龍抬頭,那都是舊俗,但如果大家喜歡我給剃頭,我就盡量滿足要求。」靖老爺子說,其實給不給錢都無所謂,最重要的是,讓大家再享受享受咱們這民間手藝

儘管老人仍在做著種種努力,但心中的遺憾始終無法填補。「我是這行當裡年歲最大的一個了,好多人都不在了,手藝失傳了。」

【談行業】 遺憾手藝失傳

作為理髮行業裡,最德高望重的「國寳」,靖老爺子說,理髮這行「瞅著容易,其實挺難」。因為要根據客人的頭型、臉型來設計和理髮,這也是門學問。

對於自己的手藝,靖老爺子很是自豪,他說,以前在店裡給人剃頭,點名找他的客戶一天就有十幾個,很受歡迎,「剃頭就跟烙餅一樣,好吃還是不好吃,全憑‘火候’。」

靖奎說,如今理髮行業失去了往年的「實在」。

在過去,按摩是整個剃頭過程的一項內容,原先叫「放睡」,捏、捶、打,都不收錢。「現在的‘按摩’我瞧不了,跟撓痒痒一樣,手法有的也不對,那不成啊,不管用。」

「可惜,手藝現在失傳了。」老人的言語間透著遺憾。

【談成名】 本色出演成紅人

2007年,由靖老爺子當主角的電影《剃頭匠》獲得國際A級影展印度果阿國際電影節的首獎「金孔雀」獎。《剃頭匠》被果阿電影節評委稱讚為「沒有故事的故事片」。電影裡面由靖奎扮演的「敬大爺」本色出演,北京大雜院裡老人的生活,對待生死的態度,溫情細節,躍然銀幕。

給人剃了一輩子頭的靖老爺子,紅了。除了老主顧,找他剃頭的人更多了。「中國人、外國人都來找我剃頭,人家大老遠來了,就算不給我錢,我也得給人把頭剃了。」

其實,老人說自己年齡近百,體力已遠遠不如當年,「做不動了,累。」

沒事時,老人會出門走走,被不少人認出。「我說對啊,我就是那個給人剃頭、演電影的靖大爺。」

【談做人】 開朗做人能長壽

靖老爺子有6個子女,如今,重孫都已上了大學,兒孫們常回家看望老人。

但沒了「同路人」,靖老爺子難免感覺寂寞。「我的師兄弟,老朋友,還有我以前收的8個徒弟,基本都不在了。」

說起長壽,老人說沒有秘訣。「人嘛,有生就有死,有多少錢沒用,怎麼做人最重要。」靖老爺子說,他生活規律,起床、吃飯、休息的時間都很固定。「還得度量大,百忍無憂,爭名奪利有何用啊?我覺得當普通老百姓最好,重要的是別貪心。」

這套做人的理論,也被老爺子傳授給近兩年新收的3個徒弟。他要求徒弟們孝敬父母、心存善意、對客人一視同仁,還有,脾氣得好,不能坑人。「現在他們3個都自己開店了,有時還來家裡瞧我。」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