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洋 胡多年力戰薄周江之先鋒(圖)

2012-04-08 11:50 作者: 李元翰

手機版 简体 4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概要:重慶前公安局長王立軍逃亡美國領事館避難的國際醜聞,宣告薄熙來文革式「唱紅打黑」運動徹底失敗,決定了薄熙來「重慶模式」與汪洋「廣東模式」長期爭鬥的勝負。而薄熙來作為江澤民、周永康的馬前卒,掀起「唱紅打黑」矛頭直接針對的正是汪洋。

汪洋何以成為江派僅次於胡錦濤最恨之人?作為胡的安徽同鄉、團派嫡系,汪洋一直是胡力戰江派的主將先鋒,他不僅為胡清洗了大批政法系周永康人馬、江派廣東幫貪腐高官,並把肅貪之火延燒周永康,而且在廣東發起「解放思想」,挑戰江的政治命根子「三個代表」,試圖把廣東建成胡的「科學發展觀」實驗基地。

汪洋由此成為胡團派繼李克強之後推出的第二號總書記人選,他在廣東率先進行了行政體制改革試點,樹立烏坎選舉樣板,受到中央保守派阻力,汪洋喊出了要為政改「殺出一條血路」、「向黨和政府開刀」等。

直到王立軍醜聞爆發,過去力挺薄的江系人馬才紛紛倒戈,他們有的被一些媒體高調炒作、甚至被渲染成倒薄周的主要功臣,而薄「唱紅打黑」矛頭直指的主角,與薄熙來、周永康、江澤民力戰多年的汪洋,卻反遭媒體邊緣化。有分析指出,胡主將先鋒汪洋未受到公正對待,對阻礙拘捕周永康產生了重大影響。

汪洋發起「解放思想」挑戰江「三個代表」

在中共十七大,江澤民、曾慶紅以「一下三上」為交易,迫使胡錦濤接受了江的「大內總管」曾慶紅退出政治局常委,習近平、賀國強、周永康三人進入常委會,並以習近平取代李克強作為下屆總書記候選人。江繫在常委會佔絕對優勢,讓胡溫繼續處於「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被動局面。

十七大後2007年底,胡調派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的汪洋,出任廣東省委書記。在胡的授意下,汪洋一到廣東就發起新一波「解放思想」,吹響了胡江鬥法的號角,用當時廣東省委的說法:在落實「科學發展觀」、構建「和諧社會」方面為全國探路,做出示範。

33歲就出任安徽銅陵市長的汪洋,1991年曾在銅陵發起「思想解放」,引起全國重視,並獲得鄧小平的讚許。1992年初,鄧南巡視察安徽合肥,特地接見了這位「娃娃市長」,認為他是個人才。第二年,38歲的汪洋成為全國最年輕的副省長。

中共最高領導人向來以樹立某種理論來標榜領袖地位,在「鄧小平理論」之後,江澤民於2000年提出「三個代表」,十六大寫入黨章,2004年寫入憲法;胡錦濤於2003年提出「科學發展觀」,十七大寫入黨章。

胡試圖以汪洋在廣東發起「解放思想」,抬高他的「科學發展觀」,擺脫江的「三個代表」的桎梏和陰影。胡的「科學發展觀」本身就是針對江的「三個代表」而提出的,指責江澤民片面強調GDP高增長的不可持續發展路線,造成了中國巨大的環境災難、嚴重的通貨膨脹、貪污腐敗和貧富差距。

《中國事務》主編伍凡指出,胡錦濤企圖依靠汪洋來提出一個「騰籠換鳥」的經濟政策,代替現有的高能耗、高投資、低效率、以出口為主的,而犧牲環保、犧牲工農利益的經濟模式,讓廣東成為實現他的「科學發展觀」的基地。這成為後來「廣東模式」的一部分。

2007年12月28日,新任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在《廣州日報》發表文章《繼續解放思想堅持改革開放努力爭當實踐科學發展觀的排頭兵》。《南方日報》圍繞汪洋的文章,專門組織了系列「解放思想討論」。

江澤民對汪洋「解放思想」中暗藏的政治殺機,十分惱怒。2008初,江澤民借到深圳避寒為名,質問汪洋「解放思想」解放的是誰的思想?是不是要從「三個代表重要思想」中解放出來?!

汪洋由此成為江派僅次於胡最恨之人。江澤民、周永康向接替汪洋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薄熙來交底,薄隨即從2008年開始發動「唱紅打黑」運動,清洗汪洋提拔的重慶舊部,收羅整汪洋的黑材料,進而提出「重慶模式」,向汪洋的「廣東模式」叫板,真正的意圖則是挑戰胡錦濤的權威,進軍中南海。

薄熙來掀起「唱紅打黑」矛頭直指汪洋

薄熙來2008年6月從遼寧調來王立軍擔任重慶市公安局長,將「打黑」作為首要任務,有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支持,薄、王肆無忌憚。據《新華網》報導,王立軍上任後,到08年9月底僅在兩個多月內,重慶警方就稱破獲刑事案件32771起,逮捕9512人,重慶的看守所幾乎爆滿。

2009年8月,與汪洋走得近的重慶市司法局長文強被薄、王密令逮捕。薄、王成立了329個專案組,抓捕了包括億萬富翁黎強、龔剛模在內的近600個「黑社會」,其中許多是民營企業老闆,沒收其資產上千億,製造了成百上千冤案,到2010年底已判處死刑57人,13人已被執行死刑,包括文強等人。

被處決的樊奇杭等許多人都遭刑訊逼供。為龔剛模案辯護的北京律師李莊,遭重慶法院以偽造證據罪判刑一年半,被稱為「中國第一案」,引起法律界對重慶未審先判、踐踏法律、法治嚴重倒退的憂憤。而李莊律師證實,龔剛模確向他述說被吊打了8天8夜,大小便失禁,還被裸體吊打。

《博訊網》消息指出,薄熙來打掉的所謂「黑社會」幾乎都是前任重慶市委書記汪洋與賀國強時期提拔的幹部,他們的家屬找到汪洋與賀國強哭訴,連血書都呈上了,酷刑逼供,血跡斑斑。廣東省委書記汪洋非常氣憤,於是在「廣東模式」上與重慶較勁。

江繫在政治局的勢力指責重慶黑社會是在汪洋主政時期坐大,而胡錦濤採用圍魏救趙的策略,揪住中紀委書記賀國強不放,稱重慶黑社會的興起,始於十年前賀國強主政重慶時期,並把責任推向考核重用賀國強的江系前中組部長曾慶紅。

原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姜維平2009年10月撰文指出,這次薄熙來打黑聲勢浩大,想以江澤民為靠山,爬上高位,並用文強等人坦白的更高層次官員的問題,擺平胡錦濤、賀國強對他和妻子谷開來貪腐受賄的調查,阻斷汪洋等團派的上升趨勢。胸有成竹的胡溫則靜觀其變,以兵制動。

2009年「十一」剛過,胡錦濤派出曾查處陳良宇有功的中紀委副書記劉峰岩,帶領中央第三巡視組赴重慶督查。薄熙來隨後在10月30日改口稱:打黑除惡不是重慶的發明創造,是在中央的統一部署下進行的。他並稱讚汪洋等先後四位重慶書記,打黑除惡力度大。

2012/04/07/20120407234901746.jpg
汪洋、薄熙來在今年兩會上交錯。(FengLi/GettyImages)

胡推舉汪洋上位汪與薄唱反調

作為力戰江派的先鋒,汪洋的沉浮直接關係到胡錦濤團派的盛衰,胡一面派大員督查重慶,一面部署輿論為汪洋造勢。2009年底,新華社旗下《財經國家週刊》創刊號發表長篇文章《汪洋粵政》,人民日報社旗下《大地週刊》同時發表題為《「少帥」汪洋》的文章。

此時,汪洋已為胡清洗了大批江派政法系、廣東幫貪腐高官,包括公安部長助理、經偵局長鄭少東、最高法院副院長黃松有、前廣東省公安廳長陳紹基、公安部經偵局副局長兼北京直屬總隊總隊長項懷珠、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長朱影等周永康人馬,並把肅貪之火燒向政法委頭目周永康。

《大地週刊》的文章說:「政情人士分析,汪洋曾歷任安徽省副省長、國家計委副主任、國務院副秘書長、重慶市委書記、廣東省委書記,在地方打滾過,也在中央歷練過,既有鮮明的團系色彩,又是難得的財經好手,前途無可限量,未來當有想像空間。」

姜維平2010年1月撰文指出:薄熙來內鬥失敗,重慶打黑倍受指責,中央高層已達成共識,轉向力挺汪洋,故輿論高調肯定廣東;為防止薄熙來兵變,胡溫先把武警總隊政委易人,近日又任名王廷彥為重慶公安局副局長,等等。

香港《動向》雜誌2010年4月號來發表題為《汪洋勢頭壓住薄熙來》的文章說,來自北京高層的可靠消息表明:李克強已經放棄了總書記職務的競爭,轉而提前進入總理角色,汪洋成為團派推出的第二號總書記人選。汪洋被宣傳成鄧改革開放政策的實踐者,牢牢地靠住了鄧欽點胡的法統體系。

從2010年下半年到2011年上半年,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李長春、習近平、賀國強、吳邦國、賈慶林先後到重慶視察,高度評價肯定薄熙來的「唱紅打黑」,只有胡、溫、李克強一直不表態,胡江派係爭鬥再度處於膠著狀態。而當時力挺薄的江系人馬,有的後來被一些媒體渲染成倒薄周的主要功臣。

2011年6月,薄熙來率領千人「紅歌團」到北京演出,結果中南海領導人全部缺席,薄精心策劃的「逼宮」宣告失敗。汪洋6月26日表示:「增強憂患意識比歌頌輝煌更重要」,直接針對薄「唱紅」提出批評。

隨後,胡錦濤在「七一」中共黨慶90週年講話中,特別提到了兩個《關於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指出應對曾經犯過的文革和左傾錯誤「牢牢記取」教訓,被認為是對薄「唱紅打黑」正式定性。胡下半年開始部署整治薄熙來的一系列計畫,汪洋同時加緊了對薄的輿論攻勢。

汪洋向薄「重慶模式」叫板胡力挺汪洋

薄熙來「唱紅打黑」遭到胡溫派系抵制,薄另起爐灶,搞出了「共同富裕12條」等新舉措。《廣州日報》報導,汪洋10月9日強調:「不能用運動式的方式解決民生問題」,外界議論汪暗諷薄熙來的「重慶模式」。

汪洋掌控的廣東媒體一直是對抗薄「唱紅打黑」、「重慶模式」、揭露江系的喉舌。汪洋在10月的內部會議上佈置暫停新聞管制禁令,《南方都市報》11月15日發表文章首次讚揚胡耀邦、趙紫陽的改革功績。

11月17、18日,把薄熙來捧為「薄澤東」的「毛左」們,在山西、河北公開焚燒南方報業的報刊,大罵南方報刊是「漢奸報系」、「受美國操控」、「剷除賣國賊」等等,與北大「五毛教授」孔慶東挑動汪洋整頓南方報刊相呼應。

《南方週末》2009年發表文章《解讀重慶模式》說:政府主導的城市基礎設施投資,讓重慶經濟長期嚴重依賴投資,尤其是政府投資,投資佔GDP的比重達到六七成,本地產出卻嚴重不足。在民營企業之間流傳的說法是:「國企把肉都吃了,我們只能喝湯。」

「蛋糕論」成為薄「重慶模式」與汪「廣東模式」多次論戰的焦點。薄熙來提出,重慶這幾年的思路是先將「蛋糕分好再做大」。汪洋則強調要注重民生問題,提出「要做大蛋糕仍然是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就是說分蛋糕不是重點工作,做蛋糕是重點」。

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理事長茅於軾痛批薄熙來「蛋糕論」說:「沒有財富的生產,哪來財富的分配。」他指出,重慶大力發展國有企業,國進民退,恰好是降低生產效率的一種方式。

新華社記者周方抨擊「重慶模式」是「劫富、共貧、假大空」,他披露薄熙來提出建設「五個重慶」為名,到處「借、騙」,導致重慶市政府總債務已高達5000億元,更嚴重的是公檢法系統被徹底搞亂。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何兵估算,薄熙來「唱紅打黑」花了2700億。

胡錦濤近兩年內三次視察廣東,力挺汪洋和「廣東模式」。王立軍醜聞事發後,薄熙來在今年兩會上,回答記者提問為何胡還沒有去過重慶時表示:「相信胡錦濤最終會去重慶視察的」。薄「逼宮」幾天後,溫家寶在記者會上批評重慶市委市政府,薄隨後被早已部署周密的胡拘捕。

薄熙來、周永康被曝貪腐達幾十億,結黨凌駕法律長期與汪洋交戰,挑戰胡錦濤權威,已經徹底落敗,軍方力挺胡使江系大勢已去,江系人馬紛紛倒戈自保。汪洋力戰多年的周永康,成為胡錦濤下一個拉下馬的目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